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下,海歸就業也面臨一些不確定性。

在豆瓣上,有個“海歸廢物回收互助協會”小組,已集聚了約3萬名海歸。

因求職遭遇困境,他們自嘲為“海歸廢物”,與不久前豆瓣上引發關注的“985廢物”一樣,滿腹是自身的困惑和不如意。

在眾多海歸裏,一年制碩士尤其遭放大圍觀。日前社交網路掀起“讀一年制碩士是否值得”的討論,一年制碩士在國內遭遇尷尬處境。

我國已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出國留學也已大眾化,今天的海歸如何重新給自己定位?

歸來

隨著國內經濟發展,越來越多海外學子歸來。

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海歸似乎很難與“高端人才”掛鉤,不少海歸甚至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怪圈中,漸漸成了“海歸廢物”。

中國已從世界最大的人才流出國,轉變為世界最主要的人才回流國。從1978年到2019年,我國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累計達656萬人,有490萬人完成了學業,其中423萬人在完成學業後選擇回國發展,佔已完成學業群體的86.28%。

新東方旗下公司“前途出國”發佈的《中國留學白皮書2021》顯示,2021年意向歸國留學生對國內就業環境更加有信心,選擇畢業後馬上回國就業的佔比31%,較上一年增長6%。

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即使在海外鍍了一層金,海歸們照樣要面臨職場的優勝法則。尤其是一年制碩士,在就業市場上沒少碰壁。

比如英國一年制碩士,學制比較短,學生完成相應模組的課程學習獲得足夠學分即可畢業,無需撰寫碩士畢業論文和參加碩士學位答辯。

海歸群體內部,一條很火的鄙視鏈就這麼傳開了:“雙一流”研究生>“雙一流”本科生>北美研究生>北美本科生>英國本科生>英國研究生。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指出,“一年制碩士”在國內遭遇尷尬的處境,首先是國內外對碩士教育的認知有所區別。

一年制碩士教育,實質就是職業教育,以便本科院校畢業生更好就業。在國內,碩士教育則被認為是高學歷教育,所以難免有人會對一年就可完成的碩士教育産生質疑。

反觀國內高校,研究生學制悄然發生著變革,不少高校甚至將專碩學制由2年調整為3年。多出來的這一年,用於提高研究生的培養品質。

海歸杠鈴化現象漸成共識,人們了解國外有名校也有普通高校,一些國家的高等教育水準不比國內高到哪去,海歸未必都是人才。

下滑

歸國留學生人數近年來穩步上升,出國留學的比例卻在進一步下滑。

以清北兩校來看,清華大學2021屆畢業生出國深造人數為517人,僅佔畢業生總數的6.9%。北京大學校本部2021屆畢業生出國深造人數為793人,佔畢業生總數的8.17%。

2019年,北大本科畢業生中選擇出國留學的學生比例還為30%;至2020年,比例已經降至27.6%;2021年,比例進一步驟降至18.9%。

由於近兩年海外疫情的不確定因素上升,國內高校留學率總體下降的同時,2020年至2021年的留學比例下降的趨勢要明顯得多。

2021年也是過去20年裏,中國赴美留學生人數首次較前一年下跌的年份。《2021美國門戶開放報告》顯示,2020至2021學年,美國大學新增國際學生數量比上一學年驟降46%,其中中國大陸學生人數下降14.8%。

最近兩年,不少公辦中學高中國際部報名人數也出現了下滑,未來出國留學將出現一些波動,被認為在所難免。

升學規劃專家梁挺福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疫情影響下,出國留學進一步下降是大趨勢,雖説還沒有到拐點,或已不遠了。

首先,從2020年起,在高考志願填報中,報考中外合作院校和報考中外合作專業的人數銳減,有疫情因素,也有留學生不再是香餑餑的因素。

其次,來華留學人數越來越多,從2014年起,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三大留學生輸入國,僅次於美英,2019年來華留學生規模已近40萬人。

於是乎,等到每年的就業季,數量都在增長的高校畢業生和海歸留學生,在應聘中同場競技,接受職場接受與拒絕的現實。

校正

研究生回國,工資6000元起步,正常嗎?豆瓣上一名海歸發帖疑問。

雖然國內大學生也困惑薪水不高,不過最近北京大學“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狀況調查”課題組的調查顯示,2021年博士、碩士、本科的月起薪算數平均值,分別為14823元、10113元、5825元。兩相比較,海歸還處於劣勢。

歸國留學生的薪資和國內大學畢業生相比,確實已經沒有太多優勢可言。UniCareer發佈的《2020海歸就業力調查報告》顯示,接近四成海歸的實際年薪不足10萬元。

而且,不少海歸顯然是高估了海外學歷在招聘市場上的含金量,發現雖然用金錢換來了一塊敲門磚,但這塊磚一敲就碎,根本不是金磚。

上述《中國留學白皮書2021》甚至直接打臉,顯示留學生對於求職的期待過於樂觀,“對自己定位過高”和“相關實習/工作經驗不足”成為兩大主要問題。尤其是“對自己定位過高”,三年來一躍成為最受留學生困擾的求職問題。

梁挺福指出,隨著國力增強、文化自信以及老百姓意識發生變化,出國留學也逐漸由精英化轉變為大眾化教育,出國留學的學生主要集中在學生人群的頭尾兩端,尖子生和“差生”,這就註定了出國留學的目的性不同。

如果學生出國留學是長本事、開視野,自然歸國發展有其競爭力,如果現在還單純想混文憑,那麼海歸變海歸廢物是必然。

隨著中國家庭財富的增長,近20年中國因私留學生人數大幅增長,目前已經佔出國留學人員的90%以上,成為出國留學的主渠道。

梁挺福認為,留學生變成大眾化的海外留學教育,沒有誰能保證只要是留學生就能好就業就好業。要想好就業就好業,要想高薪資好福利,其背後的核心競爭力是真才實學。

基於此,如今學生在出國深造時,必須清楚自身的優勢在哪,想在哪個領域提升能力和開闊視野,這個是最重要的。

如網友所言,大眾化海外留學帶來大眾化海歸,歸國者已經不局限在高端研究所等職業塔尖,而是普遍進入普通社會職場,與上千萬人角逐。

這裡需要的,不僅是一紙留學文憑,更看重的是技能和崗位的匹配,企業追求的是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以及最合適的人力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