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深圳1月15日電 題:這座城市依然“年輕”——“創新之城”深圳2022開年觀察

新華社記者

從默默無聞的邊陲小鎮,到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現代化國際大都市,40多年間,深圳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沿樣本。

有人説,深圳在衰退,2021年前三季度經濟增速落後於“北上廣”;有人説,深圳在變老,常住人口平均年齡十年間提高2.6歲,特區的吸引力下降;還有人説,深圳已經陷入困境,最擅長的高新技術領域受外部打壓而光芒不再、舉步維艱。

這不是深圳第一次面對質疑,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面對風雲變幻,這座“創新之城”一直在闖關破陣,一路向前。

破立之間看真相

  前海,深圳最令人矚目的新地標。

元旦假期後的第一天,前海國際人才港重大平台啟用,致力於人才制度改革的探索創新。同一天,納入前海合作區“擴區”範圍的深圳機場,一批重點工程項目集中開工。

去年9月至今,《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發佈已百餘天。這片沃土正加快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全面深化改革創新試驗平臺,建設高水準對外開放門戶樞紐。

在前海之外的深圳光明區等區域,從交通建設到産業空間,一批新項目集中開工。有評論説,深圳新年的第一個工作日,給人帶來了“時不我待,只爭朝夕”的緊迫感。

這種緊迫感有著不同尋常的背景:

——2021年前三季度深圳經濟增速為7.1%,在一線城市中排名靠後。

——作為創新産業的“領頭羊”,深圳在面對外部制裁與打壓中首當其衝。

——一段時期樓市顯現過熱跡象,面臨較大要素成本上升壓力。

40多年來,深圳“殺出一條血路”,經濟總量從1980年的2.7億元,到2020年的超過2.7萬億元,位居亞洲城市前5位,創造了世界工業化、城市化和現代化史上的奇跡。

“對深圳來説,應變求變和改革創新已經成為常態。”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説,這種持續不斷的調整和應變體現了深圳獨有的活力和前進的動能,也説明“深圳奇跡”是靠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積極創造出來的。

向創新要動能,正在讓深圳重新“高位賦能”。

深圳市工業和資訊化局局長余錫權説,深圳正在完善“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産業化+科技金融+人才支撐”的全過程創新生態鏈,力爭在高端軟體、人工智慧、區塊鏈、大數據、雲計算、資訊安全等領域實現更多“從0到1”式的原始創新。

華為的“2021答卷”,無疑是深圳的一個縮影。去年年底,經受一輪輪供應限制的嚴峻考驗,華為宣佈,預計當年實現銷售收入約6340億元。

有破才有立。

華為同時宣佈,搭載鴻蒙作業系統的華為設備數已突破2.2億台,站穩了腳跟。“燧石受到的敲打越尖利,發出的光就越璀璨。”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説。

緩急之間看趨勢

華大基因的氣膜“火眼”實驗室模型,優必選的大型倣人服務機器人Walker X,騰訊打造的“雲端逛展”線上直播……

11日,迪拜世博會“深圳日”系列活動啟幕,在世界舞臺展現深圳科技創新的前沿水準和實力強大的“中國智造”。

去年,深圳前三季度新註冊數字經濟企業同比增長超八成;全年戰略性新興産業實現增加值過萬億元;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超過2萬家……

新的力量誕生了——鵬城實驗室、光明科學城、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等一批原始創新策源地形成;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計劃,持續推進一系列基礎研究夯基行動。

新的平臺形成了——深圳灣科技園,集聚52家上市公司、超過100家半導體與積體電路上下游企業。提供輕資産顧問諮詢、開展面向中小企業的創新創業培訓……深圳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邱文説:“産業創新生態及産業資源平臺構建,成為園區決勝未來的關鍵。”

在深圳,“從0到1”的原始突破,與科研成果“從1到10”甚至無窮大的裂變,就在每一天每一刻的拼搏中真切地發生著。

思謀科技創始人、香港中文大學終身教授賈佳亞,正在深圳灣科技園點燃創新火苗。

“我們運用人工智慧在生産線上給一顆晶片‘找茬’,可以精確到相當於一秒鐘內找到廣東省一個角落裏一盞紅綠燈的一個小小誤差。”賈佳亞預計,以人工智慧為核心的智慧製造行業或將迎來萬億級市場機遇。

