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觀察)涉及逾3億人 中國職工醫保改革迎來大動作

中新社北京4月8日電 (記者 王恩博)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4月7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建立健全職工基本醫保門診共濟保障機制的措施,拓寬個人賬戶資金使用範圍,減輕群眾醫療負擔。這意味著,涉及逾3億人的中國職工醫保改革迎來大動作。

中國當前的職工醫保制度已有20多年曆史,實行統籌基金和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制度模式。其中,個人賬戶主要用於參保人門診費用支付;統籌基金主要用於支付住院和部分慢性病門診治療的費用。

根據現行規定,職工個人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全部計入個人賬戶;用人單位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用於建立統籌基金,一部分劃入個人賬戶。具體比例一般為“三七開”:即30%劃入個人賬戶,70%劃入統籌基金。

官方公佈的《2020年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快報》顯示,截至2020年底,中國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人數約3.4億人,職工醫保個人賬戶累計結存9926.95億元人民幣。

分析認為,個人賬戶在職工醫保制度改革過程中曾發揮了重要作用。制度設計伊始,它有助於勞保醫療和公費醫療制度向社會醫保制度平穩過渡,強制個人儲蓄一定程度上也有利於實現風險跨期分攤。但隨時間推移,其對參保人門診保障不充分、共濟保障功能不彰顯等弊端也逐漸顯露出來。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鵬曾撰文指出,由於基金積累制本身不能實現轉移支付和收入再分配,而且受到社會籌資能力的約束,將繳費(全部個人繳費+單位繳費的30%左右)用於個人賬戶積累則必然降低統籌基金的籌資水準,削弱了醫保統籌互濟的功能。

與此同時,統籌基金籌資有限,往往優先用於住院費用報銷,絕大多數地區沒有較好的門診統籌,這使得門診費用較高的老年人負擔較重。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亦指出,現行職工基本醫保制度實際執行中存在地區差異。地方財政充裕地區,個人門診費用也可像住院費用一樣,由統籌基金支付一部分;但在地方財政困難地區,個人門診費用卻完全由個人賬戶支付或自費,沒有統籌基金分擔支付,這使得一些困難職工看門診也會缺乏足夠支付能力。

面對上述問題,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下一步要深化醫改,增強職工基本醫保互助共濟保障功能,將更多門診費用納入醫保報銷,進一步減輕患者負擔。

會議提出四項措施:一是逐步將部分對健康損害大、費用負擔重的門診慢特病和多發病、常見病普通門診費用納入統籌基金支付;二是改進個人賬戶計入辦法;三是拓寬個人賬戶使用範圍;四是加強醫保基金監督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改進個人賬戶計入辦法方面,會議明確,在職職工個人繳費仍計入本人個人賬戶,單位繳費全部計入統籌基金。這意味著,前文提到的用人單位繳費部分“三七開”將成為歷史,而是全盤歸統籌基金。

這是否意味著要取消職工醫保個人賬戶?醫保專家認為並非如此,此舉旨在逐步將個人賬戶承擔的門診保障功能交由統籌基金來承擔,並開展普通門診統籌,把門診常見病和多發病納入報銷範圍,規範個人賬戶使用,以解決參保人“有病不夠花,沒病用不了”的問題。

朱恒鵬稱,在不增加繳費的情況下,利用個人賬戶資金建立完善門診共濟保障制度,也會提高參保人整體獲得感。門診(包括慢病、大病)費用較高的參保人可通過基金互濟獲得更多統籌支付,生病較少、費用較低的參保人也能獲得門診保障和更好住院保障。

此外,拓寬個人賬戶使用範圍亦是增強共濟能力之舉。例如,“允許家庭成員共濟”意味著個人賬戶同時可作為“家庭賬戶”使用,有助於提高家庭成員之間門診支付互助共濟能力,也體現了家庭自我保障功能。

總體而言,隨著門診醫療費用報銷水準提高,個人賬戶資金使用更加靈活,醫保基金監管更加嚴格、使用效率更高,中國民眾整體保障水準也將水漲船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