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纓在手縛蒼龍

——走進寧夏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館

■陳 岩 解放軍報記者 張 良

“天高雲淡,望斷南飛雁。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六盤山,因為這首詞名揚天下;隆德縣,因為六盤山而載入史冊。初春時節,記者來到地處寧夏西南的隆德縣,登上紅軍長征途中翻越的最後一座大山——六盤山。

“六盤山,十八旋,上山二十五,下山三十一。”六盤山,南北走向,是紅軍當年到達陜北的必經之路,當地這首民謠道出了六盤山的巍峨與險峻。

“到達六盤山之前,中央紅軍已經翻越了老山界、夾金山、夢筆山等十幾座高山。和它們相比,只有海拔2000多米的六盤山不算高,卻被毛澤東寫進詞中,可見其之重要。”固原市委黨史研究室主任陳顯説,六盤山對於中國革命來説是一個很重要的符號和記憶——翻過六盤山,黨中央和中央紅軍就徹底擺脫了敵人的圍追堵截,打開了通往陜北革命根據地的最後一道屏障。

紀念館內,群雕和大型油畫相得益彰,生動再現了紅軍翻越六盤山的壯觀場面。六盤山被譽為勝利之山,見證了紅軍長征的勝利和中國革命的重要轉折。

吟誦完《清平樂·六盤山》,毛澤東幽默地對身邊的指戰員説,你們這些從江西熬到現在的紅軍戰士,個個可都是寶貝呀!你們是革命的種子,不久的將來要撒向全國去,那可是一大片一大片地開花、結果!

當年,毛澤東一個“熬”字道出紅軍的一路艱難。如今的六盤山上,有處特意構設的再現長征歷程的微縮景觀——“紅軍小道”。這條長2.5公里的小道,以雕塑群與場景復原的形式再現了紅軍長征時的18個主要場景。從山腳沿小道千回百轉,“血戰湘江”“四渡赤水”“遵義會議”“懋功會師”等經典場景逐一呈現。

春日雲開霧散,記者登上這座“勝利之山”,舉目南望,視野開闊,六盤山雄姿一覽無遺。記者離開時抬頭回望,“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碑”10個鎏金大字與毛澤東吟詩臺上的紅旗遙相呼應。

撫今追昔,讓人不禁慨嘆:當年的戰火硝煙已漸漸遠去,但紅軍將士的信仰之光卻穿越歷史閃耀至今,激勵著後人繼續向前、永遠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