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10月18日上午,美國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去世,終年84歲。

鮑威爾的家人當天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聲明稱,鮑威爾是因為新冠病毒感染導致的並發癥去世的,此前他已經完成新冠疫苗接種。

“我們失去了一位了不起的、充滿愛心的丈夫、父親、祖父。”聲明稱。

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評價稱,作為美國第一位黑人國務卿,鮑威爾在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幫助塑造了美國的外交政策。他曾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成為美國首位黑人總統的競爭者之一,至今仍然是美國歷史上最受歡迎、最成功的黑人之一。 

BBC則評價稱,鮑威爾的人生是一個“標誌性的美國成功故事”,作為非裔移民後代,鮑威爾登上了美國軍事、外交領域的最高職務,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非裔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第一位非裔國務卿。

35年的軍人生涯

1937年4月5日,科林·鮑威爾出生於美國紐約,他的父母是來自牙買加的移民。1958年,鮑威爾在紐約城市學院獲得地質學學士學位。

在校學習期間,鮑威爾就參加了後備軍官訓練隊,畢業後被授予少尉軍銜。此後,鮑威爾開始了35年的職業軍人生涯,並一路升至四星上將。

1962年至1969年間,鮑威爾曾兩次被派到越南參加戰爭。他後來在自傳中稱,越南戰爭一直是他的噩夢,他認為當時的領導是無效的。

越戰之後,鮑威爾開始到五角大樓任職。1987年12月至1989年1月,鮑威爾出任裏根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美國第一位非裔國家安全顧問。

1989年10月至1993年9月,鮑威爾被喬治·布希總統任命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這是美國國防部最高軍職。走馬上任之時,鮑威爾年僅52歲,是美國最年輕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同時也是第一位出任這一職務的非裔美國人。

在此期間,鮑威爾參與了諸多著名的軍事行動,包括1989年的巴拿馬行動、1991年的海灣戰爭以及美國在索馬利亞的人道主義干預。

CNN稱,在海灣戰爭勝利後,鮑威爾的全國支援率飆升,他一度被認為是一個“國家英雄”。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他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成為美國首位黑人總統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紐約時報》稱,在擔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之時,鮑威爾和時任國防部長切尼重塑了美國冷戰後的軍隊,併為美國軍事行動打上了鮮明的“鮑威爾主義”烙印,即擁有明確的政治目標和廣泛的公眾支援,用果斷的、壓倒性的軍事力量擊敗敵軍。

鮑威爾2000年代之初在接受CNN採訪時曾表示,“我喜歡軍隊的結構和紀律……穿上制服我感覺與眾不同,其他時候我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美國首位黑人國務卿

“鮑威爾是一個能文能武的人。老布希政府內,他曾出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到小布希上任後,他又成為美國第一位非裔國務卿。”中國社科院美國所研究員劉衛東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

事實上,從軍隊退役後的鮑威爾已經是美國最受歡迎的公眾人物之一。1996年美國大選前,許多人認為鮑威爾應該會參加當年的大選。但他最終放棄參選,稱對選舉政治“缺乏熱情”。

2000年的美國大選期間,鮑威爾再次被鼓勵參選,但他轉而公開支援小布希。據CNN報道,鮑威爾在當年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言稱,小布希將“幫助彌合美國的種族分歧”。

隨後,鮑威爾順理成章進入小布希內閣,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非裔國務卿。

劉衛東稱,總的來説,鮑威爾是一個比較務實理性的外交官。“在小布希政府時期,新保守主義佔據優勢,當時的副總統切尼、防長拉姆斯菲爾德、副防長沃爾福威茨等人都是鷹派代表,非常好戰。他們某種程度上‘綁架’了小布希,只有鮑威爾還相對理性,希望在聯合國安理會的框架內採取行動,只是他的意見最後未被採納”。

事實上,鮑威爾出任國務卿的4年,正好是美國外交、軍事最為動蕩的一個時期。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發動了阿富汗戰爭,開啟了一場全球“反恐戰爭”。而作為美國最高外交官,鮑威爾的職責是協調美國和盟友的關係,以確保一個穩定的反恐聯盟。

鮑威爾參與的另一項最廣為人知的行動則是伊拉克戰爭。2003年2月,鮑威爾在聯合國安理會發表演講,就美國出兵伊拉克的理由進行闡釋。

他在演講中提出了美國情報界所説的“證據”,即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他發出警告稱,“薩達姆·侯賽因(伊拉克第五任總統)擁有生化武器,並且有能力生産更多的生化武器”。

CNN稱,這個演講是鮑威爾職業生涯中一個難以抹去的“污點”。鮑威爾演講六周後,美國在未獲得聯合國許可的情況下進攻了伊拉克。但是,戰爭結束後,美國經徹底搜查,並未發現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任何證據。

鮑威爾本人後來曾多次提到這次聯合國演講,稱對此“很後悔”,而他當時的演講“毫無疑問影響了公眾輿論”。他在2012年的回憶錄中曾這樣説道,“這絕不是我的第一次失敗,但這是我最重大的失敗之一,也是影響最廣泛的失敗之一”。

中間派共和黨人、實用主義者

2005年卸任國務卿之後,鮑威爾退出公眾視野。之後,他加入了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Kleiner Perkins,出任戰略顧問直至去世。

雖然鮑威爾此後並未出任公職,但他對於美國政治仍然有著相當的影響力。路透社評價稱,鮑威爾是一位中間派共和黨人、一名實用主義者。

2008年美國大選前,作為共和黨人的鮑威爾選擇支援民主黨候選人貝拉克·奧巴馬,稱奧巴馬具有“鼓舞人心的能力”,是一位“變革性人物”。奧巴馬在當年的大選中獲勝,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非裔總統。

2012年,鮑威爾繼續支援奧巴馬爭取連任。到2016年,鮑威爾仍然支援了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裏·克林頓,而非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特朗普贏得大選後,鮑威爾仍多次公開譴責特朗普。

在2020年大選期間,鮑威爾公開支援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他當時表示,特朗普總統背離了憲法,“我今年肯定不會以任何形式支援特朗普總統”。在2021年1月初的國會山暴亂後,鮑威爾甚至表示,他不再認為自己是共和黨人了。他對CNN表示,“我只是一個公民,只關注我的國家,不關心政黨”。

劉衛東稱,鮑威爾屬於穩健派、建制派的代表,在特朗普政府時期,曾多次公開批評特朗普,也仍然具有相當的影響力。

據《衛報》報道,美國前總統小布希18日在一份聲明中稱,鮑威爾“是一位偉大的公務人員”,“他非常受總統們的喜愛,因此兩次獲得了總統自由勳章。他在國內外都備受尊敬”。

鮑威爾和妻子阿爾瑪·維維安·約翰遜於1962年結婚,兩人育有1子2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