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212家小商戶正面臨訴訟——因為在店裏使用了“潼關肉夾饃”的字樣,他們被潼關肉夾饃協會(以下簡稱協會)起訴,要求數萬元的賠償。如果還要繼續使用“潼關肉夾饃”的標牌,還需再繳納約10萬元的加盟費,以及每年數千元的年費。

這一系列遍及全國的訴訟,有些被法院駁回,但更多的是小商戶被判需要承擔侵權後果。事件引發網路熱議,有網友不解:縣名可以註冊為商標嗎?在潼關肉夾饃協會2015年拿到商標前的小吃店也算侵權嗎?也有網友認為,用“潼關肉夾饃”的名稱做店名,確實已經涉嫌侵權。

有智慧財産權領域律師分析稱,“潼關肉夾饃”作為地理標識商標,是能夠被註冊的,協會的法律操作沒有問題。如涉及侵權,協會也確實有權起訴相關商戶。也有律師認為,潼關縣肉夾饃協會註冊資金僅有5萬元,成立至今的五年內並未對行業發展起到促進作用,即便該協會已註冊相關商標,其提起訴訟表面上有法律依據,但實質上已經違背了地理標誌集體商標設立的初心,有濫用訴權、惡意訴訟之嫌。

11月25日晚,新京報從潼關縣委獲悉,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潼關肉夾饃協會起訴全國上百家小吃店一事,暫時叫停了肉夾饃協會的維權行為。成立了以商務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工信局等多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對此事進行深入調查。

不止212個被告

10月21日,河南洛陽澗西區,老張架了個梯子,拎著一把螺絲刀,哐哐地爬上了自家米皮店的門頭,三兩下把“潼關肉夾饃”前面的“潼關”兩個字撬掉。2021年初,在重新裝修店面以後,他把自家挂了多年的老招牌上的“肉夾饃”改成了“潼關肉夾饃”。結果引來一場官司。

他認為這兩個字並沒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好處,店裏肉夾饃的銷量始終平穩,“之前之後都一樣”。現在,招牌上這兩個字已經沒有了——在接到法院傳票的當天,老張把它們摘了下來。

11月24日,老張的官司一審還沒判決,61歲的他憂心忡忡睡不著覺,“(潼關肉夾饃協會)起訴要我賠好幾萬咧,現在也不知道結果咋樣,我心裏沒個底。”

根據天眼查資訊,狀告老張的原告方、潼關肉夾饃協會目前涉及212條開庭公告,幾乎全是侵害商標權糾紛,被告遍佈全國各地。仍有許多被起訴的店家,目前尚未走到開庭公告這一程式,這意味著,被告不止212個。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高玉飛是極少數在一審中勝訴的商戶。

2018年,高玉飛決定自己開店。因為在呼和浩特吃到過一次潼關肉夾饃,他覺得“一圈一圈有酥饃,脆脆的好吃”,最後決定就賣這個。他還專程去潼關縣上了大約10天的培訓班。“花了5500元學手藝,就奔著這個來的。”

2018年,高玉飛的“王記老潼關肉夾饃”開張。剛開張那年生意還不錯,最高峰時一天能賣出百八十個饃。到了2020年,疫情來了,店裏的生意一落千丈,賣不出幾個錢。到被起訴前夕,生意基本上到了“連本都不夠”的地步。

2021年5月,高玉飛接到了法院的電話。“説我商標侵權被起訴了,我直接不信,覺得是騙子。”直到收到傳票,“我們同行互相之間有交流,我一打聽,呼和浩特的26家潼關肉夾饃店,內蒙古有七八十家,幾乎全都被起訴了。”

高玉飛説,他拉了個群,開始諮詢這案子“有沒有勝訴的希望”。“當時想著如果沒有希望,給錢就完事兒了,但律師説能打。”高玉飛本來打算摘了招牌,聽了這話決定繼續留著,“打輸了就摘,打贏了就不用摘了。”

2021年9月21日,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潼關肉夾饃協會對高玉飛的起訴,目前,協會已上訴至內蒙古自治區高院。

 11月23日,高玉飛的“王記老潼關肉夾饃”店。受訪者供圖

11月23日,高玉飛的“王記老潼關肉夾饃”店。受訪者供圖

從賠償金到加盟費

“我們從去年開始做起訴方面的工作,目前起訴了幾百家(商戶),大部分都被法院支援了訴訟請求。”11月23日,潼關肉夾饃協會工作人員王先生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説,打官司的初衷是“讓潼關縣本地的人有個生活依靠”,“潼關肉夾饃是省級非遺,又是我們本地的特色東西,我們現在每天接到好多投訴電話,但一聽都是投訴外地的店的,和我們根本沒關係,也不受我們管,這怎麼辦?”

王先生稱,所有的訴訟工作均委託律所完成。“我們給律所説得很清楚,必須嚴格按照國家的智慧財産權法跟商標的管理辦法去做。你要用我們的商標可以跟我們商議,協會不會拒絕任何一個想要去合作的事情,但是你必須要經過我們的考核,我們有自己的標準。”

根據工商登記資訊,潼關肉夾饃協會的業務主管單位是潼關縣商業行為管理辦公室,業務範圍包括潼關肉夾饃培訓、推廣、宣傳。在潼關肉夾饃協會的官方公眾號簡介中,“潼關肉夾饃”是由老潼關小吃協會在潼關縣政府及縣就業局的倡導與支援下打造,“全權授權西安完勝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潼關縣盛潼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品牌。

