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為實現中老鐵路通車,他們在隧道的兩端你追我趕——記建設中老兩國跨國隧道的師徒倆

在中國西南邊陲磨憨小鎮和寮國北部磨丁經濟開發區,由中鐵二局承建、連接中老兩國的跨國隧道已經全線貫通,建設者們目前正緊張地進行景觀施工,以實現2021年年底前通車目標。

這條隧道全長9.59公里,為體現兩國傳統友誼,取名友誼隧道。建設過程中,有一對師徒在隧道兩端,比進度、比品質,你追我趕,只為隧道早日貫通交驗。

師傅潘福平,年過50,施工中,他帶領團隊由國內向國外段掘進;徒弟白小可,負責友誼隧道國外段施工,由國外向國內段掘進。

近30年的一線工作,潘福平已習慣了住山溝、伴大河、鑽洞子的生活。常常在清晨5時,他就習慣性地戴好口罩、安全帽,穿上反光背心,拿上手電,穿上防水鞋,鑽進隧道檢查安全生産情況。

友誼隧道穿越地層均為IV、V級圍岩,主要為泥岩夾砂岩、鹽岩分佈。其中隧道穿越第三係鹽岩地層,洞周鹽層厚度達上百米,局部含鹽量高達80%以上,設計和施工難度均屬國內外罕見。

中國中鐵中老鐵路指揮部指揮長黃宏曾告訴記者,友誼隧道的鹽岩處理是全世界首例,從來沒有遇到過,“但是在中老鐵路,經過施工方和科研機構的共同努力,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而遭遇高侵蝕難題的,主要是徒弟白小可,地質鑽機下探到150米深處,仍然沒有鑽透鹽岩層。“鹽本身就要吸水,吸水就有溶解和結晶,結晶就會膨脹,膨脹對我們這個結構有擠壓作用。鹽岩一旦遇水都有可能溶解,溶解的話背後就會有空洞,導致這個結構下沉,對整個結構危害很大。”白小可説。

為保證工程進度,白小可不僅請教專家,還主動向困難發起“進攻”,“沒有經驗可借鑒,我們就自己搞研究。”白小可説得最多的就是這句話。

但白小可更不會忘記和師傅切磋。施工期間,潘福平和白小可會不時地打個視頻電話,了解對方的工程進展,探討各自遇到的施工難點。

2020年9月,經過1200多名中老兩國建設者歷時1500多天的奮戰,友誼隧道勝利貫通,為中老鐵路順利通車奠定了堅實基礎。

由於防疫需要,潘福平和白小可在隧道貫通時沒能給彼此一個熱烈的擁抱。

“雖然有點遺憾,沒關係,等中老鐵路通車了,我們一起乘上火車,在車裏擁抱!”潘福平日前在視頻裏對白小可説。

但潘福平的期待恐怕要成為又一個“遺憾”了。白小可在視頻裏説:“師傅,我已經到西藏參加川藏鐵路建設了。”

白小可告訴記者,師傅只告訴他要“繼續好好幹”,“是期許,也羨慕吧,師傅他肯定也想上高原”。

“友誼隧道的命名,象徵著中老兩國人民的深厚友誼。”中鐵二局中老鐵路寮國段友誼隧道項目行政經理王曉東日前對記者説,“將中老鐵路建成‘一帶一路’、中老友誼的標誌性工程早已成為中鐵二局建設者們的共識。白小可和他的師傅也不例外。”

(新華社萬象10月21日電記者章建華、朱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