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馬迎晨 環球時報記者 樊巍 任重 柳玉鵬】繼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之後,美國現任總統拜登上臺僅僅一年,也被貼上了“分裂國家”的標簽。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12日猛烈抨擊拜登“不像個總統”,稱其此前一天發表的關於改革參議院“冗長議事規則”的演講“旨在讓我們的國家進一步分裂”。圍繞是否改革“冗長議事規則”在美國政壇引發的兩派激烈爭議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但罕見的是拜登在演講中用了“更具攻擊性和黨派色彩的言辭”,用美國廣播公司的話説,“拜登以一種競選風格敲響了新年的鐘聲”。的確,背負著美軍被塔利班趕出阿富汗的狼狽,面對該國39年來最高的通脹率,以及每天以百萬數量級遞增的新冠肺炎病例,拜登迫切需要在2022年為民主黨贏得一場勝利。提前到來的選戰式黨派分裂令美國民眾憂心忡忡,最新民調顯示,近六成美國人相信,美國民主有“崩潰的危險”;53%的美國人預期在自己有生之年,美國國內政治分裂將會加深;76%的受訪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政治的不穩定性“比外國威脅更危險”。

總統被批“故意製造分裂”

拜登11日在佐治亞州的這場演講將支援改革參議院議事規則稱作“民權的象徵”,而將反對者等同於“種族隔離主義者和南方奴隸主代表”。他説,在這重要的歷史時刻,“你是想站在金博士(馬丁·路德·金)一邊還是站在喬治·華萊士(種族隔離主義者)一邊?”“你是想站在亞伯拉罕·林肯一邊,還是站在傑弗遜·戴維斯(南北內戰時的南方蓄奴州邦聯“總統”)一邊?”

麥康奈爾12日在國會山尖銳地批評拜登的演講是“咆哮”“語無倫次”“不正確”和“不符合美國總統的身份”。“這是多麼地——多麼地——不像個總統。”“我認識、喜歡和尊重喬·拜登很多年了。但昨天在演講臺上的那個人我沒認出來。”他還説,拜登的演講等於是指責“(不同意改革參議院議事規則的)52名參議員和數百萬美國人是種族主義者”。他批評拜登“破壞了民主”,是在“故意製造分裂”。

美國兩黨最高層人物的激烈交鋒,自然也引發了一場更大範圍內的爭論。美國微軟全國廣播公司評論員夏普敦12日炮轟拜登的演講,稱這是詛咒反對派“你們會下地獄”的講話,而非能贏得選民支援的言論。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發言人穆薩則聲援總統,稱麥康奈爾12日的講話是“虛偽的發脾氣”。穆薩説:“麥康奈爾領導共和黨人在進行無情的戰爭,反對保護投票權和偽善地捍衛參議院規則,而拜登總統和民主黨人繼續為保護美國人的基本權利而戰鬥。”

英國《每日郵報》13日稱,在遭到麥康奈爾批評後,拜登12日試圖在國會山與這位共和黨大佬見面並達成和解。但麥康奈爾後來確認,兩人並未會面。民主黨參議員布克告訴記者,總統只和麥康奈爾辦公室前臺的工作人員進行了交談。

政治求生還是矛盾轉移

按照“冗長議事規則”,在參議院通過立法通常需要至少60票。當前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參院各佔50議席,拜登希望將“冗長議事規則”改為簡單多數原則。那樣的話,在民主黨全部50名參議員團結一致的情況下,由副總統哈裏斯以參院議長身份一錘定音,就可以通過任何他們想要通過的法案。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11日宣佈,參議院將於1月17日“馬丁·路德·金”日之前,就“自由選舉法案”和“約翰·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進行表決。這兩項選舉法案雖然獲得多數人的支援,但仍缺少60票來擊敗依據“冗長議事規則”阻止法案的議員。舒默説,如果這兩項法案都沒有獲得通過,民主黨人將在1月17日當天或之前就修改“冗長議事規則”進行投票,以爭取上述兩項法案的通過。

俄羅斯政治學家杜達科夫13日對今日俄羅斯電視臺表示,美國民主黨人需要這樣的“創新”,這兩項選舉法案對拜登和民主黨來説,關乎政治生存。美國19個州已通過34項限制投票的法律,參議院民主黨二號人物德賓説,共和黨領導的州“正緩慢地一步一步採取措施,以確保越來越少的美國人會去投票”。他説,共和黨今天的所作所為與種族隔離主義者過去剝奪黑人選民投票權的做法有“相似之處”。民主黨擔心這樣下去,2022年的中期選舉結果很可能會對民主黨不利,加之最近民主黨的幾個重要提案沒能在國會通過,他們希望通過修改規則來為自己保駕護航。

