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印兩軍第十三輪軍長級會談不歡而散。中方西部戰區發言人明確指出“印方仍堅持不合理也不切實際的要求”以及“希望印方不要誤判形勢”。這是第六輪軍長級會談之後,中印第二次就會談情況發表口徑不同的聲明(上次是第十一輪),也是中方對印方“仍堅持不合理也不切實際的要求”批評最為強烈的一次。從印度輿論近期對中印邊境事態的新一輪炒作,再到印度軍政部門在談判中的反反覆復、漫天要價,表明印度並未真正將談判作為緩和局勢、解決問題的途徑,而是作為對華示強、謀求不合理訴求最大化的工具。

那麼,印度究竟對形勢存在哪些“誤判”?其在邊境問題上不斷示強、不願妥協的“心魔”又是什麼?

一是高估了中美戰略競爭為其提供的漁翁得利之機。

自從在1962年中國對印自衛反擊戰中戰敗以來,印度戰略界就在尋求依靠外力制衡中國,而美國始終是印度試圖依靠的首選目標。

只不過在冷戰大格局下,美國全球戰略的焦點是蘇聯,對與蘇聯關係密切的印度態度曖昧;特別是20世紀70年代中美關係改善之後,印度在美國對華戰略中的價值下降,印度也更加倒向蘇聯。冷戰結束後,印度一度尋求與包括中美在內的主要力量搞好關係,不願過於明顯地選邊站。但近年來隨著美國將中國定性為戰略競爭者,印度認為“機會來了”,既可以通過向美國兜售自身制衡中國的價值而謀得利益,也可以借助美國的支援撐腰提高與中國競爭的能力。

此番印度在邊境問題上的強硬,難道與印度領導人9月底訪美並參加美日印澳四邊峰會毫無關係嗎?

二是低估了中國維護國家主權的決心、意志和能力。

印度戰略界不少人認為,印度當前面臨的國際環境較中國更為優越;中國承受著美國的戰略打壓,而印度則在國際舞臺和主要大國間長袖善舞。在此情況下,印度傾向於認為不管其如何折騰,中國都不會也不能拿它怎樣,因為中國需要“拉住穩住印度”。誠然,中國希望與印度發展穩定、良好的雙邊關係,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會縱容印度的得寸進尺,更不意味著中國會在領土主權的核心利益方面做出絲毫讓步。

三是迷失了自己在邊境問題上的利益訴求。

雖然對印度“不合理也不切實際的要求”沒有官方説法,但通過梳理印度官方表態和輿論報道可以發現,印度頑固要求中方恢復所謂的2020年4月之前的狀態,而這等於否認中方在本國領土上進行的基礎設施建設。

如果按照印度的邏輯,中方是否要以1959年11月7日的實控線作為談判基礎?是否要以印度廢除所謂的“阿魯納恰爾邦”(我藏南地區)以及2019年成立的“拉達克中央直轄區”“克什米爾中央直轄區”為談判前提?

顯然,印度沒弄清楚其在邊境問題上的“利益邊界”,仍在搞尼赫魯時期就已被證明錯誤的“蠶食政策”“前進政策”。邊境問題是阻礙中印關係改善的最大障礙。印度執拗于在邊境問題上對華示強,不僅會對兩國民眾的彼此認知造成深遠負面影響,阻礙雙邊關係總體發展,也將給印度自身的國家安全和發展造成傷害。

從底線思維的角度看,如果無法擺脫在中印邊境問題上的“心魔”,印度就難以實現其“大國夢”。最顯而易見的代價,是印度在中印邊境投入大量本可用於促進國內發展的資源,從而導致國家資源的無謂消耗。

2020年加勒萬河谷衝突之後,印度將大量軍事力量部署到中印邊境一線,同時加大軍備採購力度,給印度在財力、人力、物力上造成巨大消耗。印度經濟本已因過去幾年政府的任性改革、2020年以來的新冠疫情衝擊而陷入困境,而印度政府卻繼續加大邊境地區軍事部署的“非生産性”消耗,這無疑會進一步擠佔經濟社會領域的可用資源,使印度經濟需上加霜。

如果考慮到印度還需要在巴基斯坦方向投入大量軍力,那麼印度因為本國對外政策強硬而導致的無謂資源消耗則更大。此外,印度軍費大約75%流向軍人工資、津貼、武器維護等日常消耗,在中印邊境消耗大量軍事資源也將擠佔其武器裝備現代化的能力,損害其長遠的軍事現代化進程。

印度本應統籌安全與發展,但對華過度示強有可能使其既無法贏得安全,也無力促進發展。最具戰略性的代價,是印度被美國的對華戰略捆綁,但最終落得被拋棄的下場。

近年來,印度高層和戰略界不斷釋放“借美制華”“聯美遏華”信號,在政策實踐上也不斷強化與美國的防務安全合作。

這會導致兩方面的嚴重後果:一是印度與中國的關係陷入僵局,印度還從與中國對抗的角度處理其與鄰國關係,從而實質性地惡化印度的周邊安全環境;二是印度過度押注美國,但美國對外政策始終是“美國第一”,印度有可能因美國政策的調整而淪為“戰略棄子”。

最不願看到的代價,是印度對華挑釁引發擦槍走火乃至軍事衝突,從而對印度國內政治和外部環境造成嚴重衝擊。

中國希望與印度共同維護邊境地區和平安寧,但從去年加勒萬河谷衝突印軍暴力襲擊中方官兵、再到後來發生的印軍朝天鳴槍威懾中方官兵的做法看,印度正在改變其處理中印邊境對峙事件的做法,其在邊境地區的行動冒險性更強。

前幾年,印度曾對巴基斯坦搞越境“外科手術式”軍事行動,這與其在中印邊境問題上的強硬立場一脈相承,讓人擔心印度會不會搞“軍事冒險主義”。

尼赫魯時期,印度曾誤判中國維護主權的決心和意志,搞所謂的“前進政策”,其結果是引發中國的對印自衛反擊戰,尼赫魯本人的政治生涯也遭遇災難性影響。以史為鑒,如果印度在邊境地區做出可能導致誤判、引發擦槍走火乃至更嚴重事態的行為,印方又是否做好了承受後果的準備?

執筆/樓春豪,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南亞研究所副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