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華盛頓12月9日電 “從強調海盜個體的自由、平等,到形成最初的代議制、制衡制以維繫海盜組織運轉,海盜組織運轉機制推動了早期美國民主制度的産生和發展。”美國匹茲堡大學大西洋歷史學教授馬庫斯·雷迪克近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歷史上的“海盜組織和海盜行為,對美國民主制度的形成有著重要影響”。

民主是歷史的、具體的、發展的,各國民主植根于本國的歷史文化傳統。近年來,在美國學術界,關於美國民主制度的形成有眾多討論,其中廣受關注的就是《海盜憲章》的作用。

在17世紀和18世紀,馬薩諸塞許多當地人以海盜為職業。他們冬季在加勒比海域、夏季在新英格蘭附近海域,搶劫運送黃金、白銀和其他商品的過往商船。位於馬薩諸塞州塞勒姆的新英格蘭海盜博物館,展示了歷史上的《海盜憲章》文本、復原的海盜船以及挖掘出的海盜寶藏等。

最初,17世紀西印度群島海盜相互之間簽訂了“協議條款”,後來基於這套體系創制了所謂《海盜憲章》,對海盜組織運轉作了規範:每次成功搶劫戰利品後,每個海盜都可均分新鮮的食物、烈酒;船長和舵手必須由全體海盜投票選舉産生;搶劫得手後,普通海盜領一份戰利品,船長和舵手可領兩份戰利品,其他小頭領可領1.25份到1.5份戰利品等。來自英國威爾士的巴塞洛繆·羅伯茨一生掠奪了400多艘船隻。他所創設的11條《海盜憲章》準則,是所有版本中流傳最廣的。

美國一些專家學者指出,18世紀的《海盜憲章》最早出現“選舉權”“制衡制”“代議制”“分贓制”等,可視為美國民主的雛形。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哥倫比亞文理學院創辦的“歷史新聞網”發表文章,對海盜組織與美國民主制度的關係作了分析。文章指出:“海盜規則對美國民主發展具有極大影響。《海盜憲章》的第一條規定就是‘每個人都有對重大事件的投票權’,確認個人參與選舉或罷免船長及其他官員的權利。除此之外,海盜組織還建立了權力制衡和贓物分配體系。這套體系是非常激進的,但在一群盜賊中形成了秩序的平衡。《海盜憲章》事實上是美國民主的前身。”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經濟學教授彼得·利森在所發表的論文《海盜組織的法律與經濟學》中指出,美國歷史上的海盜組織表現出了複雜的組織和協調能力,堪稱影響最深遠的犯罪組織之一。1715年至1725年間活躍在加勒比海的700名海盜的樣本顯示,超過一半的海盜來自英國和美國。為有效組織搶劫活動,海盜需要確立機制防止內部衝突,使海盜組織利益最大化。他們通過確立選舉制、制衡制、分贓制等維護了船上秩序,提高了海盜搶劫的效率。“構成海盜治理體系的這些制度,同美國現代民主政治制度非常相似。”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彼得·利森表示,雖然目前還沒有確切證據證明美國民主制度的誕生同《海盜憲章》直接相關,但從時間線以及相關內容的極高相似性上可以推斷,美國的開國先賢們正是運用了海盜組織那套民主制衡體系來創設美國政府。“詹姆斯·麥迪遜等人很可能是借鑒《海盜憲章》的制度設計,在《聯邦黨人文集》中提出了民主分權制。從這一方面來考察,海盜是美國民主治理方面的始作俑者。”

美國佛羅裏達大學的一篇名為《海盜在大西洋世界的影響》的學術論文同樣指出,《海盜憲章》不僅直接影響了美國《獨立宣言》和早期美國政府的制度設計,海盜行為對美國獨立前各英屬殖民地的經濟繁榮也意義重大,為最終美國從英國獨立奠定了部分經濟基礎。(記者 張夢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