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將至,3天之內,官方連續發佈了5名中管幹部被開除的消息,節前的高密度反腐動作,受到外界矚目。

26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佈了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書記周江勇和國家開發銀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何興祥被“雙開”的消息。此前,24日,同樣在一日之內,三名省部級幹部被開除的消息對外發佈。

兩“虎”同日“雙開”

周江勇上一次被輿論關注是一週之前,他出現在反腐大片《零容忍》中懺悔。他是浙江本土幹部,曾先後任職浙江寧波、舟山、溫州、杭州四市,2021年8月,他在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任上被查。

按照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通報,周江勇的問題涉及政治、經濟、四風、幹部選任等多方面。例如,“對黨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與資本勾連,支援資本無序擴張,搞迷信活動”“違規配備警衛人員、公務用車”“應私營企業主請托違規選拔任用幹部”“夥同親屬非法收受鉅額財物,搞家族式腐敗”等。

同日被“雙開”的何興祥一直在金融系統工作,曾在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國開行任職,2021年9月,何興祥在國開行黨委委員、副行長任上被查。

何興祥的問題大都跟其所從事的金融工作密切相關。比如,貫徹落實黨中央關於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決策部署不到位、搞變通,甚至自行其是,濫用金融審批權造成重大金融風險,給國家造成特別巨大損失。再如,向管理和服務對象放貸獲取大額回報。

他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貸款融資、企業經營、入職就業等方面謀利,並非法收受鉅額財物。

罕見的表述與共同的問題

兩個同日被“雙開”中管幹部,其違紀違法問題中有些表述頗為引人關注。

例如,周江勇涉及的“與資本勾連,支援資本無序擴張”,這一表述出現在落馬官員的問題通報中較為罕見。

就在剛剛結束十九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中,“著力查處資本無序擴張、平臺壟斷等背後腐敗行為,斬斷權力與資本勾連紐帶”被首次寫入中央紀委全會公報。

此外,周江勇和何興祥都存在“對抗組織審查”的問題。周江勇被指“對黨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處心積慮對抗組織審查”,對抗組織審查的何興祥還存在“對黨不忠誠不老實”等問題。

此前反腐專題片《零容忍》曾披露了周江勇躲避監督的“處心積慮”,他搞“一家兩制”,他和弟弟周健勇一個從政、一個經商,利用公權力為弟弟經商提供幫助。

周江勇將其弟設置為“防火牆”,在收受商人賄賂中,他本人從不接觸賄賂人,都是通過弟弟作為橋梁。其弟周健勇曾先後八次以“借款”為名收受商人高達9000多萬元的錢財。

2016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曾在案例分析中解釋過如何認定處理“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按照官方解釋,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既可以發生在組織決定審查後,也可以發生在違紀行為實施後、組織決定審查前。

比如被審查人在收受他人錢款後,為防備日後可能被組織查處,與送錢人簽訂了虛假的借款協議,這種行為也屬於對抗組織審查。

新年伊始的高密度“打虎”

隨著周江勇、何興祥被“雙開”,3天之內,中央已經密集開除了五名中管幹部。

24日,一日之內,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密集通報: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委員、副主席蔡鄂生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原國家糧食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徐鳴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委員、執行局原局長孟祥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打虎”方面同樣是高密度,新年以來已有5名中管幹部被查,包括:

西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張永澤、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董事長王濱、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劉宏武、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銘暉、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原黨組成員、副總經理徐寶義。

對於新一年的反腐工作,上周召開的十九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提到“發揚徹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堅決消除存量、遏制增量”。

新年伊始,無論是高密度的“打虎拍蠅”,還是反腐電視專題片《零容忍》的熱播,亦或是中央紀委全會上的諸多反腐新動向,都已釋放出從嚴治黨一嚴到底的強烈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