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橋橫勇向前

——走進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地

■解放軍報記者 張科進 李佳豪 通訊員 郭淑軍

大渡河是岷江的支流,一條在地圖上並不起眼的河流,歷史上曾發生過許多石破天驚的故事。近日,記者一行從安順場出發,沿大渡河北上,來到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地。

站在用鐵索鋪成的瀘定橋頭,橋下滔滔河水依舊。日夜奔涌的河水仿佛在向人們訴説,86年前那場驚心動魄的戰鬥,中央紅軍的處境有多麼凶險。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紅軍巧渡金沙江後繼續北上,準備渡過大渡河進入川西北地區。形勢空前嚴峻。前有敵軍扼守著大渡河所有渡口,後有敵人數十萬大軍追趕,如果不能迅速突破大渡河天險,中央紅軍恐有被合圍的危險。

為徹底粉碎敵人的企圖,5月24日,紅軍先遣隊突然襲佔大渡河南岸安順場渡口,次日強渡大渡河。但因追敵逼近,加上缺乏渡河工具,中央紅軍的危機並未解除。毛澤東和中革軍委領導果斷決定兵分兩路,夾江而上奪取瀘定橋,保證大軍渡江。

離橋頭大約1000米處,是一座氣勢雄偉的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館,我們隨參觀的人流進入紀念館。陳列區一張張圖片、一卷卷史料、一件件展品,向人們重現了那次震古爍今的急行軍。

“這次渡河,關乎紅軍部隊的生死存亡!”四川省委黨史研究室二級巡視員周銳京告訴記者,在天降大雨的情況下,紅四團創造出一晝夜山路徒步行軍120公里的紀錄,搶在敵人合圍之前奪下瀘定橋。

展區的第二單元是“時間就是生命”,通過聲、光、電等現代技術,為觀眾還原了當年紅軍飛奪瀘定橋的真實場景——

紅四團到達橋西岸時,橋面上大部分木板已被拆除,只剩下13根碗口粗的鐵鏈懸在空中。橋下,咆哮的河水從上游山峽間傾瀉下來,拍打著河邊的巨石,飛濺起一丈多高的浪花。東側守軍築起工事,不時向紅軍射擊。

29日下午,戰鬥正式打響。由22名共産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組成的奪橋突擊隊,冒著敵人的密集火力,奮力攀上濕滑的鐵鏈,向對岸發起攻擊。臨近東橋頭時,敵人點燃了預置在橋頭的木板,霎時大火漫天、濃煙滾滾,紅軍將士依然奮力向前……

徜徉在歷史的光影中,雖然明知是往事重現,眼前的一幕幕仍讓我們感到熱血沸騰,不知不覺淚濕衣襟。

館內有許多遠道而來的參觀者。一位正在拍照留影的年輕人告訴記者,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地在網上是小有名氣的打卡地,一些走川藏線的遊客會專程前來。

參觀的人流中,還有來此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西部戰區陸軍某旅官兵。帶隊幹部王鐳向官兵講起了這樣一個細節:當年22名奪橋勇士之一的老紅軍楊田銘生前回憶,當連長和指導員同意他參加突擊戰鬥時,他“高興得簡直無法形容”。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是紅軍將士特有的英雄氣概和戰鬥精神!”王鐳深有感觸地説,“正因為革命隊伍中不乏聞戰則喜的黨員、不怕犧牲的官兵,紅軍才能每每化險為夷、絕境逢生,人民軍隊才能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

永葆初心、繼續前進,是對革命先輩最好的紀念。從參觀者尊崇的目光中,從年輕官兵堅毅的臉龐上,記者分明看到紅色血脈的延續和光榮傳統的繼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