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記者 范淩志 單劼】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南太島國索羅門群島首都霍尼亞拉的局勢相對平穩,秩序逐漸開始恢復。28日,所總理索加瓦雷發表騷亂以來的第三次全國講話,譴責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並強調不會辭職。中國駐所外交機構連日來和僑界開會,收集訴求,並提醒大家加強安全防範。一週前突如其來的騷亂讓生活在該國的華人華僑仍心有餘悸。本月24日、25日兩天,索羅門群島“親臺”省份的激進分子挑起事端,進入首都衝擊議會大廈,要求總理辭職,然後別有用心地洗劫唐人街,燒燬華人店舖。索羅門群島曾是台灣在太平洋的最大“邦交國”,索加瓦雷2019年4月執政後,所很快與台灣“斷交”,並於同年9月與中國大陸建交。在當地打拼的中國商人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大家都高度懷疑此次騷亂背後有台灣民進黨當局的影子。談到該國這些年的變化,有華商表示,台灣過去拉攏索羅門群島的方式就是“撒錢”,但多少年下來,當地沒有什麼發展,而中國大陸援助當地的方式更注重“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只可惜當地並非所有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無家可歸,失去收入”的華商

28日,索羅門群島的華商給《環球時報》記者發來幾段視頻。視頻記錄了遭暴徒洗劫焚燒的霍尼亞拉華商店舖和當地學校的慘狀。在一些受損特別嚴重的街區,當地人已開展清理工作。此前一天,記者還獨家獲得一份當地某商會提供的部分受損華商的情況調查表,其中在“當前困難”一欄註明“無家可歸,失去收入”的商戶佔大多數。從這份記錄著大約70家商戶損失的表格中可以看到:他們大多來自廣東、福建等地,很多人“受損情況”一欄都填寫著“店舖被燒”“倉庫被燒”,甚至有人註明價值5000多萬所元(1所元約合0.8元人民幣)的貨物和車輛被燒。

2006年4月,索羅門群島也發生過政治暴亂,並殃及當地無辜的華人華僑。在索羅門群島打拼已有14年的中國商人A先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次騷亂的情況看上去比2006年那次更嚴重,因為暴亂分子是針對當地設施進行無差別攻擊,不僅華人店舖被燒,當地學校、銀行甚至警察局也被暴徒燒掉,但受損最嚴重的地方還是在唐人街。”據了解,A先生的店在市區,因此並未受到太大影響。儘管週末兩天當地局勢相對平靜,但大家也聽到有消息説“週一可能還會有事情發生”。A先生的店目前有十幾名工人在把守。

已在索羅門群島生活3年的J小姐目睹了24日和25日騷亂的整個過程,這幾天她一直藏身首都的一座教堂,靠修女的幫助才能確保飲食和安全。J小姐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目前我接觸到的當地人都在表達對騷亂的恐懼和厭惡,對我們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歉意。”

在索羅門群島一個當地華人的微信群,《環球時報》記者剛提出採訪的想法時,不少人都心存疑慮,有的表示“局勢不明朗,我們還沒渡過難關”,有的則希望先確認記者身份的真偽,“擔心遇到別有用心的人”。種種跡象表明,不安和警惕的烏雲仍然籠罩在當地中國商戶的心頭。微信群裏各種安全提醒時有出現。

A先生陪中國駐索羅門群島大使去唐人街了解華商受損情況,據他介紹:“最近幾天使館一直召集我們開會,商討安置無家可歸的人,當地商會也把收集到的資訊及時反饋給使館,希望盡力幫助受損的中國商戶,還有熱心的華人華僑提供住所幫助那些處於困境的同胞。”

疫情對中所兩國合作造成影響

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説是個陌生的地方,但熟悉二戰史的人都知道那裏發生過著名的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美軍在那裏戰勝日軍,最終奪得整個南太平洋地區的制海權。索羅門群島西南距澳大利亞1600公里,西距巴布亞紐幾內亞485公里,首都霍尼亞拉就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上。陸地面積2.84萬平方公里的索羅門群島,全境有大小島嶼900多個,人口約72萬。

