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青少年模式需家長平臺協同配合

對話人

陜西師範大學網路與新媒體系主任 郭 棟

上海恒衍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蔣 靜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産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 鄭 寧

北京觀韜中茂律師事務所智慧財産權業務線副主任、高級合夥人  李洪江

《法治日報》記者         韓丹東

《法治日報》實習生        衛垚旭

記者:對於各大應用程式上線的青少年模式,您如何評價?

鄭寧:目前,我國網民中未成年網民比例很高。青少年由於好奇心強、辨別力和自控力較弱,容易沉迷網路,影響學業和身心健康。因此,青少年保護模式的推出對於促進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具有積極意義:青少年模式優化內容池,提供健康向上的優質內容,避免了未成年人被違法不良資訊誤導,有助於他們樹立正確的三觀,同時最大程度保護未成年人的隱私和個人資訊;青少年模式對於時間管理和許可權管理功能的設置能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路,保障其身心健康;對於消費功能的管理,也能預防未成年人天價打賞的行為,保護其財産權。

李洪江:視頻軟體的青少年模式不僅從使用時間上進行了限制,還對功能進行了限制。這些措施結合了青少年的成長特點以及手機使用習慣,能夠有針對性地限制青少年使用手機的方式,不僅能夠防止青少年沉迷網路,還能向青少年提供有益的資訊,營造健康的網路環境。

記者:當前,青少年模式主要存在哪些問題?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一些網友呼籲的,所有應用程式應該通過實名認證強制開啟青少年模式?

郭棟:目前存在的問題主要是落實不力,一些短視頻平臺儘管有青少年模式,可是形同虛設。任何用戶使用這些短視頻平臺,都可以對提示的青少年模式置之不理,能夠輕易規避這種模式的限制,使得該模式失去了本來應該對青少年承擔的保護作用。

就目前實踐的狀況來看,僅僅依靠市場的力量無法解決其自身所出現的問題,所以部分應用程式應該採取實名制。早在2012年,就已經出臺了關於實名認證的規範性文件,因此現在需要討論的是實名制實施後,如何既能保護用戶個人資訊,同時又能呵護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毫無疑問,企業應該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不能用實名資訊來侵犯用戶的個人隱私權,這一點要特別警惕。同時,也要求政府部門對資本力量加以節制,尤其是對具有壟斷性質的網際網路企業。

蔣靜:目前而言,青少年模式並不能完全解決未成年人的上網風險。隨著時代的進步,未成年人擅長使用智慧手機,也十分了解網際網路技術,很多青少年有能力破解青少年模式。同時,家長對於青少年模式的認知度尚有欠缺,不少父母因為工作繁忙而忽視了孩子使用網際網路的情況。

我個人並不支援所有應用程式都實名認證。儘管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通過在智慧終端産品上安裝未成年人網路保護軟體、選擇適合未成年人的服務模式和管理功能等方式,避免未成年人接觸危害或者可能影響其身心健康的網路資訊,但這始終只是規範未成年人合理上網,有效預防未成年人沉迷網路的手段之一。如果簡單地要求所有軟體都通過實名認證強制開啟青少年模式,有點因噎廢食。

記者:現實中,一些App開啟青少年模式的操作比較隱蔽複雜,也給家長造成不同程度的困擾。對於青少年模式,還有哪些建議?

蔣靜:相較于開啟青少年模式後容易破解的問題,操作隱蔽複雜這類問題其實並不算大問題,因為只要家長用心就可以解決。家長應該多關心自己的孩子,多花時間去了解一些新事物。

我的建議是青少年模式要不斷優化和完善,要著眼于模式設置的初衷,通過正面引導和負面懲罰的方式來推動;各平臺也需要豐富和完善內容儲備,打造適合各年齡階段的作品,鼓勵創作,使知識性與趣味性得到最大程度的平衡。

家庭是孩子成長的搖籃,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家庭關係在防止青少年沉迷網路中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父母的教育方式應該與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緊密相關,注重了解孩子的內心想法,讓孩子獲得在現實生活中的存在感;學校也應引導未成年人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鼓勵青少年積極參加文化體育活動和社會實踐活動,避免青少年將注意力從真實世界轉移到虛擬世界;青少年自身也應該正確認識網路,形成正確的自我認識和評價,把注意力放在學習上,拓展各類有益於身心健康的興趣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