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是發展的關鍵。

距離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調查項目——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發佈過去沒過多久,2021年全國歲末人口統計就再登熱搜。

2022年1月17日,國家統計局發佈2021年我國人口變化情況,數據顯示,2021年年末全國人口(包括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現役軍人的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港澳臺居民和外籍人員)141260萬人,比上年末增加48萬人。

這其中全年出生人口1062萬人,保持了平穩增長。其中人口出生率為7.52‰;死亡人口1014萬人,人口死亡率為7.18‰;人口自然增長率為0.34‰。65歲及以上人口20056萬人,再次增加。

人口和人口結構對經濟展具有重要的潛在意義,對於國家重大宏觀經濟社會決策也具有影響。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我國每次人口變化都備受矚目,那麼本次公佈的人口變化還有哪些特點?一起來看看。

━━━━━

人口學家原新:如何看待中國人口之變局

文/原新(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

2021年年末全國人口比上年末只增加48萬人,由此,我們可以判斷,中國人口可能即將進入零人口增長階段。

中國人口正增長的慣性或將消耗殆盡

零人口增長的絕對意義是指當年的出生人數和死亡人數相等,但發生這樣巧合的概率幾乎不存在,所以根據已經實現了人口負增長的國家的經驗和模式來看,零人口增長通常以某個時間段衡量,而不是一個具體的時點或者某一年。2020年我們的凈增加人口是204萬,2021年凈增加48萬,可以説相對於14億的中國人來説,中國人口的增長已經極其緩慢。

而這一階段,通常意味著我們的總人口也已達到最高峰值,基本上我們現在就處在人口的峰值階段了,即中國的最高峰值人口也就在14.2億左右,而人口的負增長或將為期不遠。

根據人口發展規律判斷,我國在1991年的生育率(指一定時期內出生活嬰數與同期平均育齡婦女人數之比)就掉到了2.09,處於人口更替水準。從1992年起,中國的生育率在更替水準之下波動下行。到2021年,我國的生育率只有1.3,根據這樣的規律,我國已經在生育率更替水準以下的低生育水準狀態運作了30年。中國人口正增長的慣性或將消耗殆盡,這是人口規律所決定的。

長壽化和少子化必然老齡化

相伴而生的是,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也將加深。造成人口負增長的主要原因是生育率的持續下降和長期的低生育率水準。而造成人口老齡化的原因一個是生育率下降,一個是死亡率下降。我國人口死亡率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就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穩定的低水準狀態,而2019年,我們的每人平均預期壽命已經達到了77.3歲,接近發達國家的水準。這樣,長壽化和少子化的必然結果就是老齡化。

所以,人口負增長與人口老齡化同源,相伴而生。從進程上看,一般在人口負增長的近中期階段恰恰是人口老齡化的加速階段。

按照今年公佈的數據,我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突破了2億,佔總人口的比重達到了14.2%。也就是説,根據65歲以上老人佔總人口超過14%就進入中度老齡化社會的界定,可以説,中國從2021年起已經穩定地跨入了中度老齡化社會。

從今年數據看,與社會老齡化相對應的,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卻略有增加。2020年,我國16-59歲勞動年齡人口為8.79億人,而2021年為8.82億人。原因可能是1961年出生人口是三年困難時期最少的一年,所以2021年退出勞動年齡階段的人口(60歲)少於進入勞動年齡人口(16歲)。

不出所料,我國的城鎮化水準進一步提升。城鎮人口占到總人口的將近65%(64.7%),農村人口進一步減少,城鎮人口進一步增加。這裡呈現出兩個特點,一是中國的農村人口和總人口相比,率先進入負增長階段。實際上,1995年中國的農村人口有8.59億,已經達到最高峰值。從1996年開始減少,到今天已經負增長了26年。

另外就是,農村人口總量自從負增長以來首次降到了5億以下,只有4.98億了。從趨勢上看,人口的負增長是有遞進性的,農村和城市相比,農村先負增長,城市後負增長。而且,如今農村人口只佔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了(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1年城鎮人口占全國人口比重為64.72%),這也在數據上説明傳統的鄉村社會向城鎮社會的轉型。

中國人口數據的變化,基本還是符合人口發展規律的。人口凈增長量的減少,背後是人口結構、人口老齡化、城鎮化發展等一系列變化。對此,我們有足夠的政策儲備和預期,當然也不妨借鑒一下發達國家的類似經驗,以更好應對人口局面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