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舉強渡勝 三軍大步前

——走進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

■陳 岩 王亞龍 解放軍報記者 張 良

歲月輪轉,山河錦繡,當年紅軍征戰地,而今一派氣象新。

近日,記者一行來到位於四川省雅安市石棉縣安順場大渡河畔的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追尋先輩足跡,感悟精神力量。

在紀念館前的廣場上,一座紀念碑赫然挺立。碑上鄧小平同志題寫的“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碑”格外醒目。碑體正面雕刻著巨大的紅軍戰士頭像,下半部是17名勇士冒槍林彈雨、戰驚濤駭浪,強渡天險大渡河的浮雕,右側為巨手執大刀浮雕,象徵著紅軍必勝的信念和決心。

“大渡河是岷江的支流,兩岸群山綿延,險灘密布,水流湍急,自古就有‘天塹’之稱。”石棉縣委黨史辦主任劉洪指著紀念館墻壁上的地形圖告訴記者。

1935年5月,長征途中的中央紅軍召開會理會議,並決定繼續北上。此時,蔣介石調集中央軍和川軍10余萬人,對紅軍形成南攻北堵之勢,企圖將中央紅軍全殲于大渡河以南。

記者在紀念館展出的文獻中看到,蔣介石當時還致電各路將領,稱“大渡河是太平天國石達開大軍覆滅之地”,妄想讓紅軍成為“第二個石達開”。

前有天塹,後有追兵,紅軍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得知蔣介石的計劃後,中央紅軍先遣隊司令員劉伯承率領紅一師走在最前面,最終把渡河的地點放在安順場。面對滔滔河水,焦急萬分的他下達命令:工兵連要千方百計地架橋;各部隊要千方百計地找船。

“只要過了大渡河,就再沒有天然屏障能阻擋紅軍將士前進的步伐。”劉洪介紹,深知這一點的國民黨軍實行“堅壁清野”政策,在大渡河上下游嚴密佈防、修築工事,並將船隻、糧食統統搜走,將沿河渡口、房屋全部燒光。由於缺少材料,架橋的計劃難以實施,費盡力氣的先遣隊官兵最終只尋得一條小船。

渡河的希望就寄託在這條小船上。事不宜遲,劉伯承當即命令先遣隊抓緊時間渡河。在進行作戰動員時,負責指揮渡河戰鬥的肖華指著正值汛期、波濤洶湧的大渡河問:“誰願意坐第一船去?”話音剛落,官兵爭先恐後答道:“我願意!”“我是黨員我先去!”就這樣,一支由17名勇士組成的渡河奮勇隊成立。

5月25日清晨,這17名勇士每人攜帶一把大刀、一支衝鋒槍、一支短槍、五六顆手榴彈,由紅一團一營營長孫繼先和二連連長熊尚林帶隊,登上了渡船。

大渡河上孤舟勇,踩波踏浪殺敵寇。紀念館中展出的一處聲光電布景,再現了當時的戰鬥情景——

嘹亮的衝鋒號吹響了,紅軍將士一齊向河對岸的敵人進行壓制射擊。在當地船工的幫助下,載有17名勇士的小船向河心斜漂過去……

面對敵人的火力壓制,神炮手趙章成利用手中一門迫擊炮,將僅有的幾發炮彈全部射向敵火力點,打亂了敵人反撲和阻擊隊形。

趁此機會,突擊隊勇士們衝上灘頭,並在後續渡河部隊的支援下,成功控制了渡口。

渡河戰鬥勝利的消息傳來,時任紅一軍團政委的聶榮臻心情激動賦詩一首:“大渡河水險,我非石達開,一舉強渡勝,三軍大步前。”

“翼王悲劇地,紅軍勝利場。”劉洪指著紀念館展出的一副對聯感慨道,“先進政黨的領導、人民群眾的支援、機動靈活的指揮、英勇頑強的作風,是紅軍取得勝利的重要原因!”

從1935年到2021年,歷史車輪前進了80余載。斗轉星移,紅軍長征的故事已成為史話,當年17名勇士奮勇渡河的壯舉卻永遠銘記在中國人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