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2021年的熱點新聞,三個副部級新機構的誕生,應為其中之一。

如果説國家鄉村振興局事關全面小康,國家疾控局關注我們的生命健康,那麼國家反壟斷局則與日常生活緊密相關。

可能有人認為,它只是涉及收購、投融資等,離老百姓比較遠。其實並不然,防止資本“任性”,恰恰能夠保護最廣大個體的合法權益。今年以來對各大網際網路平臺呈現出的強監管態勢,即是例證。監管不斷動真格後,效果幾何?

《反壟斷法》的兩個13年

從開始制定,到表決通過,被稱為“經濟憲法”的《反壟斷法》用了13年。頗為巧合的是,從施行到首次“大修”,《反壟斷法》又用了13年。

2021年10月,該修正草案在中國人大網公佈,公開徵求意見的截止時間是11月21日。而就在11月18日,國家反壟斷局正式掛牌。

從商務部、國家發改委、國家工商總局都有反壟斷監管職責,到2018年統一歸集到新成立的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再到國家反壟斷局亮相,反壟斷監管力量逐漸加強,體制機制進一步完善。

無論法律修訂,還是新機構成立,此時密集出現並非偶然。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央會議頻頻釋放出反壟斷的信號。比如今年3月和8月,中央財經委第九次會議和中央深改委第二十一次會議均部署了“充實反壟斷監管力量”的改革任務。

談到如今的反壟斷,就不得不説一説平臺經濟。近年來,由網際網路平臺協調組織資源配置的平臺經濟迅速擴張,網購、網約車等逐步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然而,在推動生産生活便捷高效的同時,平臺經濟一系列沉疴新疾不斷冒出來。比如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搞“二選一”、燒錢搶佔“社區團購”市場、實施“大數據殺熟”“掐尖並購”等壟斷行為。

動真格後的變化:外賣佣金6%-8%

壟斷、限制競爭和不正當競爭,是市場經濟的大敵。市場經濟越發展,公平競爭就越重要。

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保護中小微企業利益,以及消費者合法權益,我國不斷加大平臺反壟斷監管執法力度,打出一系列“組合拳”。

比如在建章立制方面,2021年2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制定發佈《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對平臺經濟壟斷問題進行了有針對性的系統性規範。

在執法實踐方面,相繼查處阿里巴巴、美團“二選一”等重大典型壟斷案件,對45起平臺企業未依法申報案做出頂格處罰,依法禁止虎牙鬥魚並購案,解除網路音樂獨家版權等,讓網友大呼“幹得漂亮”。

上述“出手”收穫了實實在在的效果。以美團一案為例,市場監管總局在罰款的同時,向美團發出《行政指導書》,要求其圍繞完善平臺佣金收費機制等進行全面整改。

此後,美團大力推進“費率透明化改革”,將技術服務費(佣金)和履約服務費完全拆分。佣金主要包括商家資訊展示服務、交易服務等的費用,按比例收取,一般在6%-8%之間。履約服務費包括支付騎手的工資等,只在商家選擇美團配送時才會産生。

上述6%-8%個位數的佣金,相較于主播直播帶貨的佣金(一般為銷售額20%)、網約車平臺服務費(少則20%-25%,有的高達35%)、安卓市場遊戲類應用抽成(一般50%左右)等,可謂處於比較合理的水準。

打開平臺演算法的黑箱

破除平臺企業“贏者通吃”式的壟斷,除了鮮明的“亮劍”態度,還需要破解一個技術困境——演算法。

《反壟斷法》修正草案擬規定,經營者不得濫用數據和演算法、技術、資本優勢以及平臺規則等排除、限制競爭。但在執法過程中,該如何識別和收集證據?

除了加強對執法人員素質和業務能力的培養,平臺企業的公開透明也非常重要。以網約車平臺為例,滴滴官方宣佈,滴滴車主App上線試行“司機收入報告”。試點區域的滴滴司機可以率先體驗透明帳單,乘客支付金額和司機收入金額都一目了然。美團的費率透明化改革之後,商家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每筆費用的計價規則及每筆訂單的支出明細,自主選擇是否使用美團配送。

需要指出的是,打開演算法黑箱並非讓平臺企業公佈源代碼,而是增加透明度,包括履行標示義務、向監管部門報備參數,以及向社會公開參數都是可選擇的方式。

用監管擊碎一家獨大

平臺經濟領域不是法外之地。同樣,反壟斷是為促進平臺經濟健康高效發展。

從宏觀方面講,當前我國市場主體總量已突破1.5億戶,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對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推動高品質發展、促進共同富裕、實現高水準對外開放的重要意義更加凸顯。

從微觀方面講,企業形成壟斷後會利用自己的市場支配地位,隨意定價、一家獨大,最終損害消費者的利益,也損害中小微企業的權益。反壟斷則是制約經營者追逐壟斷利潤,進而保護大家的利益。這樣平臺才能夠幫助行業朝著更加公平普惠、公開透明的方向繼續發展。

平臺企業似乎都喜歡談生態,總認為有了技術、産品、用戶、服務、流量等,就能搞成“閉環體系”。殊不知,網際網路生態最不可缺的一環,正是法律。發展與規範並重,支援與監管齊抓,方能營造更加健康的平臺經濟生態。

如今,伴隨著《反壟斷指南》的出臺、《反壟斷法》的修訂,以及國家反壟斷局的成立,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法律規制各個主體的前提下,健康的平臺經濟生態圈一定能夠塑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