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外媒報道,近日,美國智庫呼籲美軍加大“灰色地帶戰爭”研究力度,以有效應對潛在作戰對手與日俱增的非對稱、非傳統戰略威脅。美軍高層透露,美國國防部正在針對“灰色地帶戰爭”研究對策,以便在未來的對抗中佔得先機。

   智庫推波助瀾

據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發佈的《“灰色地帶”白皮書》定義,“灰色地帶”為國家和非國家行為體之間及國家內部的競爭性互動區域,介於傳統戰爭與和平的二元性之間。所謂“灰色地帶戰爭”,是指低於常規戰爭門檻,超出正常競爭界限的一種衝突行為。美國學者研究認為,“灰色地帶戰爭”具有在利益和能力上的非對稱性、在資訊和規範上的模糊性、在行為方式上的漸進性3個特徵。

近日,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發佈報告,強調在潛在作戰對手不斷強化網路攻擊等非對稱、低烈度衝突背景下,美國應強化“灰色地帶戰爭”研究,並在即將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國防戰略報告》中,明確“灰色地帶戰爭”或“混合戰爭”有關內容。報告提出,美軍應從三方面強化“灰色地帶戰爭”作戰能力。

一是強化頂層設計。報告稱,美國國防部應將“灰色地帶戰爭”有關理念融入美軍整體戰略,以整體作戰為出發點,進行美式價值觀傳播、強化跨政府機構聯合應對、推進“作戰門檻以下”能力培塑與訓練等,加強頂層設計,重視人才建設。

二是尋求多方聯動。報告稱,“灰色地帶戰爭”是以軍事實力為支撐的國家行為,參與者不局限于軍隊,外交、金融等部門需一體聯動,體現綜合性全領域作戰理念。

三是加大經費投入。報告稱,“灰色地帶戰爭”能力建設有助於提升常規威懾能力,維護長遠戰略利益,未來勢必成為各國競相發展的領域。因此,美國必須加大有關經費投入。儘管採購新式武器裝備看上去能讓美軍更強大,但要贏得未來戰爭,“灰色地帶戰爭”能力建設方面的投入必不可少。

   官方加速推進

在智庫支招的同時,美國官方公開表示對“灰色地帶戰爭”研究正在推進。

近日,美國國防部負責政策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科林·卡爾透露,美國國防部在即將出臺的《國防戰略報告》中,對“一體化威懾”作戰概念進行深度闡釋,將美軍的作戰範疇“從高烈度衝突”擴展至“灰色地帶戰爭”。他指出,美國將運用情報、經濟、金融、科技和聯盟體系等“國家權力工具”,贏得“灰色地帶戰爭”。

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傑克·裏德稱,2014年,俄羅斯在克裏米亞衝突中採用“灰色地帶戰爭”方式,應用網路行動、滲透、空中迅速投送力量等“低於傳統戰爭門檻的戰術”。在亞太地區等重點區域的衝突中,潛在作戰對手或將採取類似的“灰色地帶戰爭”方式。

美國陸軍部長克裏斯汀·沃姆斯表示,為應對亞太等地區的戰略威脅,美國將幫助域內盟友強化軍事力量。通過對盟友的“灰色地帶戰爭”能力建設,提升對外部威脅的威懾力。

美國軍事學者維特澤爾表示,美國國防部開始越來越關注“混合戰爭”和“灰色地帶戰爭”能力建設。美國國防部看似是捍衛“灰色地帶”,但實際上是向“灰色地帶”發動進攻。

   或將激化博弈

近年來,美俄等國持續加大“灰色地帶戰爭”研究力度,並在“灰色地帶”展開戰略博弈與對抗,使“灰色地帶”成為大國角力的重要戰場。美軍對“灰色地帶戰爭”的重視程度與日俱增,相關動向或將對美軍建設發展及全球軍事安全態勢産生重要影響。

隨著“灰色地帶戰爭”成為美軍高層和官方文件頻繁提到的話題,美軍開始在未來作戰概念的開發過程中,融入對“灰色地帶戰爭”戰術的統籌設定,不斷強化多方面“合力”。

一是軍地聯合。美國軍方加強與政府間的協作,利用地緣政治、軍事和經濟行動塑造戰略環境,通過政府機構的協助,實現戰略意圖。

二是軍種融合。美國軍方提出“聯合全域作戰”理念,要求打破傳統的軍兵種界限,面向戰場任務,從所有作戰域中精選可用作戰要素進行快速組合,強調各域和跨域作戰力量的協同運用,通過多領域對抗效果疊加、控制新域奪取戰略制權。

三是盟友聚合。美國軍方認為,在“灰色地帶戰爭”中,美國的盟國或是“主戰場”,或是“協同方”,只有雙方通力配合才能確保衝突可控、威懾可行。

總的來看,美軍圍繞“灰色地帶戰爭”的種種“小動作”,延承冷戰時期霸權主義的脅迫傳統,企圖通過威懾、懲戒等手段令對手屈服。“灰色地帶戰爭”的目的原本是在不爆發常規戰爭、不引起國際社會激烈反應的情況下,對敵對國家施加巨大影響。然而,在美國逐漸強化“灰色地帶戰爭”進攻性的背景下,其與潛在競爭對手的矛盾或將進一步激化,地區安全將因此陷入新一輪動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