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西藏移民管理警察的戍邊衛國夢

  圖為民警關天文正在對尼方來車駕駛室進行檢查。 鄒興國 攝

中新網日喀則聶拉木10月19日電 (索朗次仁)太爺爺曾是一名紅軍戰士,爺爺和父親也曾是一名武警戰士,關天文出生於這樣的家庭,從小就對戎裝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

“爺爺臨終前,反覆囑咐我,一定要當兵,一定要當為國奉獻的好兵。”懷揣著長輩的囑託,2007年12月,關天文如願以償,成為了西藏公安邊防總隊(現西藏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的一名邊防戰士。

  圖為民警關天文正在努力學習邊檢業務知識。 鄒興國 攝

入伍後的5個月,關天文被選拔到珠峰執勤點參與護送奧運聖火登頂珠峰安保任務,駐地5000多米的海拔,每天要在狂風漫卷、紫外線強烈的戶外巡邏。時間不長,他變成了一個精幹的黑小夥,臉上露出了高原紅,這樣的經歷讓他明白堅守背後的意義,“只有真正站立在邊境,才會明白什麼是祖國;只有經歷過肆虐的風沙,忍受過漫漫孤寂,才知道什麼是使命榮光。”

一顆戍邊衛國的種子就這樣在他心裏紮根萌發。

  圖為關天文與三道拐執勤民警巡邏踏查途中。 鄒興國 攝

2008年8月,關天文被分配到了聶拉木邊防檢查站增援,他回憶道:“當時聯檢大樓裏,高峰期一天到晚都排著6路長隊的候檢遊客,要一直從白天驗放到晚上才算結束。”維護完一整天的秩序,關天文衣服後面都是一塊塊不規則的汗漬印。

除此之外,他還在蛇蟲、螞蟥、黑熊隱匿的口岸叢林裏巡邏設伏,打擊各類跨境違法犯罪活動,他説:“當時曾有人揚言,要重金收買我的人頭。”

犯罪分子的囂張氣焰,讓關天文更堅定了守好邊境的信念,“越是艱險越向前,作為國門衛士就要堅決守護好祖國的大門,絕不允許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現違法犯罪。”

  圖為關天文正在擦拭53號界碑。 鄒興國 攝

在這裡,他認識到橄欖綠不僅是帥氣十足,更是承載了如磐石的重任,需要盡心盡責、無怨無悔。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樟木口岸漫天沙塵,落石從山頂滾滾而下,駐地民眾驚慌不知所措,現場一片混亂。

關天文説:“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自己也很害怕,但是看到那些四處求救的民眾,我突然就鼓起了勇氣。”

他帶領中隊和另外兩個業務科室把200余名遊客集中到營區裏的訓練場,並組成50余人的人墻,圍在四週,防止他們被落石砸傷。

  圖為關天文為大家講解53號界碑的歷史。 鄒興國 攝

震後4天,樟木口岸滯留的遊客和鎮上居民全部撤離,這裡成為一座空城。關天文和他的9名戰友毫不猶豫請求下到樟木口岸友誼橋頭的空地駐守,原本計劃4月下旬休假回家,陪護愛人生産也因此取消。

2015年5月10日,兒子平安降臨。借助通信應急救援車,關天文和愛人微信視頻見到了日思夜盼的兒子,“沒想到與兒子第一次見面,竟然是在網路上,遠隔3000多公里。”

地震後的2年多時間裏,關天文一直堅守在友誼橋。他説:“沒有在這裡待過的人,是不能理解每天站在國門前的榮譽和自豪。”

2019年1月1日,關天文脫下軍裝,換上警服,成為了第一代移民管理警察,“我的青春都在樟木,邊境線上的每條小道我都走過,沒有人比我更熟悉樟木口岸,我已經離不開這裡了。”

作為一名轉改新警,關天文積極向老檢查員學習,掌握資訊錄入、證件鑒別、人像比對等專業知識,取得了大專學歷,通過了執法資格考試。他説:“沒有人生來就會,只要肯學,願意去學,都不會晚。我的目標是把學歷提升至本科,把能力提升到各項工作任務難不倒我,無愧於這身警服承載的使命擔當。”

堅守國門至今已14年,關天文內心一直懷揣著爺爺的囑託,初心未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