2017年曾有報道説,“中國是索羅門群島第一大貿易夥伴,當時在所華人華僑就有數千人”。2019年4月,索羅門群島舉行大選,索加瓦雷領導的政黨聯盟贏得議會多數席位。索加瓦雷當選總理並組閣執政後不久,內閣會議決定與台灣民進黨當局斷絕所謂“外交關係”。2019年9月21日,中所兩國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建交後,兩國關係發展迅速,外界普遍對索羅門群島的發展建設大大提速寄予厚望。2019年10月,索羅門群島成為中國公民組團出境旅遊目的地。今年5月5日,中國援建索羅門群島2023年太平洋運動會體育場館項目開工儀式在霍尼亞拉舉行,該項目是中所兩國建交後經濟技術合作的第一個大型成套項目。

“總體説索羅門群島什麼都靠進口,什麼都缺。”J小姐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以食品為例,索羅門群島食品工業生産能力很低,除部分魚罐頭、餅乾、瓶裝水等是國産的,其餘全部來自進口。J小姐説:“索羅門群島沒有什麼耕地,大米作為當地人的日常主食,主要從澳大利亞和中國進口;雞翅、牛肉、香腸以及部分蔬果進口自澳大利亞;速食麵、午餐肉進口自中國和馬來西亞;風味餅乾和汽水飲料來自巴布亞紐幾內亞和越南。中國人在索羅門群島主要從事批發零售和餐飲業,當地的供貨商基本都是華人。”

J小姐還和記者分享了當地網路媒體上的一段話:“我們知道中國人控制兩樣東西:商品批發和房地産,這賦予了他們控制價格的權力。現在,隨著中國企業被燒燬,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一旦他們今天提高價格作為報復,或者為彌補損失,這將對整個國家造成嚴重影響,我們希望事情能好起來,否則,就只能回到村裏種地為生。”但據J小姐説,這篇文章後來很快被刪除。在華人的微信圈裏,大家相互提醒,要提防有人借“哄抬物價”激化矛盾。

J小姐説,索羅門群島作為一個島國,國內有相當一部分人從事海運相關行業,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運力削減,時效性降低,這部分人的收入銳減,影響到日常生活。同時境外遊客人數趨近於零,部分酒店倒閉,服務業大量裁員。中國人這兩年的生意也受到比較大的影響。其實當地很多華人希望介紹國內的一些企業來投資,但疫情之下,不得不考慮可行性。

除了“撒錢”,臺當局還靠邪教組織滲透

英國《衛報》等國際媒體25日已報道,參與此次騷亂的分子主要來自所“親臺”省份馬萊塔省,該省反對索羅門群島2019年與中國建交的決定,並要求總理索加瓦雷辭職。此次索羅門群島騷亂後,網上流傳的一張圖片顯示,一家商戶將“青天白日旗”挂在外邊,疑似因此逃過一劫。這幅圖片也引發當地華商對台灣民進黨當局在此次騷亂中所扮角色的猜測。A先生説:“挂旗的那棟建築屬於一位華人房東,該房東對商戶挂那面旗子的舉動非常憤怒。前幾個月,索羅門群島馬萊塔省省長蘇達尼赴臺治病,回來後就發生這樣的騷亂,很難不讓人起疑。據説,他們是用船把暴亂分子運過來的。”

“馬萊塔省省長赴臺治病是本次騷亂的前因。”聊城大學太平洋島國研究中心特約高級研究員楊鴻濂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蘇達尼長期接受民進黨當局的好處,因此在2019年中所建交時,他的利益受到衝擊,加劇了對索加瓦雷的不滿。他認為:“隨著兩人的政治實力差距正在變得越來越大,蘇達尼需要跳出來搞出一些事來,所以這次也是借機大做文章,以實現自己的政治訴求。”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熟悉南太平洋國家政治概況的國內專家説:“雖然民進黨當局沒有在明面上鼓動,但這是其在南太地區長期活動一個結果。例如,在蘇達尼赴臺治病中起到作用的臺邪教組織‘一貫道’就在該地區一直存在,他們以‘宗教慈善’的名義進行滲透,並在近年加大了活動力度。另外,在2020年的吉里巴斯大選中,民進黨當局也被指在美國的指使下扶植反對黨。台灣在南太島國的援助主要是在農業上,其次是教育。他們將小農莊生産的瓜果蔬菜分給當地民眾,用‘小恩小惠’蓄積好感。”

