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遞中國價值
 

用“科技+”為練兵備戰賦能丨模擬訓練:以“虛”謀“實”的支點

發佈時間:2021-07-19 10:04:19  |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  作者:譚靚青 李建文 通訊員 陳嘉啟 吳 進  |  責任編輯:謝露瑩
分享到:

  模擬訓練:以“虛”謀“實”的支點

■解放軍報記者 譚靚青 李建文 通訊員 陳嘉啟 吳 進

  該旅飛行員利用模擬訓練設備演練空中戰法。 王壹俊攝

習主席在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全面推進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強軍、人才強軍、依法治軍,把人民軍隊建設成為世界一流軍隊,以更強大的能力、更可靠的手段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從建黨百年展望建軍百年,全軍官兵加快機械化資訊化智慧化融合發展,全面加強練兵備戰,正在提高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戰略能力,在強軍征程上不懈奮鬥。我軍軍事訓練進入了全方位變革、整體性提升的新階段。

馬克思把科技喻為“歷史的有力杠桿”和“最高意義上的革命力量”。現代戰爭資訊化程度不斷提高,智慧化特徵日益顯現,科技因素不僅改變和重塑著戰爭博弈的制勝機理、制勝要素、制勝概率,也從根本上變革著軍事訓練的形式、手段和方法。

打前人未打過的仗,練過去未練過的兵,對訓練指導者和實踐者來説既是機遇,也是挑戰。深化科技強訓,強化科技是核心戰鬥力思想,必須深刻審視用“科技+”為練兵備戰賦能的意義。

“科技+”,重在“+”什麼、怎麼“+”。不應是簡單的“數量+”“強度+”,而應是“效率+”“理念+”,更應是“維度+”“智慧+”,真正在實戰意義上把“人的智慧訓練”和“人工智慧訓練”結合起來,在科技強訓中凝聚、轉化為能力優勢、作戰優勢,佔據未來戰場的制高點。

從今天起,本版開設“深入貫徹習主席‘七一’重要講話精神·加快構建新型軍事訓練體系”專欄,深入練兵一線,展開新聞調查,記錄和呈現廣大官兵學習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奮力推進訓練轉型的生動景象。第一波次主題聚焦:“科技+”重塑練兵場。敬請關注。

俯衝,躍升,大地和藍天的視景在飛行員崔珂軻眼中疾速變換。一瞬間,空中戰火燃起,導彈轟然出鞘……

這一幕,發生在一塊數十寸的電子螢幕上。實裝飛行時間超過1500小時的崔珂軻,汗水從手心悄然滲出。

一次模擬飛行訓練竟如此扣人心弦。同一時刻,中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模擬訓練中心的這間訓練室內,十幾平方米的地盤被前來觀摩的官兵擠得滿滿噹噹。後排戰友們努力踮起腳尖,把目光聚焦在那塊電子螢幕上。

近一段時間,空軍已經連續組織6批觀摩人員,走進這座模擬訓練中心。

放眼空軍航空兵部隊,這個旅並不是一個擁有最新型裝備的單位;類似的模擬訓練設備,在其他單位也並不鮮見。可是,各航空兵部隊的指戰員為什麼都來到這裡觀摩學習?是什麼吸引著這些訓練轉型跋涉者的目光?

記者經進一步了解發現,2019年,這裡還只有少量模擬器;一年後,這裡已經建起了一座模擬訓練中心;又是一年後,該旅向上級提出了頗為大膽的建議:“依託模擬訓練,減少新大綱基礎課目的實裝帶飛架次是可行的。”

“模擬設備只是一個訓練工具,核心在訓練理念。我們對模擬訓練有信心,模擬訓練也給予了我們信心。”旅長杜建峰這句篤定的話,仿佛一語道破天機,為記者觀察這支部隊的訓練轉型之路打開了一扇“天窗”。

算好訓練“這筆賬”,從一噸航油説起

一台飛行模擬訓練設備價值幾何?

“不同模擬器價格不同,像這一台大概幾十萬。”聽到該旅作訓參謀楊鵬的答案,記者心中犯了嘀咕:價格可不便宜!這筆錢到底花得值不值?

類似的問題,楊鵬似乎聽過不少。他笑了笑,反問了記者一個問題:“你可知道一噸航油的價格是多少?”