俄羅斯專家德羅布尼茨基稱,如果民主黨能夠通過選舉改革的議案,“這將是一個把共和黨變成永恒反對派的計劃,讓其沒有任何重新掌權的機會”。

但中國社科院美國問題專家呂祥13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説,修改“冗長議事規則”很難成功,雖然這項規則的修改只需要參院多數同意即可,但參議院民主黨人對此也有不同意見。以西弗吉尼亞州的議員曼欽和亞利桑那州的議員西內瑪為代表的有影響力的中間派人士不太可能支援這種“不必要的規則修改”。呂祥説,“冗長議事規則”本來的意義就是保護少數黨、少數派的,民主黨以前也經常用,一旦廢除,等民主黨成為少數派的時候,它就失去了一個工具。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稱,拜登在其總統任期的第一年就受到了打擊,而關鍵的中期選舉離現在已經不到一年了,如果沒有重大事件來激發支援度,拜登可能很難走出2021年的低谷。更何況現在他面臨的難題還有很多——39年來的最高通脹率刺激了美國家庭,降低了實際工資;在阿富汗向塔利班投降的屈辱;在大規模稅收和支出計劃上陷入長期立法僵局;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肆虐;邊境移民危機;在氣候變化問題上進展甚微,等等,“拜登需要在2022年贏得一場勝利”。

呂祥對《環球時報》記者説:“其實美國民眾現在更想聽聽他對疫情的應對之道,但他不談真正的問題,只拿這些事來炒作,這是典型的黨派政治帶來的後果”。

美國人更恐懼的是“內部敵人”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12日稱,拜登最近的兩次演講,都把自己描繪成一場以黨派爭鬥為主的美國生存之戰的核心人物,他在演講中重復著他的競選口號,即“為美國靈魂而戰”。“拜登以一種競選風格敲響了新年的鐘聲,因為如果此時民主黨人開始將他視為跛腳鴨,他將面臨失去影響力的風險”。報道稱,拜登的支援率近期急劇下跌,中期選舉即將來臨,許多民主黨人質疑他能否在2024年成為他們的總統候選人。此時讓民主黨人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們共同的對手共和黨身上,可能有助於反駁人們認為他是一個“短命總統”的看法。

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12日公佈的最新民意調查給拜登帶來更糟的消息。調查顯示,只有33%的受訪者表示認可他的工作,53%的人表示不認可。49%的美國人認為,拜登在製造分裂方面做的更多,只有42%的人説他在團結國家方面做的更多,而“團結”是拜登在競選過程、勝選演説和就職演説中反覆呼籲的詞語。

這項民調還顯示,在特朗普支援者闖入美國國會大廈一週年後,58%的民眾表示,相信美國民主有崩潰的危險。當被問及美國再次遭受類似國會襲擊的可能性時,53%的受訪者表示非常有可能或有可能。儘管把中國、俄羅斯等國視為威脅並加強遏製成為美國兩黨少有的共識,但民調顯示,76%的美國人稱,國內政治的不穩定比外國威脅還要危險。昆尼皮亞克大學民調分析師馬洛伊説:“美國人對民主處於危險之中,以及未來政治分歧不斷加深的嚴峻評估,是對內部敵人的恐懼,而不是對外部威脅的恐懼。”

《紐約時報》稱,沒有人能把美國從危險的懸崖上拯救出來。特朗普4年的總統任期和一場揮之不去的疫情讓美國筋疲力盡,而至今聯邦政府還沒有對美國民主面臨的風險做出應有的回應,也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增加2024年舉行自由公正選舉的可能性。

英國《衛報》稱,很多人對美國的民主表示幻滅。實際上,早在“被擊敗的前總統特朗普”打開瓶塞之前,憤怒的、破壞性的幽靈就已經在瓶子裏了。2021年1月6日是一場令人震驚的騷亂,但找到解決美國社會矛盾的方法之前,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騷亂。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2日報道,加拿大作家馬爾什在他的新書中寫道:“美國正在走向民主的窮途末路。”加拿大政治學者狄克遜甚至給出了具體時間:“美國民主在2025年將走向崩潰,造成國內政治的極端混亂,包括廣泛的民眾暴力;到2030年,這個國家可能由右翼專政統治。”他還警告加拿大會受到美國民主崩潰的影響:“一場可怕的風暴正從南方襲來,而加拿大毫無準備。”

【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馬迎晨 環球時報記者 樊巍 任重 柳玉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