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10月14日電(國際觀察)假市場之名 行利己之實——解構美式“市場經濟”霸道雙標

新華社記者樊宇

美國慣以“市場經濟捍衛者”自居,動輒對別國指手畫腳,現實中卻奉行“美國優先”,漠視市場經濟規則,隨意揮舞關稅大棒、為自由貿易設障,給外來投資築墻、擾亂全球産業鏈,成為世界經濟的“麻煩製造者”和“秩序破壞者”。

美國違背市場規律逆全球共識

市場經濟以規則為準繩,而美國卻打著“規則”“秩序”的幌子,將國內法淩駕於國際規則之上,濫用貿易保護工具,挑起貿易摩擦,不僅新興經濟體,就連歐盟和加拿大等盟友也成為美方打壓對象。

為追求“美國優先”,美國政府無視全球共識,逼停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制,企圖將國際貿易拉回“叢林時代”,遭到美國國內各界及國際社會批評。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出,世界缺乏安全的爭端解決程式,貿易被拖入地緣政治博弈的風險已經上升。去年9月,約3500家美國公司在美國國際貿易法院起訴美國政府,要求法院裁決美政府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非法”。面對美國的貿易霸淩行徑,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挪威、印度、中國、俄羅斯均訴諸世貿組織,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市場經濟的活力源於對市場主體經營、投資決策的尊重,美國卻濫用“國家安全”概念,恣意出臺禁令、動用國家力量打壓他國企業。

市場經濟的活力源於有效的資源配置和分工合作,但跨國投資和生産卻受到美國強行干擾。美國收緊投資審查,對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外資企業投資設障,先後否決了多起外資並購交易。美國《華爾街日報》評論説,由美國財政部牽頭的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手握海外公司收購生殺大權,已成為打壓中國的重要工具。出於對半導體等所謂關鍵産品供應鏈風險的擔憂,美國想構造國內供應鏈實現生産本地化;出於對製造業回流的偏執,“購買美國貨”條款不斷強化,他國優質産品流向美國市場的通道被卡頻頻發生。

美國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院長傑弗裏·加雷特表示,新冠疫情發生後,要求縮短供應鏈以強化供應鏈“韌性”的呼聲增大,但若讓産品完全“美國製造”,其成本“令人生畏”。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瑪麗·洛夫莉認為,降低供應鏈風險的關鍵之一在於建立可信賴的多元化供應鏈,而不是一味追求將供應鏈轉移回美國。

破壞公平、扭曲競爭,美國不僅不能實現“美國優先”,反而會增加美國企業和消費者成本,侵蝕經濟全球化發展之基,削弱世界經濟穩定增長之源。

中國以開放合作促全球共贏

與美國踐踏國際規則、擾亂世界經貿秩序、肆意“脫鉤”“斷鏈”不同,中國支援多邊主義,支援全球化進程和公平競爭,為全球經濟合作與發展提供動力。

中國積極對接國際經貿規則,持續優化營商環境,給企業帶來穩定預期。中國實施外商投資法和相關配套法規,進一步縮減了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德國法蘭克福金融與管理學院教授勒歇爾表示,中國一方面加強內部市場建設、改善營商環境,另一方面繼續擴大對外開放,這將進一步吸引投資者進入中國,抓住中國市場發展機遇。

中國秉持互利共贏理念,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服貿會、進博會、消博會成為中國與世界共用機遇的新平臺,“一帶一路”在合作中不斷發展,成為互聯互通的重要紐帶。面對貿易保護主義逆風,中國堅持與各國攜手發展。去年11月,《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正式簽署。中國如今已成為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對很多跨國公司來説,中國已成為其全球利潤增長的“主引擎”。

中國始終是吸引全球投資的沃土。在中國經濟持續穩定恢復、新發展格局加快構建的背景下,跨國資本投資中國熱情不減,今年1至8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22.3%;中國歐盟商會調查顯示,60%的受訪企業計劃今年擴大在華業務規模;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調查顯示,近7成受訪企業對中國市場未來5年商業前景感到樂觀。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認為,市場經濟並不存在“黃金標準”,而是各國根據自身情況在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之間尋找平衡點,中國一直在持續推進市場化改革中實現經濟發展,而美式經濟價值觀則因市場失靈造成政治分裂與社會撕裂而備受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