圖為5月15日淩晨,警察在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的槍擊案現場工作。

圖為5月16日,在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人們悼念槍擊事件遇難者。新華社發

當地時間5月14日下午,美國直播平臺Twitch上出現了一個直播間,直播中一名白人男子正駕車駛入一家超市的停車場,他平穩地操縱著方向盤,只是在拐錯彎時笑著抱怨了一聲。此時,直播間裏的20多名觀眾並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場“死亡直播”。十幾秒後,他在超市門口下車,毫不猶豫地舉起槍向附近的人群掃射。兩分鐘後,平臺關閉了直播間。

直播間裏震驚的觀眾那時還未意識到,這場發生在紐約州布法羅市非裔社區超市的槍擊案最終造成10人死亡、3人受傷,其中11人為非裔美國人。這是布法羅市歷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案,也是今年美國迄今為止發生的最嚴重槍擊案。

本土恐怖主義抬頭、仇恨犯罪頻發,而此次的布法羅槍擊案正是美國近年來極端主義、種族主義、槍支暴力等問題的集中體現。

槍手佩戴與亞速營相同的徽記

儘管布法羅槍擊案被認為是“獨狼式”襲擊,但這頭“獨狼”並不孤單,而是美西方一系列極端主義暴力浪潮中的一環,支援其獵殺行為的意識形態和具體方法都有跡可循。

根據美國警方消息,槍手為18歲白人男子佩頓·金德倫。在一份據稱由槍手發佈的長達180頁的“白人至上主義宣言”中,他詳細闡述了針對非裔社區的行兇計劃。據CNN報道,槍手驅車3小時專程來到300多公里之外的社區行兇,是因為他提前通過郵遞區號將目標鎖定在附近非裔居住比例最高的地區,並挑選了一天中最繁忙的時段,甚至提前一天來“踩點”。正如該市市長拜倫·布朗所説:“此人到這裡來,就是為了奪走盡可能多黑人的生命。”諷刺的是,他精挑細選的兇案現場叫作“TOPS友善超市”。

“宣言”概述了槍手的種族主義、反移民和反猶太主義信仰,聲稱“美國白人有被有色人種取代的風險”,希望“將所有非歐洲血統的人趕出美國”。金德倫稱對他影響最深的人是2019年紐西蘭清真寺槍擊案兇手布倫頓·塔蘭特,兩起槍擊案中也確實存在諸多相似細節,例如槍手都提前在網上發佈“白人至上主義宣言”、直播作案過程,甚至其所用的槍上都涂有種族主義侮辱詞語、以往大規模種族主義槍擊案兇手的名字,以及白人至上主義的標誌性數字14等。

數字14象徵白人至上主義者“最重要的理論家”大衛·賴恩提出的《十四字箴言》,由其引申出的“替代理論”正是諸多美國大規模種族主義槍擊案的思想支撐。這一種族主義陰謀論認為,白人和“西方文明”面臨被移民削弱甚至篡奪的“可怕威脅”,美國眾議院前議長紐特·金裏奇等美國保守主義政客及福克斯等右翼媒體都曾散播“替代理論”,挑撥民眾情緒,謀取政治資源。

格外引起人們注意的是,金德倫還與塔蘭特一樣佩戴了象徵新納粹主義的“黑太陽”徽記,甚至將其用作“宣言”封面圖。“黑太陽”首次出現在納粹德國,後來被新納粹分子廣泛使用。而這個符號進入主流視野卻是在俄烏衝突之後,因為它是新納粹色彩濃厚的烏克蘭軍事組織亞速營的徽記。

今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當天,北約官方推特賬號發表慶祝推文,其中一張配圖為佩戴“黑太陽”徽記的烏克蘭女兵照片,引起軒然大波。布法羅槍擊案發生後,槍手佩戴的“黑太陽”徽記再次在美國社交媒體引發激烈爭論。有網友翻出幾天前紐約市一場支援烏克蘭遊行的視頻,視頻中不少美國人舉牌公然支援亞速營。美國自由記者邁克·特雷西、獨立調查記者本傑明·諾頓等均在推特上指出該事件與亞速營之間存在的可能聯繫,擔憂美國本土納粹勢力崛起勢頭。

事實上,亞速營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在美國社會滲透。2015年,美國國會曾試圖禁止向亞速營提供援助,但該修正案在2016年就遭廢除。2018年,美國聯邦調查局一份文件顯示,亞速營參與訓練了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在調查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暴力事件時發現,白人至上極端組織“超越運動”的成員曾于2018年前往烏克蘭受訓。

