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1月18日電 題:一場充斥政治紛爭的抗疫——透視美國應對新冠疫情之困

新華社記者孫一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17日發佈的新冠疫情統計數據顯示,美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6500萬例,累計死亡病例超過85萬例,是全球累計確診病例數和累計死亡病例數最多的國家。

美國擁有領先全球的醫療技術和充足的醫療資源,但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政治紛爭不斷,政府進退失據,疫情不斷惡化,許多美國民眾的生命權和健康權受到嚴重侵害。一波猛似一波的疫情,一個又一個驚人新紀錄,凸顯了美國抗疫從失敗走向失敗的事實。

“民主”體制又陷困境

英國《衛報》發表文章説,美國政治體系已無法高效運作,原因在於美各級政府對聯邦政府信任度下降,網路空間充斥激進言論。此外,美國政黨政治的權力結構缺陷從根上造成了制度危機。

美國政治制度中的對抗性,在新冠疫情肆虐、社會矛盾尖銳的當下十分明顯,形成政治極化,激化美國內部的政治分歧和權力爭鬥,成為有效、科學決策難以逾越的障礙。

去年,德爾塔毒株在接種率較低的美國南方各州引發新一波疫情後,美國總統拜登出臺疫苗強制令,原定於今年1月4日起實施,但共和黨主政的多個州政府將此事訴諸法院,叫停了該強制令。

新冠疫情下,美國體制引發民眾質疑。美國民調機構舍恩·庫珀曼研究公司去年12月民調顯示,51%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民主制度存在滅亡危險,其中18歲至29歲受訪者的擔憂情緒最為強烈。

掣肘“熵增”進退失據

“熵”原本是一個物理概念,它代表著一個系統的無序或隨機程度。熵越高,越混亂。縱觀世界歷史,一些政府的運作面臨由治轉亂的“熵增趨勢”,如何探索出各方協調一致、擺脫互相推諉的“熵減機制”,是很多政府面臨的一大課題。顯然,美國沒有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北卡羅來納大學副教授澤奈普·圖菲克奇在《紐約時報》撰文評論説,事實證明這場疫情猶如近兩年的壓力測試,但美國沒能通過。

美國實行聯邦、州和地方三級政府治理,新冠疫情等公共衛生事務屬於各州的州權,以州和地方政府為主管理。“散裝”的分權體制使美國在應對疫情時面臨巨大障礙,聯邦和州政府各自為政、相互掣肘,難以迅速整合資源協調應對。

當前美國新冠疫情越發嚴峻,然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卻將新冠無症狀感染者的建議隔離期從十天縮短到五天。對此,美國醫學協會5日表示,醫生們普遍擔心,美國疾控中心的這些建議會使患者面臨風險,並可能進一步壓倒醫療體系,隔離人員需要進行檢測並確保是陰性才能結束隔離,而美國疾控中心的指導方針會進一步加劇病毒傳播的風險。

截至15日,美國仍有近40%的人口未完全接種疫苗。美國埃默裏大學醫學院副院長、流行病學教授卡洛斯·德爾裏奧説,疫苗強制令對美國非常重要,但存在很多反對聲音。如果美國能推出統一的疫情應對方案,結果將大為不同。不幸的是,“抗疫政治化”自疫情之初就成為美國一大癥結,而這種局面還將持續下去。

在抗疫如此不力的情況下,美國政客不去反思自己的不足,反而開啟了“甩鍋模式”,將疫情污名化、病毒標簽化。對此,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專家戴維·羅伯遜説:“我想説的主要一點就是,它(病毒溯源)不再被(美國)視為科學了”。

社會撕裂嚴重加劇

疫情洶洶之際,究竟先“救人”還是先“救市”?疫情防控與經濟復蘇,孰輕孰重?新冠病毒依然肆虐的當下,上述兩難問題赫然位居全球抗疫大考必答題之列。在這場美式抗疫中,保經濟重於保人命,救股市重於救疫情,資本主義自私自利的本性暴露無遺。

新自由主義推崇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過去數十年,美國經濟治理深受新自由主義思想影響,“銹帶”地區民生凋敝與華爾街繁華富足成為失衡的縮影。對此,美國經濟學家希瑟·布希指出,要使美國經濟徹底轉型,政策制定者就應明白市場無法發揮政府的職能。

美國多數醫療機構和醫療保險企業屬於私營,醫療成本高昂,有約2500萬屬於弱勢群體的民眾買不起保險。大量感染者因難以獲得及時救治而成為傳染源,加劇病毒傳播。一些醫療機構甚至默許對貧窮、少數族裔新冠患者“選擇性救治”。

美國疾控中心數據顯示,拉美裔美國人感染新冠的風險是白人的兩倍,死於新冠的風險是白人的2.3倍;美洲原住民和非洲裔人群感染新冠及病亡的風險也都高於白人。

在大量低收入群體承受著失業、貧窮和高感染風險壓力的同時,從2020年3月到2021年1月,得益於美國政府的慷慨救市,600多名美國億萬富翁的財富總額從大約2.947萬億美元增加到4.085萬億美元,增幅達38.6%。

此外,還有一些政客利用美國國內的反智和民粹思潮,散佈各種反科學言論,試圖將政府防疫不力的責任甩得一乾二淨。

“美國抗疫表現如此糟糕的事實,深刻地表明我們的體制和能力已經衰敗得多麼腐朽不堪。”圖菲克奇如此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