高玉飛的判決書中標明,潼關肉夾饃協會要求高玉飛賠償5萬元,這也是採訪中多名受訪者被起訴要求賠償的金額。有被起訴的商家稱,這筆賠償金的最終數目“可以談”,“最開始説5萬,後來調解説1.8萬,再後來8000也行。協會方面前兩天打電話跟我説,要5000。”

除了賠償金,如果商戶們以後還想繼續賣“潼關肉夾饃”,還有另一筆加盟費的支出。

多名受訪者説,潼關肉夾饃協會要求一次性給99800元的加盟費,然後每年還有管理費,相當於年費。

對於加盟費,上述潼關肉夾饃協會的王先生稱,“價格不高,和市面上的加盟價格差不多”,並表示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加盟費標準。

高玉飛告訴記者,協會還有一個要求,要用他的半成品,“説只有潼關的麵粉、豬肉、水,做出來的才正宗。全國幾百家,潼關鎮也不大,都用他的,産量也跟不上吧?”

10月21日,河南洛陽的老張師傅在收到法院傳票的當天摘掉了門頭上的“潼關”兩字。受訪者供圖

10月21日,河南洛陽的老張師傅在收到法院傳票的當天摘掉了門頭上的“潼關”兩字。受訪者供圖

是“維權”還是“碰瓷”?

肉夾饃是陜西省傳統特色食物之一,其中,潼關肉夾饃的外觀焦黃,內部條紋清晰、層層疊疊,吃起來有酥脆感。

從國家智慧財産權局的商標網上可以查詢到,潼關肉夾饃協會在2015年12月14日註冊了“潼關肉夾饃”這一商標。

河北萬垚律師事務所李珊珊律師的當事人在河北開了一家餐飲店,在被潼關肉夾饃協會起訴後,目前法院支援協會方的部分訴求,判決當事人賠償2.5萬元。

“他們起訴的賠償款是5萬元,我們覺得太高了,目前在上訴。”李珊珊説,當事人因為在自家的餐飲店使用了“潼關肉夾饃”的店招和産品包裝而被起訴,在起訴前,並未收到任何來自協會發的告知或溝通,“通常來説,商標侵權訴訟之前,一般會先發律師函要求下架。”

這場訴訟中,李珊珊的一個抗辯思路是“地理標誌所在範圍內的人可以合理使用”。“我的當事人,家庭成員是潼關縣的人,但這個能否被採納也是爭論點。”李珊珊説,其次,某物來源於某地,特點是由當地的自然因素和人文因素決定,“但做肉夾饃來賣,提供的是餐飲服務,餐飲服務是否能作為地理標誌來保護呢?又從哪些要素來確定它的地理因素呢?”

作為智慧財産權領域的專業律師,四川亞峰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麗認為,潼關肉夾饃協會的法律操作沒有問題:“我國商標保護是先申請原則,誰先申請誰享有權利。協會確實註冊了商標,並且從地理標識類商標的定義來説,這個註冊是有效的。如果其他商家使用了已註冊商標,自然構成侵權。”李麗説,潼關肉夾饃協會本身是否從事肉夾饃的經營活動,不成為影響其擁有該品牌的因素。

也有法律界人士對此表示疑慮。四川仁厚律師事務所李旭律師説,“根據《集體商標、證明商標註冊和管理辦法》,以地理標誌作為集體商標申請註冊的,應當表明其具有監督使用該地理標誌商品的特定品質的能力。”

李旭説,從立法本意講,以地理標誌設立集體商標目的是為了保護地方特色品牌,並促進相關産業文化規範化發展,這就要求註冊機構具有相關能力。“潼關縣肉夾饃協會作為一家註冊資本僅五萬元的機構,其本身能力就存疑,同時通過網際網路搜索,也未能找到其對潼關縣肉夾饃行業制定産品標準、監督産品品質、發展品牌推廣進行過有關行動,除了註冊商標並大範圍起訴之外,成立至今的五年內並未對行業發展起到促進作用。”李旭律師認為,即便該協會已註冊相關商標,其提起訴訟表面上有法律依據,但實質上已經違背了地理標誌集體商標設立的初心,有濫用訴權、惡意訴訟之嫌。

某媒體特約評論員子楓認為,從目前已有的資訊看,“潼關肉夾饃協會”所謂的“維權”,其實站不住腳,更像是一種“碰瓷”。

子楓説,該協會註冊成功的“潼關肉夾饃”商標屬於方便食品的分類,並不適用於餐飲。而且,被告的商戶名,也沒有使用“潼關肉夾饃協會”的商標圖案,而只是店名和産品名稱中有“潼關肉夾饃”字樣,與侵權差了十萬八千里。

子楓認為,商標名稱與商標其實是兩個概念,“潼關肉夾饃協會”可以有自己的商標,但這不代表它佔有“潼關肉夾饃”這個名稱,可以壟斷全中國“潼關肉夾饃”的經營。

據大象新聞報道,11月24日,陜西潼關縣商業局工作人員回應稱,目前此事已經引起關注,潼關縣政府相關領導正在和“潼關肉夾饃協會”的工作人員開會協商。25日,記者多次撥打潼關肉夾饃協會的相關主管單位、潼關縣商業行業管理辦公室電話,截至發稿時無人接聽。

據央視財經消息,11月25日,國家智慧財産權局表示已關注到“潼關肉夾饃”“逍遙鎮胡辣湯”等商標侵權熱點事件,正就此事進行研究。

11月25日晚,新京報從潼關縣委獲悉,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潼關肉夾饃協會起訴全國上百家小吃店一事,暫時叫停了肉夾饃協會的維權行為。成立了以商務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工信局等多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對此事進行深入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