種族主義成為本土恐怖主義主要導火索

布法羅槍擊案發生後,美國司法部將其定性為“仇恨犯罪和出於種族動機的暴力極端主義”,美國總統拜登更是在聲明中直接譴責這種“本土恐怖主義”行徑。

在“宣言”中,金德倫自稱2015年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槍擊案也給了他啟發。2015年,21歲的白人男子迪倫·魯夫在一教堂中連開數槍,造成9名非裔美國人死亡。此後的7年中,美國本土恐怖主義事件發生的頻率不斷加快。2017年,弗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白人種族主義集會導致暴力衝突,造成1人死亡30多人受傷;2018年,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事件造成11人死亡7人受傷;2019年,得克薩斯州埃爾帕索超市槍擊案件造成23人死亡。2021年9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裏斯托弗·雷在國會作證時稱,過去16至18個月,美國本土恐怖主義案件數量由約1000例上升到2700多例。“9·11”事件後,美國曾發動全球反恐戰爭,然而如今,本土恐怖主義正在逐漸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重大威脅。

過去十多年中,金融危機、“佔領華爾街”運動、非法移民及難民問題、新冠肺炎疫情等輪番衝擊著美國社會,美國出現了二戰後前所未有的社會撕裂。在這樣的背景下,原就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愈演愈烈,成為美國本土恐怖主義案件的主要導火索。近年來,美國社會中白人與少數族裔的矛盾日趨尖銳,2021年美國仇恨犯罪案件呈兩位數激增。專家警告稱,美國年輕白人男性受到種族主義槍支屠殺事件“啟發”的趨勢正在上升。

處於政治光譜兩端的極右翼和極左翼極端分子不斷在美國國內製造恐怖襲擊,拜登政府不得不將應對“本土恐怖主義”提上日程。2022年1月,拜登政府成立新部門打擊“本土恐怖主義”,美國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奧爾森稱,美國國家安全官員逐漸意識到“國內極端分子”構成的威脅同“伊斯蘭國”等外國極端組織不相上下。美國外交學會反恐和國土安全問題專家布魯斯·霍夫曼也表示,美國正在面臨不同於以往的反恐挑戰:暴力不是由可識別的恐怖主義組織或人員誘發,而是源於意識形態——個體對移民的敵意。

雖然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官員強調,他們對待“本土恐怖主義”的態度不會因意識形態而有任何區別,但是在社會群體政治立場嚴重對立和不滿情緒趨於飽和的情況下,做到意識形態中立將充滿阻力。

本世紀竟無槍支管控法案通過

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截至5月17日的統計數據顯示,槍支暴力今年已在美國造成至少16197人喪生,13364人受傷,其中造成4人以上死傷的大規模槍擊事件至少有203起。在種族主義、極端主義思想的推動下,槍支氾濫成為美國本土恐怖主義的“助燃劑”。

在美國憲法中,人民持有武器的權利被列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之後。皮尤研究中心的報告顯示,大約三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聲稱他們擁有至少一把槍。在布法羅槍擊案中,槍手使用的正是通過合法渠道購買的AR-15,AR-15也曾多次出現在美國嚴重槍擊事件中。雖然美國社會關於提高購買AR-15等攻擊性武器年齡門檻的呼聲一直存在,但至今未能落地。

美國控槍歷史上最近一次通過控槍法案,是1994年克林頓政府的《暴力犯罪控制和執法法案》,其中包括對攻擊型武器的10年禁令。2004年,該禁令因到期無法通過續期投票而自動廢止。此後,美國已有20餘年沒有通過重要控槍法案,特朗普總統上臺後更是多次推翻槍支管制行政命令。拜登政府于去年4月11日出臺控槍新規監管無編號且難以追蹤的“幽靈槍”,但立即遭到一些共和黨人批評,一些反控槍組織甚至表示將提起訴訟。據《國會山》日報網站披露,過去數月內,民主黨主導的國會眾議院再次通過多項與槍支有關的法案,但因共和黨堅決反對,沒有一項在參議院獲得支援。

華盛頓被政治極化籠罩,在國家層面解決槍支暴力問題的進展註定非常緩慢,兩黨矛盾、社會撕裂與槍支買賣相關的金錢利益等都是産生阻礙的重要原因。皮尤研究中心2021年的民調顯示,在限制合法持槍能否減少大規模槍擊事件等問題上,持對立觀點的人幾乎對半分。

布法羅槍擊案暴露了美國本土恐怖主義“毒瘤”,也敲響了槍支暴力氾濫的警鐘。正如美國《大西洋月刊》報道指出,在一個政治兩極分化和全副武裝的社會中,每一次新的大屠殺都迅速成為持不同政治觀點者互相指責的場合,而讓這個國家一次又一次沉浸在鮮血和悲傷中的原因主要是美國獲得武器過於便利。如何避免陷入“所有人對所有人的戰爭”,越來越成為最困擾美國人的問題。

(本報北京5月21日電 本報記者 藺紫鷗 本報見習記者 王妤心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