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進行時】浩浩黃河、滾滾長江,祖國的大江大河,習近平一直牽掛於心。新華社《學習進行時》原創品牌欄目“講習所”推出文章,與您一起感受習近平的江河情。

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省東營市考察黃河入海口,實地察看黃河河道水情和黃河三角洲濕地生態環境,了解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等情況。

黃河、長江都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母親河的保護,一直牽動著習近平的心。

江河之行——全程覆蓋,步履堅實

水資源的保護與治理,習近平一直非常關注。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考察調研的足跡行至大江南北、大河上下。他先後來到長江上游、中游、下游,多次召開座談會;他全程深入考察黃河,從源頭到入海口,步履堅實……

2021年5月,習近平在河南考察時來到陶岔渠首樞紐工程,實地察看引水閘運作情況,隨後乘船考察丹江口水庫,聽取有關情況彙報,並察看現場取水水樣。他強調,要從守護生命線的政治高度,切實維護南水北調工程安全、供水安全、水質安全。

2020年5月,習近平在山西察看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和城市環境建設情況時強調,要切實保護好、治理好汾河,再現古晉陽汾河晚渡的美景,讓一泓清水入黃河。

2019年9月,習近平在河南察看黃河的生態保護和堤防建設情況時説,要堅持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統籌推進各項工作,加強協同配合,推動黃河流域高品質發展,創作好新時代的黃河大合唱!

2018年4月,習近平在湖南考察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時強調,絕不容許長江生態環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繼續惡化下去,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里長江!

……

行之所至,察看甚廣。言之所及,思慮甚遠。

江河之策——共抓大保護,推進大治理

習近平曾講過:“‘長江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他談及黃河問題時,曾深刻指出:“表像在黃河,根子在流域。”一次次考察調研中、座談會上,習近平多次為長江、黃河把脈問診。

2016年1月,在重慶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時,習近平鮮明提出,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2019年9月,在鄭州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座談會時,習近平強調,堅持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統籌推進各項工作,加強協同配合,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

“共抓大保護”“推進大治理”,基於這一發展思路,習近平著眼沿岸經濟結構和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他反覆強調,發展經濟不能對資源和生態環境竭澤而漁,生態環境保護也不是捨棄經濟發展而緣木求魚。要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使綠水青山産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

長江、黃河,一江一河支撐了全國一半以上的人口和經濟總量。困擾長江、黃河的問題,很大程度上代表著中國經濟發展遭遇的瓶頸制約。

習近平的江河之策,看的是一江一河的全流域發展,謀的是中國經濟的長遠發展。

江河之情——為子孫後代計,為長遠發展謀

浩浩黃河、滾滾長江,哺育著中華民族燦爛的文明。習近平指出,保護母親河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永續發展的韆鞦大計。

2018年,在湖南嶽陽市君山華龍碼頭,習近平仔細端詳兩幅照片。前一幅污水橫流,分辨不出哪兒是砂石、哪兒是江岸。後一幅,蘆葦鋪綠、水清河晏、江豚騰躍。若不是岸邊同一根桅桿,根本看不出是同一個地方。

兩幅照片,對比鮮明,成為生態修復的一個縮影。

習近平反覆強調,要呵護好我們賴以生存和發展的生態環境,為子孫後代計,為長遠發展謀。

2021年6月,習近平在青海考察時強調,要把三江源保護作為青海生態文明建設的重中之重,承擔好維護生態安全、保護三江源、保護“中華水塔”的重大使命。

2020年11月,習近平在江蘇考察時強調,生態環境投入不是無謂投入、無效投入,而是關係經濟社會高品質發展、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投入。

2019年8月,習近平在甘肅考察時強調,要加強生態環境保護,正確處理開發和保護的關係,加快發展生態産業,構築國家西部生態安全屏障。

……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對長江流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等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他強調,這是全局之計、長遠之計。

正如總書記所説:“生態文明建設並不是説把多少真金白銀捧在手裏,而是為歷史、為子孫後代去做。這些都是要寫入歷史的。要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懷,真正對歷史負責、對民族負責,不能在歷史上留下罵名。”

愛之深,則為之計長遠。

奔騰大江,滔滔長河,見證了總書記心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永續發展的赤子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