記者打開手機詢價網站,網上資料顯示,國際上2021年戰鬥機所用航油的價格,換算成人民幣為每噸7000元左右。

楊鵬介紹説,實裝飛行訓練中最普通最基礎的課目,每個架次也需要耗費一定數量的航油。如果是對抗空戰等高強度訓練課目,消耗航油會更多。

事實上,航油只是實裝飛行訓練成本中的一小部分。發動機保養時長、戰鬥機零部件更換、飛行相關保障措施……戰機起飛,往往意味著高昂的成本。

飛行一大隊大隊長方國語談到一個細節:戰機到了空中,態勢瞬息萬變,新飛行員的按鍵手勢要練得極熟,可能只是一個手指還是兩個手指的區別,卻需要花費許多空中航時。

“就像老百姓學車,摸方向盤、踩剎車的基礎動作也是要交學費的。但是把金子般的空中航時,耗費在‘蹣跚學步’上,還是讓人有點心疼錢。”方國語説。

“往深裏説,這不僅僅是個心疼錢的事。”旅長杜建峰接過話茬,“我們加快實現軍事訓練轉型升級,首先就要摒棄那種不計成本、不重效益的粗放型訓練理念、訓練模式。”

相比實裝飛行,模擬訓練設備的建造和維護成本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性價比可想而知。

新飛行員改裝階段,不少實裝飛行課目,都是單一架次,往往前一個課目動作還未練到標準,下一個課目就展開了。模擬訓練也為這些課目的“復習”提供了及時有力的支撐。

靠著在模擬訓練設備上積累的“航時”,該旅承訓的前一批次21名新飛行員實現了改裝期間“零”超飛,成才率超過90%。在此基礎上,他們在某課目實彈訓練中,命中率相較往期新飛行員提升了約三分之一。

離地三尺無小事,在風險不容置疑的飛行訓練中,模擬訓練設備也成為一個堅實的安全支點——

高度顯示失準、飛機發出警告、無線電裏滿是雜音……截至遇到特情那一刻,新飛行員張吉祥在該機型上的飛行時長不足7小時。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深呼吸3次。緊接著,他駕駛戰機緩慢拉升高度,經過一系列特情處置,最終平穩著陸。“回想那一刻,我愈發認識到模擬訓練設備的價值和意義。”張吉祥感慨道。

“過去我們的特情處置訓練都是用腦子空想情形、靠背記手冊中的流程而展開。”該旅空戰射擊主任郝文斌告訴記者,如今依靠模擬訓練設備,可以在故障設置中預設發動機停車、液壓系統故障、失速等重大特情,讓飛行員在雲中、雨雪、低能見度、大側風等條件下進行模擬飛行,為飛行員特情處置訓練提供了逼真條件。

“飛行員在模擬訓練設備上進行飛行時,遇到失誤可以隨時按下‘暫停鍵’,教官趁熱打鐵進行講解。”郝文斌説這一點很受新飛行員們歡迎,“相比過去那種事後講評,教官的實時講評讓學員感受更加真切。”

依託低成本的模擬飛行,該旅每月都會組織一次特情訓練,由後臺模擬出題,飛行員臨機進行處置。通過指揮員與飛行員前後同步訓練,鍛鍊飛行員特情處置能力的同時,提高指揮員的特情指揮能力。

嗅到戰場的硝煙,當一枚導彈“擦肩而過”

當一枚導彈在距你數米的地方爆炸,你會看到什麼?

“比太陽還耀眼的光芒。”飛行員張曉琨一邊回憶一邊描述,“就聽‘轟’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只剩爆炸聲在耳邊環繞。除了沒有疼痛,那感覺驚心動魄。”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在一次VR模擬空戰訓練中,他和他的戰機遭受對手“導彈攻擊”。

在該旅模擬訓練中心的一個房間裏,放置著多臺VR模擬空戰訓練設備。平時,張曉琨就和戰友在這些模擬器上進行超低空、近距空戰等模擬訓練。

“模擬訓練可以實現很多現實中實戰化課目無法達成的訓練條件。”張曉琨説,“比如被敵導彈追擊,乃至擊中,這種體驗只能在模擬訓練中感受到。”

當一枚枚導彈“擦肩而過”,飛行員們的戰場緊迫感油然而生。這種倣若生死考驗的切膚之感,熔鑄了訓練與實戰一體化新的“鉸鏈”。

“像飛行一樣模擬訓練!”這句話,寫在該旅模擬訓練中心樓前的照壁上,時刻警醒著每一名走進訓練中心的飛行員:模擬訓練同樣要有實戰心態。

在模擬訓練中心大廳,定期會公佈一張特殊的“空戰排行榜”。一列寫著勝率排名,一列寫著飛行員的名字。這一次,飛行員崔珂軻的名字出現在榜單最上方。

“這張榜單的背後,是我們旅定期組織飛行員利用VR模擬空戰訓練設備展開的‘空戰’迴圈賽。”崔珂軻説,“其中,一對一空戰限時5分鐘,一對二空戰限時30秒。依據存活能力和不同擊落方式進行評分。”

除了和戰友互為對手,該旅飛行員還有一個特殊的對手——

今年年初,該旅聯合科研院所,研製出一套基於人工智慧技術的AI自主空戰模擬器,走開了人工智慧輔助訓練的新路子。

存在於AI自主空戰模擬器中的這位“飛行員”,學習能力和計算能力都“強得可怕”。方國語清晰記得:從一名空戰“小白”到一名絕頂高手,“他”只用了幾個月。

“‘他’好比一名數字化的‘金頭盔’飛行員,善於學習吸收、復盤研究。今天你擊敗‘他’的高招,明天‘他’就能信手拈來。”一次,方國語運用苦心鑽研的空中戰法在對抗中險勝,沒想到下一回合,“他”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方國語最終惜敗。

