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網紅“豫北女保安”女主播趙馮馮遇害。

33歲的趙馮馮,生前為河南省輝縣市常村鎮宰坡村的村民,在豫北駕校做保安等工作。拍攝短視頻走紅後,她開始了網路直播。

憑藉出色的身材拍攝舞蹈視頻,趙馮馮在短短兩年8個月的網紅生涯中,收穫了60多萬粉絲。

案發後,嫌犯被警方從現場帶走調查。趙的家屬表示,嫌犯為趙馮馮網路直播的粉絲,見面後將其殺害。也有網友稱,嫌犯是趙馮馮直播間裏的“榜一大哥”(打賞最多的人),曾為她打賞十多萬元的禮物。

一場兇殺案,結束了33歲女主播的性命。案發後,趙馮馮的“豫北女保安”賬號已經沒有內容。短視頻平臺上,只留下了網友剪輯過的趙馮馮的生前視頻。

“村裏的網紅”

13年前,趙馮馮嫁到宰坡村,娘家在四公里外的楊圪垱村,當地村民以種地為主。兩村村民常有來往,説起出嫁的女人,習慣用娘家村名或婆家村名指代,在村民口中,趙馮馮是“楊圪垱的閨女”,“宰坡的媳婦”。

有村民告訴新京報記者,趙馮馮家是村裏比較富裕的家庭,公婆經營磚窯廠多年,老公月收入過萬。趙馮馮的精力主要用於在家照顧兩個孩子。空閒時,趙馮馮喜歡唱歌跳舞。趙馮馮不用種地,也重視保養,比農村同齡的媳婦更顯年輕。

村子活動中心的籃球場,與趙馮馮家隔著一條路。到駕校上班前,籃球場是趙馮馮和村民們跳廣場舞的地方。在鄰居的印象中,趙馮馮性格活潑,喜歡唱歌跳舞,“她年輕,學得快。跟著網上的視頻學,學會後教大家。”

上班後,趙馮馮就很少再出現在廣場舞隊伍中。

2019年3月2日,趙馮馮在抖音短視頻平臺發佈了首條短視頻。扎著馬尾,身穿深色衣服,趙馮馮站在宰坡村籃球場上揮動長鞭,透著初入鏡頭的扭捏。她配文向網友求讚,“實話實説,我想要你的心(點讚)。”

趙馮馮一個鄰居説,最初的視頻是她丈夫幫忙拍攝剪輯。趙馮馮熟練之後,都是自拍自演,沒有再找別人幫忙。

見過趙馮馮在村裏拍視頻的村民並不多,“有人一過來看,她就害羞。”曾有村民在村裏碰到趙馮馮拍視頻,用三腳架支起手機,拍攝在街上跳舞的視頻。“拍一段看一遍,拍得不好就再拍一遍”。

涉足短視頻平臺初期,趙馮馮並未引起太多關注。在視頻中,趙馮馮曾配文稱,“為啥老的少的都想當網紅?我就嘴上説不想。”她希望網友能為她的視頻雙擊點讚並關注她。

一年的時間裏,趙馮馮發佈了三條短視頻,嘗試跳舞,嘗試使用“我要上熱門”的話題吸引流量,但都未引起網友注意。

一年後,趙馮馮發佈了第四條短視頻,這是一條在衛輝市姜太公故里風景區大門前跳舞的視頻,她身穿素凈的小西服,長髮披肩,這條視頻獲得了3.5萬點讚量。

出了爆款之後,趙馮馮以“豫北女保安”的賬號,加快了視頻更新頻率。她穿著一身保安制服,編號BA0481,突出的身材加俏皮的表情,獲得不少網友評論。

2020年6月,她身穿保安服羞澀跳舞的視頻,點讚量超過7.5萬。頻頻上傳跳舞的視頻,趙馮馮的網紅路越走越順。

抖音直播動態歷史記錄顯示,2020年11月6日,“豫北女保安”在抖音短視頻平臺上開啟了首場直播。截至2021年10月30日,該賬號共開播了134場。遇害前,趙馮馮共發佈175條短視頻,擁有31.2萬粉絲。除此之外,在快手短視頻平臺上,她還收穫了36.7萬粉絲。