有急也有緩。

經濟“新動能”需要孕育發展、快速成長,傳統“大塊頭”則要回歸常態、避免過熱。

去年前11個月,深圳房地産開發項目投資同比下降16.4%,深圳始終堅持“房住不炒”定位,一度過熱的樓市開始降溫;同時,深圳擬推動既有非居住房屋改造為保障性租賃住房。

在不少觀察人士看來,創新不是輕輕鬆鬆、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關鍵技術的突破也非一朝一夕。需要對區域宏觀經濟、科技創新的更深理解、更多包容與更強擔當,短期或有陣痛,一旦踏上“無人區”,可能收穫更寬廣的發展空間。

展望未來,深圳將作為“主陣地”,加快集聚粵港澳大灣區三地的創新要素,攜手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迸發協同創新的更大活力。

分合之間看未來

樓上是研究院,樓下是企業——位於光明區的深圳市工程生物産業創新中心,有個更前衛的名字叫“樓上樓下創新創業綜合體”。

早上不到8點,一些實驗室的燈光剛剛熄滅,42歲的柏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鐘超已來到7樓的實驗室,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這位研究合成生物學的學者2年前來到深圳,加入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希望將自己的研究成果——一種能像膠水一樣快速癒合傷口的醫用粘合材料,儘快變成産品。

除了做科研、帶學生,每週一、三、五的下午,鐘超會抽出2小時左右時間去5樓的公司,把關技術方向、答疑解惑。

“搞研發,這裡形成的是一種合力;搞教學和産業轉化,又能開枝散葉,分化出新的突破口、增長點。”鐘超很滿意這種“從1到10”的制度創新,“這樣快捷、高效的模式,對於科研成果轉化初期是非常重要的。”

像鐘超一樣為夢想來到深圳的人很多。過去一年,深圳市新引進人才22.91萬名,接收應屆畢業生9.03萬人。《深圳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深圳常住人口平均年齡只有32.5歲。

合是擎天柱——城市在成長、樓宇在變化,深圳吸引人才聚合的實幹精神和創新氛圍沒有變,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核心引擎”的功能愈發突出。

分為定海針——近年來,深圳豐厚的發展動能也在持續不斷外溢,從特區分化出的産能、人才、技術乃至産業鏈條,正在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泛珠三角區域乃至全國創新發展、産業升級的“定海神針”。

從蓮花山公園北瞰,深圳西麗湖國際科教城、東莞松山湖國際機器人産業基地、廣州大學城……創新平臺連珠成串,發出耀眼光芒。

向蓮花山公園南眺,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老牌勁旅積累厚重,為粵港澳大灣區提供源源不斷的人才支撐、智力支援。

這是大灣區普通的一天——

早上7點40分,南山科技園。南方電網深圳供電局資訊中心運維部班員鄧巍正在寒風中維護著24台裝有“南網伏羲”晶片的智慧充電樁。這枚自主研發的國産“芯”可應用在多個場景,讓電網運作更加安全節能。

中午11點45分,深圳地鐵2號線。26歲的科安達公司項目經理謝富華正細心調試感測器,給地鐵軌道做檢查,確保列車準確定位和安全運作。他説:“在最講究速度的城市,我們最在乎的是平安。”

下午5點30分,交通指揮大廳。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隊科技處民警許澤彬正緊張地監控路況。從全國最早的電子警察到如今的智慧交通網,機動車保有量超過350萬輛的深圳,一直用科技守護“回家的路”。

晚上10點,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港灣創新技術(深圳)有限公司創始人、香港青年陳升依然在與想來深創業的年輕人線上交流。

從早到晚,春夏秋冬,隨著“前海方案”等相繼落地,粵港澳之間制度性藩籬逐步取消,這條南北向的大灣區“創新軸”如大鵬展翅。

創新,沒有界線。創新之城,永遠“年輕”。(記者王攀、屈婷、孫飛、印朋、陳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