臺當局多年的拉攏對當地人的影響不可忽視。2018年來到索羅門群島的J小姐説:“2019年中所建交時,曾有馬萊塔省人在地上寫“中國人滾出去’,拍照併發在網上。我出門時,有些當地人會衝我喊‘Taiwan No.1’。據我所知,所移民局權力人物之一克裏斯就曾在台灣留學7年,中文很好卻非常排華。這對中國公民的簽證申請造成許多不便。”

“以往台灣在當地的運作方式就是‘撒錢’,把錢給‘上邊’,‘上邊’再層層分發,相當一部分給了各個選區,花在選舉上。但多少年下來,當地沒有什麼發展,當地人形成沒錢就伸手要的習慣。”A先生向《環球時報》記者道出了一個差別:“中國大陸的思路不一樣,更多是‘授人以漁’,注重當地的長遠發展,幫助當地人獲得改變自己生存狀況的能力。”但除一些學歷比較高的人以外,當地普通民眾對“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理念認識不深,甚至有政府官員在開財政會議時還問:“以前台灣給多少錢,現在中國大陸給多少?”A先生説:“平時跟當地人接觸時,我也會注意普及正確的脫貧理念,希望能幫助當地人改變一些觀念。”

據A先生透露:“索羅門群島比較反華的人,確實大部分來自於人口大省馬萊塔,他們的文化水準不高,很容易被蠱惑。有一天,有個馬萊塔省的人來我的店裏買酒,就説什麼‘中國人回去,我們要台灣’。而首都所在的瓜島就很少出現這種情況。不過,華人在這個國家經商,相對有些錢,當地的仇富現象還是有的。”但A先生強調説:“馬萊塔省的人其實非常勤勞。我店舖裏有很多人都是那裏來的,但他們跟我一起工作時間長了,明白怎樣才能真正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沒一個人反華。”

誰是所總理“不想點名”的外部勢力

索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26日表示,騷亂是由外部勢力煽動干預,或與該國2019年與民進黨當局“斷交”、與中國大陸建交有關。他還提到,外部勢力還慫恿該國暴徒製造騷亂。儘管他説知道外部勢力是誰,但“不想點名”。

索加瓦雷口中的“外部勢力”到底是誰?《環球時報》記者從澳大利亞羅伊研究所研究太平洋國家援助情況的相關網站可以查到2009年到2019年的數據顯示,美國對索羅門群島的援助近幾年直線增加。《外交學人》網站2020年的一篇文章透露,美國承諾向索羅門群島馬萊塔省提供2500萬美元的援助,“一些觀察人士將此視為美國支援所反華運動,這是對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進行更廣泛抵制的一部分”。

“在索羅門群島,有相當多的澳大利亞人,他們掌握大量房地産,看上去很受當地人尊敬。”J小姐説,由於澳大利亞在南太地區有較大的影響力,索羅門群島當地人對澳大利亞的文化和商品十分推崇。她認為,當地人對中國人難免有一些防範,“以前西方世界一直灌輸的負面思想不是立刻就能消除的”。

“美國等國把南太地區看成是大國博弈的戰場。”楊鴻濂提到拜登政府今年9月提出的向14個南太平洋地區主權獨立的島國每年投放10億美元的計劃,該計劃也被稱為南太版“馬歇爾計劃”。他認為:“該計劃並沒有明確每個國家可以分到多少錢,而這就需要看各個島國的‘表現如何’,能否幫美國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了。”據《紐約時報》等媒體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説,“索羅門群島近年來一直處於地區地緣政治競爭的中心”,在中所兩國建交後,馬萊塔省仍與台灣保持關係並得到台灣的支援違反了索羅門群島中央政府的立場,而美國直接向馬萊塔省提供外援,更是加深了該國內部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