在這座模擬訓練中心,天天“硝煙”不斷,戰鬥力建設新的路徑也在悄然形成。

回想參加上級突防突擊集訓考核的場景,飛行員盧銳歷歷在目——

“那次的任務,其實有兩個方案,一個是穿越山谷進行突擊,另一個則需要飛掠數十公里的平原地帶。”

究竟哪一個選擇更佳,他們沒有貿然確定。盧銳説:“就在任務前一天,我還和戰友在分隊戰術訓練模擬器上演練、驗證突擊戰術。”

模擬訓練,幫助該旅飛行員打破了過去實裝經驗式練兵的局限。之前,很多飛行員並沒有太多機會在大項演訓任務中收穫和積累空戰經驗。但現在,一有時間他們就會在模擬機上苦練戰術戰法。

模擬訓練的“跬步”之積,同樣可至千里。那一次考核,該旅一舉奪得團體和個人兩項第一名。

尋找跋涉的足跡,在一本通訊錄裏

“沒房了!”在該旅招待所,登記入住後的記者不經意聽到管理員的這句話,始則愕然,繼而沉思。

這是個遠離城市、偏處鄉村的部隊營區,哪來這麼多客人?距離這一輪飛行模擬訓練觀摩還有兩天,難道是觀摩人員提前到了?

找到招待所的住宿登記簿,記者發現,住客填寫的工作單位五花八門,除了部隊以外,還有生産廠家、科研院所等單位。

“這些都是我們找來合作的。”旅長杜建峰説,“過一會兒,我還得和他們商議模擬器下一輪升級改裝的事。”

短暫交談中,記者了解到,最近杜建峰的手機通訊錄裏添加了很多新朋友,招待所這些住客就是其中一部分。

為了增加飛行模擬訓練倣真度,一年來,該旅主動聯繫相關廠家,考察科技市場,嘗試從硬體和軟體兩方面對模擬訓練設備進行不斷升級。

從模擬實操感覺到模擬戰場環境,從磨練“肌肉記憶”到激活“戰場聯想”,模擬訓練普及升級、創新發展,在深化科技強訓上取得新的突破。

“其實,在模擬訓練上,我們沒有先天優勢,也並非因為擔負什麼試點任務。”説到這裡,杜建峰頗有感慨,“大家到我們這裡觀摩,説明在模擬訓練和實裝飛行的關係上,還存在很多不同看法。”

“借‘虛’練‘實’、以‘虛’謀‘實’,我們對模擬訓練有信心,覺得這件事有意義,這支撐著我們繼續做下去。”正如杜建峰所言,主動作為靠的是內在驅動力。許多時候,不是缺乏主動作為的能力,而是缺乏主動作為的擔當和膽識。

有一種觀點,認為險難課目需要擔當。實際上,在模擬訓練這種相對陌生的事物上,更加需要擔當。

工程師李劍是旅裏空中加油訓練模擬器3.0版的負責人。在他看來,擔當體現在官兵只爭朝夕的日子裏。

“從‘1.0’到‘3.0’,都是我們自行摸索製作組裝的。”當時參與“1.0版”相關工作的一級軍士長陳建,至今還保留著和這個模擬器的合影。照片上,模擬器中間用白色油漆寫著“自主設計”4個字,格外醒目。

在觀摩結束的研討會上,一些前來觀摩的官兵提出:模擬訓練的效益是有目共睹的,但缺乏正規的組織實施流程和模擬訓練的細化標準。如果不進行品質監控評估,模擬訓練反而會讓飛行員養成不良的飛行動作和操作習慣。

“目前,模擬訓練還沒有配套的‘交通規則’。”該旅作訓科科長解宇亭説,“相比設備硬體更新,制度的建立顯得更為艱難。”

從本質上看,模擬訓練更需要戒“虛”務“實”,需要嚴格縝密的規則進行品質監控。

“為了解決模擬訓練正規化問題,今年以來,我們旅集聚飛行員、保障人員、技術人員以及機關部門展開了4方討論。對照訓練大綱,在上級領導下分別制定了《飛行模擬訓練組織管理工作規範》和《模擬訓練指導手冊》。”解宇亭拿起一綠一藍兩本小冊子介紹道。

在軍事訓練漫長的發展史上,模擬訓練的發展也許從未像今天這樣迫切,它充滿機遇和希望,也充滿困難和挑戰。

“在模擬訓練正規化的基礎上,我們要繼續推動模擬訓練向體系作戰、聯合作戰方向發展,這又是一篇大文章。”杜建峰説。

眺望未來戰場,任何訓練都只有一個主題——勝利。要成為準備打仗的“新支點”,為勝戰貢獻一份力量,還需要模擬訓練這條路上的開拓者們更堅定地跋涉。

1  2  >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