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面臨危險冬天、民主脆弱、社會撕裂……這是一年前,79歲的拜登在總統宣誓就職儀式上對美國的描述。他當時立下雄心壯志,要讓美國“再次以燈塔之姿立於世界”。

一年過去了,拜登跨入耋耄之年,歲數增長了,支援率降了;美國,卻還是拜登口中那個美國,甚至更為“危險、脆弱和撕裂”。

【移民問題:從“救星”到“夢碎”】

“美國回來了”!2021年,作為奧巴馬政府老將,上任初始的拜登以57%支援率,意氣風發地向世界宣告自己的政治抱負。

重返《巴黎協定》和世衛組織,推出規模龐大的基礎建設、經濟紓困以及抗疫計劃,試圖修復與盟友關係……拜登政府的“三把火”,似乎順利地燒了起來。

然而,新政不只是為了拉選票,和展現比前任更親和、更負責的“魔術表演”。正因為拜登政府批判特朗普時期“將兒童關入籠子”不人道,宣佈放寬移民政策,讓中南美洲移民燃起了希望。

他們日夜跋涉,突破墨西哥警方防線,甚至統一穿上“拜登,請讓我們進來”標語的T恤,在美墨邊境等待。然而,他們等到的,仍是抓捕、隔離及遣返,其中包括許多婦女兒童。

被移民視為希望的美國總統卻説,自己“沒時間”去邊境解決問題。

一年過去了,170萬移民的“美國夢”無處可尋,20年來最嚴重的美墨邊境危機,仍在發酵。

在美國國內,雖然拜登簽署了《反新冠仇恨犯罪法》,被其冠以“折磨美國醜陋毒藥”之名,對亞裔族群的“仇恨犯罪”,紐約市一年間就增長了361%,創下新高。

無論是黑人、拉丁裔還是年輕群體、女性,民調顯示,一年來,總統在所有群體中的支援率都下降了。

【阿富汗撤軍:從支援到“恥辱”】

如果説移民和種族問題只是苗頭,那麼拜登支援率第一次顯著滑坡,是伴隨著美國從阿富汗撤軍。

阿富汗人從升空的美國軍機上掉下來的畫面,在各國媒體上反覆播放。這不僅映照了一個超級大國海外征戰20年後的失敗,更成為這個自詡“人權燈塔”的國家草菅人命的鐵證。

雖然超半數美國人支援撤軍,但政壇和民眾似乎都沒料到,等來的是這樣的撤軍方式,把美國釘牢在了“恥辱柱”上。

4月美國宣佈撤軍決定時,拜登支援率還在50%以上,但等9月撤完軍,拜登支援率已跌到43%,降幅超過二戰以來所有美國總統。

【應對疫情:從希望到絕望】

美國媒體指出,美國民眾最為不滿的拜登政策之一,就是抗疫。上任100天,拜登曾完成給民眾接種2億劑新冠疫苗的“小目標”,帶來了一些希望。但好景不長,疫情“大海嘯”一波接一波,拍得美國喘不過氣來。

從夏到秋,德爾塔變異株入侵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10萬起步,數月來的抗疫努力化為烏有。而拜登5月在白宮宣佈“今天是美國的好日子”可以不戴口罩的那一幕,也被反覆批判。

這還不是“至暗時刻”——奧密克戎變異株的飛撲,讓美國經歷了心驚肉跳的更高峰,日增確診飆至百萬級別。正如拜登的首席醫療顧問福奇所説,美國的疫情曲線“幾乎是前所未見地垂直增長”。

但是,無論國會開會還是慶祝獨立日,拜登都在喋喋不休地稱讚政府抗疫工作的“成功”和“偉大”,《國會山報》認為,“過度承諾”已成為拜登的一個主要問題。美國民眾則發現,還沒到年底,自己國家的新冠死亡人數,就超過了前一年總和。

【經濟民生:從通脹到危機】

從10月開始,美國民眾更悲觀地發現,自己不得不冒著感染風險上街搶購食品等消費品,否則只能面對被貼上照片冒充有貨的空空貨架和一再延遲的物流。

拜登政府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的負面影響正在顯現——通貨膨脹率升至近40年來最高水準,港口擁堵引發“供應鏈危機”,大量職位空缺。“人們想要正常運轉的經濟……能找到工作,對購物價格有心理預期”,美國廣播公司指出。然而拜登政府帶來的,是物價飛漲和物資短缺。桑德斯等進步派民主黨人,更直斥拜登背棄了工薪基層。

精英政治家們不得不承認,專注于高精尖技術和金融行業,造就了美國過度依賴中低端商品進口的局面。而基礎設施建設和運輸體系的脆弱,讓其在危機裏難以轉圜。

雖然拜登自稱支援率跌到40%後就不再關心民調數字,但到了2021年年底,他的支援率只留下33%,甚至趕不上前任特朗普的同期表現。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調查稱,僅有25%的美國民眾對拜登一年來的工作,表示滿意。

這已對拜登2024年連任的機會産生了影響——64%受訪者表示,不希望他競選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