單個平臺30多萬的粉絲,在上百萬粉絲的短視頻主播隊列中,“豫北女保安”不算頂流,但在縣級市的輝縣市,也算是從草根崛起的知名網紅。

宰坡村的年輕人提起趙馮馮,都稱她“村裏的網紅”。村裏不看短視頻的老年人,也知道趙馮馮是網紅。但少有人看完趙馮馮的視頻,鄰居刷到她的視頻後,“點個讚,就劃走了。”

國道旁深夜遇害

11月2日,“豫北女保安”發佈了最後一條視頻。視頻中,趙馮馮站在豫北駕校的練車場,背對鏡頭,腳步輕盈地朝遠方走去,右手拿著手機,一邊走一邊揮舞。

這個揮手道別的背影,是她生前留下的最後記憶。當晚,她在常村鎮的外環路上遇害。

在趙馮馮曾經發佈的視頻中,豫北駕校的訓練場是主要的拍攝場地。在短視頻平臺的個人資料中,趙馮馮留下了招聘駕校學員的電話號碼,每天晚上9點左右直播,並註明“拒絕閒聊”。

趙馮馮每天吃完早飯上班,下午6點下班回家吃飯,午飯就在駕校食堂解決。據趙馮馮的婆婆介紹,11月2日晚上8點多,公婆仍未等到趙馮馮回家。給她打電話,但通話提示她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態。

從豫北駕校到宰坡村,不到4公里的路程,運輸水泥沙石的大貨車來往頻繁。婆婆一度懷疑趙馮馮遭遇了交通事故,本打算沿途尋找兒媳。

晚上近10點,婆婆接到民警的電話,才得知兒媳已經遇害。婆婆事後從民警和家人口中得知,趙馮馮的手機被摔壞,無法接聽電話,民警將她的手機卡換到自己的手機中,才聯繫上家人。事發後,嫌犯並沒有離開現場,後被民警帶走。

趙馮馮的丈夫高先生開半挂貨車,從輝縣往鄭州、洛陽等地運送水泥和沙石,兩三天跑一個來回,在家休息幾天。事發時,丈夫在外地開貨車未歸,得知妻子遇害,他才回到家中。

趙馮馮家庭院整潔,盆栽花草擺滿院中角落,門廳下新築的燕巢空空蕩蕩。

案後發,趙馮馮的婆婆不願多提兒媳,卻又忍不住打聽案件的細節。

趙馮馮遇害後,公婆在家中多日閉門不出,知情的鄰居到家中問候。提起趙馮馮遇害,婆婆站在院中雙手發抖,“不能提,不能想,想想我就忍不住(哭)”。

按照輝縣當地的風俗,死者入土為安,一般在第5天出殯。但由於是刑事案件,趙馮馮的遺體交給警方做屍檢,家屬仍在等待警方的後續處理。

趙馮馮遇害地點位於常村鎮醫院附近國道旁,距離最近的酒店有二三百米。附近雖有住戶,但在晚上6點天黑以後,少有人員走動,只有大貨車從國道上呼嘯而過。

新京報記者就此案聯繫常村鎮派出所,但民警以不方便透露案情為由拒絕了採訪。

趙馮馮的兩個孩子,女兒在讀初中,兒子上小學後在學校住宿,她才到駕校應聘。

趙馮馮的弟弟説,拍短視頻走紅後,她從保安工作轉到市場部,做視頻主播為駕校拉生源。

位於常村鎮的豫北駕校,招收大貨車和半挂車司機培訓和考試,駕校配備宿舍和食堂,吸引外地司機。除雇傭女性做保安外,豫北駕校的宣傳視頻中也打出“客服美女教練”的旗號,由多位女員工組成“豫北駕校北北天團”,穿著藍色制服、黑色短裙,跳著女團舞。

