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經濟説

“燙手山芋”?二手大件傢具如何才能“有家可歸”

大件傢具回收成為社會經濟進步中“成長的煩惱”,其回收利用是一個必然趨勢。政府應通過相應的政策,統籌建立大件傢具回收利用的完整鏈條。

——————————

賣不上價,棄之“無門”,反被“收費”……隨著垃圾分類工作不斷縱深推進,大件傢具的處理似乎成了一些人手中的“燙手山芋”。

隨著人們生活水準不斷提高,對生活的品質要求越來越高,傢具迭代升級的速度不斷加快。然而,在不少地區,大件垃圾需要單獨投放,廢舊傢具何去何從成了擺在很多人面前的一道難題。

居民乘夜偷扔傢具

“晚上偷偷放出去,環衛幫忙弄走了。”家住北京市豐台區的劉潼(化名)想把家裏的一件廢舊傢具放到小區的垃圾分類點,卻被告知該地無法存放,他找不到專門的存放點。於是,他便乘著夜色將舊傢具放到了小區外面,不久後,該傢具便被運走了。他説:“得晚上弄出去,(讓人)看見了,得讓你拉走。”

在個別地區,廢舊傢具等大件垃圾的亂堆亂放情況並不鮮見。據貴州興義市綜合行政執法局通報,今年8月以來,各分局共計制止亂堆亂放行為85起,其中裝修垃圾、大件舊傢具等對街面形象造成的影響較為突出。執法人員要求立即整改,並第一時間聯繫環衛部門清理無人管理的垃圾。

針對居民距離大件垃圾存放點遠、自行搬運難、缺乏處理時間等問題,“代扔”服務逐漸興起。

早前,長期從事二手傢具回收的清理哥創始人王偉發現,居民有一些沒有回收價值、但急需處理的大件物品,起初,他會在回收時順帶著幫忙處理。2019年,隨著這類情況越來越多,他便專門做起了大件垃圾清運的生意。

據他介紹,清理人員1天大概能接到7-8單,每單的價格從幾十元到100元不等,可能還會外加一定的搬運費。清運的東西中沙發、床墊比較多,他發現,選擇清運的人家很多住在沒有電梯的樓宇,“不好幹的活,人家才找人。”

易代扔垃圾分類回收平臺市場部經理林浩斌表示,2019年,大件傢具回收業務剛在上海市徐匯區湖南路街上線時,訂單量就出現了快速增長。他介紹,目前,平臺“代扔”的主要群體是小區的年輕人,年齡在20-45歲之間,回收最多的是床和床墊,每單的費用約為130元。

不同公司的代扔費差異較大。在上海從事大件垃圾到府清運工作的李師傅表示,回收一套沙發(1個3人座沙發、2個單人座沙發)需要600元。另一位在北京從事垃圾清運的李師傅表示,清運1個3人座的布藝沙發和1個5人座布藝沙發需要800元。

當前在部分地區實行大件垃圾免費到府清運。在更多地方,不論是自行清運,還是選擇“官方”清運途徑,或多或少都需要付費。很多人無法接受為此付費,極個別人選擇了亂扔或偷扔。

回收成本可能比買新傢具還高

大件傢具的清運和回收往往聯繫在一起,把傢具拉到指定地點後,便開始拆解、分類。拆出來的木材、鐵絲等進入相應的回收體系,海綿、廢舊布料等進入垃圾處理體系。

王偉介紹,一般情況下,一套傢具的拆解時間約為20-30分鐘,可回收的部分往往較少。以廢舊床墊為例,其中可賣的部分主要為鐵絲,比較好的情況下能賣三五元。

大件傢具回收清運的成本主要有場地費、車費和人力成本以及垃圾處理費等。

“有時,回收一個舊傢具的綜合成本甚至比購買一個新傢具還貴。”王偉説。比如,在某電商平臺購買一個新的非知名品牌的3人座布沙發需要300元,而回收一個類似的成本可能更高。王偉明顯感覺到,北京的二手家居市場的利潤空間似乎在不斷被“擠壓”。他説:“不像2020年以前那麼好幹了。”

來自北京的李師傅表示,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一些北京的二手傢具市場關閉了,不少傢具到現在都沒賣掉。

在王偉看來,一方面,當前,北京市民大部分還是選擇購買新傢具;另一方面,北京的二手傢具市場不斷在往外延伸,向河北等地拓展。

王偉回收傢具的放置點已經從最早的北京四環搬到六環邊上,運輸費用也在不斷攀升,每向外多走1公里,就多消耗1元油費。

隨之而來的是,不少清運公司對回收或清運的東西比較“挑剔”,更願意選擇成套、成色好、木質或者皮質的傢具進行回收,這類傢具可以直接進入二手市場。

其中,北京一家大件垃圾清運公司的王先生表示,關於布藝沙發的回收,需要視沙發的具體情況而定,能賣上錢就收,“賣不上錢,你找別人去吧。”

建立大件傢具回收利用全鏈條

當前,在一些人口比較密集的城市,廢舊傢具的産生量比較大,相應的回收處理的需求也在增加。

然而,一邊是居民不願為傢具回收付費,另一邊是回收成本居高不下,需要進一步提高回收處理的積極性。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表示,當前,大件傢具回收是社會經濟進步中“成長的煩惱”。社會發展進入到一個階段,很多國家都會面臨類似的問題。這也恰恰説明我國經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發展,居民消費水準在不斷升級。

大件傢具回收利用是一個必然趨勢。劉建國建議,政府通過相應的政策,統籌建立覆蓋投放-運輸-集中拆解-再利用的大件傢具回收利用的完整鏈條。即在居民小區設置大件傢具投放點,解決好中間環節的運輸、拆解的地方,也要解決好拆解後的處理問題,解決好垃圾處理和迴圈再利用之間的關係。

同時,劉建國表示,鏈條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涉及成本問題,還要建立一個資金保障機制。從環境治理的基本原則來看,一般來説是産生者負責,污染者付費。居民作為産生者,可以在運輸端支付一定的費用。

劉建國提醒,要注意提高廢舊傢具回收利用的效率。這樣,前端有産生者付費,後端再打開部分市場,整個系統的收入會增加,成本就會相應降低。

事實上,北京、上海、福建等多地已出臺了不少措施,如建立大件垃圾存放點、垃圾清運隊、大件垃圾處理中心等。其中,上海設有專門回收大件傢具的垃圾轉机站;福建福州上線了大件垃圾回收網約平臺,市民可自行投放,也可通過預約到府;山西晉源區盡力將垃圾清運隊的電話通知到每一個小區的物業。

居民端也在主動讓廢舊傢具進入迴圈利用的體系,有人將目光瞄準了二手交易平臺。在某二手平臺上,以0.01元或者0.1元出售品牌二手沙發的情況並不少,買家到府自提。一些老舊小區休閒配套設施不足,將廢棄的大件傢具加以修繕從而為居民休憩所用。

在林浩斌看來,還需要進一步考慮如何降低居民端的費用。他表示,大件傢具屬於低值可回收物,如果訂單密度足夠大,城市的處置後端建設越完善的情況下,可以進一步降低成本,從而為居民謀福利。

為降低老百姓的清運成本,日前,北京部分街道、社區開啟了“拼單清運”,等堆放垃圾足夠填滿一輛清運車時,再統一拉至轉机站進行分類處理。

大件傢具回收利用鏈條建設任重道遠,當前,各地紛紛發力,仍在不斷地探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