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16時45分,隨著首發復興號、“瀾滄號”列車分別從中國昆明站、寮國萬象站同時駛出,全長1035公里、全線採用中國標準的中老鐵路全線開通運營。運營初期,中老鐵路將根據疫情防控情況和客貨運量需求變化,動態調整客貨列車開行方案。據悉,加上口岸通關時間,旅客從昆明至萬象最快僅需10小時左右即可到達。

作為“一帶一路”、中老友誼的標誌性工程,中老鐵路將為加快建成中老經濟走廊、構建中老命運共同體提供有力支撐。中老鐵路的開通運營,實現了寮國從“陸鎖國”到“陸聯國”的夙願,對密切中老兩國經濟社會和人文合作交流具有重要意義。

打造中國“智造”樣板鐵路

中老鐵路地處雲南西南部和寮國北部山區,整體地勢由西北向東南傾斜,地形起伏劇烈,山高谷深,最高點與最低點相對高差達2900米。途徑地區約70%屬於山區,橋隧佔比高達87%以上,被稱為一條“不是穿行在洞中就是穿行在空中”的鐵路。

在建設過程中,中老鐵路的建設者們克服客觀條件困難,相繼建造出15座10公里以上的長大隧道,以及跨瀾滄江的“兄弟橋”景洪瀾滄江大橋和橄欖壩瀾滄江大橋、“一橋跨兩路”的關坪雙線大橋、超百米四線鐵路特大橋南溪河四線特大橋等。

為更好地實現中老鐵路的設計目標,建設團隊採用智慧選線技術優選線路方案。中國中鐵二院總工程師、中老鐵路設計總體謝毅表示,地形起伏劇烈地段採用高墩大跨橋梁、長大隧道減少展線長度,節省工程投資;對重大不良地質予以繞避,無法繞避的,採用對工程影響最小的方式通過;經過環境敏感區時,開展繞避、以隧代路、以橋代路等多方案比選,把對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

“以‘一隧連兩國’的中老友誼隧道為例,該隧道長度達9590米,是連接中國和寮國的跨境隧道,局部地方鹽岩最高含量達80%。針對鹽岩‘強溶解、強腐蝕、膨脹’等特性,我們提出了‘注漿堵水、全包防水、強化材料防腐、圓形加強結構’的處理方案,並最終形成了適應于高含量鹽岩地層的隧道結構型式及防水體系。”謝毅表示,其中適應于鹽岩地層隧道的材料防腐抗滲措施、施工工法工藝、監測方案、鹽岩棄渣的環境保護處理方法等成套技術,為國內首創。

“量身定制”便利百姓出行

除了線路設計,中老鐵路中由寮國運營的“瀾滄號”同樣引人關注。據悉,“瀾滄號”是老中鐵路公司組織招標採購、中國中車集團所屬企業聯合製造的。在設計製造過程中,國鐵集團依託中國復興號動力集中動車組成熟技術,針對跨境運輸環境和線路條件,進行了適應性改進,具有技術先進、安全可靠、載客量大、乘坐舒適、運營經濟等特點。

中國鐵路國際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瀾滄號”的命名,源於寮國的古稱“瀾滄”王國和流經中老兩國的瀾滄江,寓意兩國一衣帶水的好鄰居、好朋友、好同志、好夥伴關係。“瀾滄號”動車組車體外觀採用寮國國旗色“紅、藍、白”三色涂裝,寓意“國旗之美”,動車組內飾則採用“佔芭天香”“錦繡江山”兩種主題設計。

“‘瀾滄號’動車組最高運營時速160公里,動車組車廂每組座椅下方均設有中國和寮國標準電源插座,旅客資訊顯示、廣播和服務標識均採用中文、寮國文、英文3種語言,配有餐車、無障礙座椅、盲人標識等設施。”該負責人説。

據悉,中老鐵路運營初期,全線投入運營的有昆明、玉溪、元江、普洱、西雙版納、磨憨、磨丁、瑯勃拉邦、萬榮、蓬洪、萬象等25座車站,其中磨憨、磨丁站採用一體化設計和跨境互聯關鍵技術,設國內和國際列車到發線,是可實現快速通關功能的口岸站。

“為給旅客帶來更加便利的出行體驗,我們充分考慮寮國國情和旅客習慣,借鑒中國鐵路12306的成熟技術和業務模式,為寮國‘量身定制’了全新的客票系統,支援多語言服務、多幣種支付與結算。”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工作人員李天翼表示,希望通過細緻的工作,讓中老鐵路能夠更好地服務兩國人民。

擘畫合作共贏嶄新藍圖

中老鐵路建成前,寮國境內僅有一段長約3.5公里的鐵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交通瓶頸成為制約寮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作為一個被中越泰緬柬5個國家環繞的內陸國,寮國沒有港口、多是山地,獨特的地理位置和複雜的地形,嚴重阻礙了國家的發展,是名副其實的“陸鎖國”。

“中老鐵路的開通運營將改變一切,它不僅能實現寮國從‘陸鎖國’向‘陸聯國’的歷史性飛躍,而且將促進中老兩國之間的經濟發展,真正達到合作共贏的目標。”國鐵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作為泛亞鐵路的重要骨幹,中老鐵路還將成為寮國向北連通中國,向南連通泰國、馬來西亞等東盟國家的“金鑰匙”,對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等産生積極影響。

此外,除了物理意義上的距離連結,中老鐵路還是中老兩國百姓的友誼紐帶。在建設過程中,中老兩國建設者合力攻堅克難,多次參與搶險救援、醫療救助、捐資助學等公益行動,工程建設帶動寮國當地就業11萬人次,幫助寮國修建公路水渠近2000公里,購買寮國當地材料和物資超過51億元人民幣。

“來到老中鐵路工作後,我學到了更多知識,使用到了更高端的儀器設備,等以後自己積累了經驗和技術,説不定可以成立一家測繪公司,和中國公司合作。”34歲的中老鐵路寮國員工宋宅·賽雅馮説,他在鐵路上工作4年了,親眼看著大山中間通隧道、架橋梁,帶來更好的生活環境。“如果沒有這條鐵路,我不會有走出寮國的想法。現在我想馬上坐上火車,到外面去看看。”

(本報記者 訾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