事發後,在豫北駕校的直播中,有不少網友在直播間詢問關於“網紅女保安被殺”一事,均未獲得主播回應。

11月15日,新京報記者來到豫北駕校,想了解趙馮馮直播的情況,但駕校負責人聲稱,“不知道,不接受採訪。”

爭議的“打賞”

事發兩天后,趙馮馮遇害的消息公開。

生前作為一名網紅,趙馮馮遇害事件也成為網路和輝縣的熱門話題,“女網紅背著家人酒店見粉絲被殺”的傳言在當地流傳。

附近的印象常春假日酒店,也是太行山自駕遊接待中心,酒店工作人員稱,案發地點在酒店300米之外,並非網傳的在酒店內。

還有網友發文稱,嫌犯是趙馮馮直播間裏的“榜一大哥”(打賞最多的人),曾在她的直播間打賞十多萬元的禮物。

趙馮馮的婆婆告訴新京報記者,據她所知道的資訊,嫌犯是外地一名40多歲的男粉絲,離異帶著孩子,想通過打賞博取趙馮馮的好感,被拒絕後要求退錢。

高先生也稱,有粉絲在妻子直播時打賞,妻子與粉絲見面後被對方殺害。

有網友爆料稱,趙馮馮在直播時自稱單身,給粉絲造成了誤會。

趙馮馮生前發佈的短視頻中,多是身穿緊身西服披肩髮的形象,部分視頻突出腿的細長。在鄰居的眼中,趙馮馮身材偏瘦,這讓她比實際年齡看起來年輕。趙馮馮遇害後,其家人表示,對直播內容並不知情。

婆婆不知道兒媳婦與粉絲的糾紛,只知道她拍攝短視頻為駕校招生。

趙馮馮出事後,輝縣流傳著她做網紅的收益,有人稱其銀行卡裏就有兩百多萬。但這種説法無人去考證,反而引起更多的猜測。村民根據自己的邏輯推測,“三十多萬粉絲,一個人就打賞十幾萬,肯定不止兩百萬”。

打賞,成為人們口中趙馮馮遇害的禍端。

輝縣“附近”推薦的直播視頻中,網紅博主不時回復粉絲的留言,提醒觀看視頻的粉絲點讚關注,“點亮小紅心(讚)”。部分博主為增長人氣,提醒粉絲打賞。

新京報記者發現,在快手短視頻直播打賞禮物中,最便宜的禮物“棒棒糖”價值一枚快幣,約為0.14元人民幣;價格最高的禮物“終於等到你”,價值28888快幣,約為4127元人民幣。

也有村民觀看過趙馮馮的直播,她坐在鏡頭前和粉絲聊天,回應網友關於駕校和考駕照的問題時熱情開朗,但未見過她向粉絲索要禮物打賞,“説話很甜,(對粉絲)都是喊哥”。

2020年5月,針對未成年人在網路直播平臺因“打賞”帶來的糾紛,最高人民法院出臺指導意見,規定未成年人打賞行為無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文要求,網路秀場直播平臺封禁未成年用戶的打賞功能。對於成年人在直播中的打賞,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曾發文表示,如主播出現違法行為,平臺應將“打賞”返還用戶。

新京報記者查閱裁判文書網發現,成年人直播打賞的糾紛案件中,多地法院將通過網路平臺打賞主播認定為粉絲觀看表演的消費行為。

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新年認為,網路主播在直播過程中,如果為保護隱私隱瞞個人婚姻狀況,存在道德瑕疵。如果主播為吸引粉絲打賞或其他誘導行為虛構個人資料,則涉嫌違法。張新年表示,法律要維護社會的公序良俗,成年人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在粉絲、主播和平臺的行為未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情況下,網路直播中的打賞不應支援退還。

趙馮馮遇害後,她的“豫北女保安”賬號已經沒有內容,顯示“該賬號已重置,暫時無法查看”。但同時短視頻平臺上出現了多個與“豫北女保安”相似的賬號,上面充斥著剪輯過的趙馮馮跳舞的視頻和照片。有的賬號粉絲已上萬,成為新的“網紅”。

新京報記者 聶輝

編輯 袁國禮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