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衛工被寵物嚇倒受傷誰來擔責?

法院判決寵物主人和環衛公司共同賠償

閱讀提示

如今,城市中養寵物的家庭日益增多,寵物外出與戶外工作者發生衝突的事情也並不鮮見。一名正在清掃馬路的環衛工人,被突然衝出的寵物犬嚇倒並骨折,如此情形誰來擔責?在法援律師的幫助下,近日,本案落下帷幕,法院判決寵物主人與環衛公司共同擔責。

律師呼籲,一個城市的清潔美麗,光靠環衛工人的清掃是不夠的,還要市民尊重環衛工人的勞動,養成垃圾分類、遛狗拴繩的好習慣。

55歲的李芹老家在黑龍江省克東縣,2019年初跟丈夫一起來到遼寧省大連市,在一家環衛公司當環衛工。

李芹主要負責街道衛生保潔,工作時間為淩晨4點至下午5點,工資不高且辛苦。兩年前,李芹被狗嚇倒導致小指骨折,醫療費等相關賠償誰來承擔?近日,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考慮到李芹已經從狗主人孫某處獲得賠償5500元,判決大連某環衛公司賠償李芹3680元。

醫療費2760元,律師最低收費5000元

李芹所在的公司環衛工人一多半來自農村,且已經過了退休年齡,由於沒有社保,也沒有特殊技能,只能當環衛工人。李芹和丈夫在大連市甘井子區一個偏僻的地方租了一個不到20平方米的小房,好幾家共用一個衛生間,為了能夠攢點錢,每天天不亮就騎自行車趕往自己所在的清潔區。

2019年4月26日13時30分,李芹在甘井子區金二街掃馬路時,突然一條黑狗衝出小區向李芹撲來。當時她被嚇蒙了,下意識地用手中的掃把去擋,沒想到狗主人孫某生氣了,為了護狗還推搡她。李芹為了躲閃,身體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左手小指骨折。

事情發生後,當地派出所進行了調查,認定居民孫某飼養的狗有狗證和免疫證,符合相關養犬規定;李芹的右手小指骨折是因為她躲閃狗身體失衡摔倒造成的,與孫某推搡她無關,雖然狗主人孫某在遛狗時未拴繩,但事發後狗主人孫某向李芹賠禮道歉,表示願意賠償李芹的損失,考慮到李芹的傷情輕微,未對孫某給予行政處罰。

李芹沒有住院,只是在大連市第三人民醫院門診治療了兩個月,支出醫療費2760元。李芹到單位附近一家律師事務所諮詢,接待的律師説,李芹的情況可以向單位主張工傷待遇,也可以直接起訴狗主人孫某。但李芹的醫療費、護理費、營養費和誤工費加起來不到1萬元,而律師代理一個民事案子最低收費5000元,讓她考慮是否請律師代理。

“咱一個外地人,在大連人生地不熟的,打官司不容易,只要人沒事就行,這2000多元醫療費和兩個月誤工費就算了。”李芹丈夫説。

公益律師來幫忙,先向寵物主人索賠

2020年春節前,大連市法律援助中心組織法律援助律師到環衛公司慰問。李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大連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員。

雖然李芹的官司小,索賠額不高,但大連市法律援助中心對李芹的事非常重視,當即決定提供法律援助,指派大連市農民工維權律師團團長、北京市盈科(大連)律師事務所的王金海律師為李芹提供法律援助,同時還贈給李芹一條橘紅色的羊毛圍巾,讓她在工作中保暖,同時還能起到警示作用,對自身安全也有一定保障。

在徵得李芹的同意後,王金海律師代理李芹將狗的主人孫某起訴到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以孫某遛狗不拴繩,導致李芹受驚嚇摔倒受傷造成的損失給予賠償。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孫某對自己遛狗未拴繩造成李芹受驚嚇摔倒受傷一事無異議,並當庭向李芹賠禮道歉,孫某還認為,李芹是在工作中受到傷害,屬於工傷,願意對李芹在獲得工傷待遇之外給予一定補償。

2020年3月8日,在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主審法官劉麗娜的耐心調解下,李芹與孫某達成調解意見,孫某當庭賠償李芹5500元。

考慮到李芹是在工作中受到的傷害,王金海律師又代理李芹到甘井子區勞動人事和社會保障局申請工傷認定,但李芹因為超過退休年齡,未被認定為工傷。今年春節後,王金海律師找到李芹商量,像她這種情況,雖然因年齡原因沒有認定為工傷,但可以按提供勞務者受害糾紛,起訴單位,再讓法院委託作一個司法鑒定,鑒定一下傷後護理、營養和誤工時間,然後再主張工傷待遇。

因工作中受傷,再向環衛公司索賠

李芹同意了王金海律師的意見,大連市法律援助中心再次指派王金海律師擔任李芹的法律援助律師,將某環衛公司起訴到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法院受理李芹的起訴後,委託遼寧學苑法醫司法鑒定中心對李芹的傷情進行鑒定,結論為傷後誤工兩個月,護理期15天,營養補償時間為15天。

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後認為,李芹是在工作中因躲閃狗摔倒受傷,作為僱主某環衛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考慮到李芹已經從狗主人孫某處獲得賠償5500元,某環衛公司還應當對李芹的合理損失給予賠償。

今年9月28日,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判決環衛公司賠償李芹損失3680元。案件受理費、鑒定費全部由環衛公司承擔。

李芹接到判決後非常感動,“沒想到政府對我們環衛工人這麼重視,安排法律援助律師幫助自己打贏了官司。雖然自己的賠償額度不大,但沒有法律援助肯定會放棄打官司,可如果不打官司,自己心裏總是感覺堵得慌”。

王金海律師呼籲説,一個城市的清潔美麗,光靠環衛工人的清掃是不夠的,還要市民都尊重環衛工人的勞動,養成垃圾分類、遛狗拴繩的好習慣。

(李芹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