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廣州1月11日電 題:0元學配音能輕鬆月入過萬?別聽這類培訓班瞎忽悠

新華社記者周自揚、熊嘉藝

當前,我國線上音頻市場規模穩步擴大。市場上,部分製作精良的有聲書(劇)平臺收購價可達每小時數千元,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錄製有聲書賺錢的機會。

新華社記者發現,有些商家乘機在網路平臺推銷各類“聲音培訓班”。有些培訓班大多先以“免費專業聲音培訓”“幫聯繫高收入兼職”等承諾招攬學員,但學員們在高價購買課程後,並未能實現廣告所稱“輕鬆月入過萬”“培訓完保障就業”,有的甚至還背上網貸。

套路:門檻低、賺錢多、賺錢快、躺著賺

有些“聲音培訓班”攬客套路明顯。

第一步,“低價課”“免費課”玩命忽悠你聽課。記者發現,“聲音培訓班”大多設有“訓練營”“試聽課”等收費極低甚至免費的短期培訓課用於吸引學員。

第二步,“既好學又好賺”免費課變“洗腦殼”。記者體驗“喜X教育”聲音訓練營課程發現,其中與播音、配音專業技術培訓直接相關的內容佔課程總時長非常少,大量時間被培訓導師用於向學員灌輸“零基礎學習兩個月兼職月入三五千”“在家錄有聲書一小時能賺上百元”“全職有聲書主播月入30萬”等觀念。

第三步,承諾“能賺更多”“能派工作”,實為賣高價課。“熊X教育”培訓導師聲稱:“即便是新手,接受進階培訓後每個月賺5000元左右很輕鬆。”

記者被告知,“進階培訓課”價格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時間短則兩個月,長則半年。

推銷高價課的多家機構都強調能為學員“派單”(提供兼職機會)。“喜X教育”訓練營向記者承諾,進階課程畢業學員通過考核後即可進入“專業試音池”,長期享有優先為喜馬拉雅等大平臺錄製有聲書賺錢的機會。“熊X教育”則聲稱擁有大量錄製有聲書的“內部機會”等僅供進階班學員享受。“好X微課教育”則給記者發來一份列有多家知名有聲平臺的名單,暗示能夠從這些平臺接單賺錢。

真相:培訓品質差、承諾難兌現、有人“被網貸”

培訓班的承諾大多難以兌現。

——培訓品質差。在讀大學生小方花7000多元參加了“潭X教育”有聲書培訓“進階課程”。她告訴記者,多堂原定“直播課”縮水成“錄播課”,學員與老師間無法交流。為數不多的幾次“直播課”上,學生也不能與老師“連麥”互動。老師課後僅會留一些繞密碼、普通話發音訓練,且對學員訓練情況反饋非常滯後。

記者還發現,有不同培訓班承諾“真實直播不錄播”的課程,竟出現同一時間由同一人員講授完全不同內容的情況。

此類培訓班大多宣稱由所謂“頂級播音老師”專門授課,但實際大多是由播音主持專業的在讀大學生兼職授課。

——承諾難兌現。“我們自己找不到兼職渠道,機構承諾介紹工作機會和兼職渠道,但其實什麼都沒有,課程結束後老師會迅速解散學員群。”小方告訴記者,“派兼職單賺錢”“享受專屬資源”等承諾無法兌現。

記者還調查了部分機構大力推薦的新手兼職接單網站“X音圈”“暢X有聲化”。“X音圈”誘導記者多輪繳費才有機會試音接單。繳費後記者發現,該網站兼職需求有大半要求“專業人士方可投標”,其他的也多已沒有試音名額。一些APP投訴、評價平臺上,有大量用戶批評該網站“騙認證費、會員費”“根本接不到單”。

——有未成年人“被網貸”。“培訓老師會向我們反覆展示所謂‘老學員’的兼職高收入,向我們強調這次是放送福利,3門課一共才7000多,比原價減了好幾千,學生可以用花唄分期。”小方告訴記者,自己剛進班時未滿18歲無法開通花唄,培訓班便要求她簽合同通過第三方貸款機構“小X點”貸款分期付款。

“後來我想查詢一下我貸款的金額和利息,已經聯繫不上幫我辦貸款的人員了。我去找班主任,得到的回答含糊不清。”小方告訴記者,她現在不知道自己到底背了多少貸款、要還多少利息,她不少同學也有類似遭遇。

治理:壓實平臺主體責任、明確監管權責

“聲音變現”真的是低門檻“財富風口”嗎?問題多多的“聲音培訓班”為何屢見不鮮?該如何治理?

蜻蜓FM相關工作負責人告訴記者,當前確實是有聲書市場的增長期,但市場對有聲書作品品質、播講人專業水準的要求也在迅速提高。

“蜻蜓FM的有聲書作品一般由專業錄音製作機構完成,不採用兼職投稿。”這位負責人表示,平臺有聲書中每個角色都會通過幾輪試音來認真甄別挑選,主播人選中不乏著名的影視劇配音演員和廣播劇專家。

微信讀書團隊也表示,平臺有聲書作品主要來自專業機構,很少接收個人投稿。“對於少數被錄用作品的個人主播,我們會對其從業經驗、相關證書、相關錄製作品等過往經歷進行審核,篩選標準嚴格,不是簡單培訓就可以通過的。”該團隊建議大家不要被某些速成培訓班的所謂“高額收益”誤導。

業內人士透露,當前的趨勢是專業平臺對有聲書、廣播劇作品越來越重視後期製作。“後期製作水準的重要性已和演播品質旗鼓相當,不是業餘人士能滿足的。”

專家對此類培訓班的培訓方式與效果並不認可。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教授、百佳電視節目主持人孫智華表示,雖然“繞密碼”及發音正音是語言訓練不可或缺的工具,但這需要久久為功的過程,光靠這些是無法整體提升聲音表達技能水準的。配音技能訓練對天賦要求比較高,有複雜系統的技能訓練手段,絕不是通過幾個兼職的大學生在短期內能夠提升的。

專家建議應儘快壓實相關網路平臺責任。此類培訓班多在各大網路平臺投放誇大、虛假招生廣告,深圳市消費糾紛評審專家、北京市東元(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鄧永建議應依照消保法、網路安全法等規範對相關平臺嚴格執法。

市場監管、教育、人社、網信等多方均認為此類培訓班存在虛假宣傳、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等問題,但對於應該由何方實施常態化監管並無定論,對於開設此類“聲音培訓班”應具備何種資質的要求也不夠清晰。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張力認為,監管職責不清晰影響了治理此類問題培訓班的效能,有關部門應儘快明晰權責,系統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