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強城市背後的數字密碼:23城GDP超萬億,江蘇13市全入圍

在全國33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中,前100名的城市可謂是佼佼者。那麼,2020年,百強城市經濟表現如何?

第一財經根據各地統計局公佈的數據和公開報道梳理髮現,2020年GDP百強城市經濟總量超過了72萬億元,佔全國超七成。從各省份入圍的情況來看,江蘇13個地市全部入圍,山東和廣東分別為11個和10個。從經濟增速來看,西南的小城曲靖以6.6%領跑。

百強GDP之和超72萬億

數據顯示,2020年,百強城市GDP之和達720481.25億元,佔全國的比重為70.9%,比上年約提升0.5個百分點。這也顯示經濟總量大的城市,集聚資源和人口的能力進一步提升。

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對第一財經分析,隨著城市化的加速發展,人口向中心城市集聚,以及中心城市通過行政區劃調整,合併周邊的地級市、縣級市,各種因素下,未來百強城市佔比會進一步提升。

2020年,第100名城市宜賓的GDP為2802.12億元,百強城市門檻比上年提升了97億元。

百強城市中,GDP超過5000億元的共有45個,其中第45名城市洛陽的GDP達5128.4億元,這也是中西部地區唯一突破5000億大關的地級市。超過萬億大關的城市增至23個,比上年增加6個,6個新晉城市分別為泉州、濟南、合肥、南通、西安和福州。

其中,前十強城市分別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蘇州、成都、杭州、武漢、南京。

這些大城市的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亮點十分突出。例如,根據上海市統計局發佈的數據,2020年上海市實現地區生産總值38700.58億元,GDP總量繼續穩居全國城市第一。全市工業戰略性新興産業總産值13930.66億元,比上年增長8.9%,增速比前三季度提高1.0個百分點。其中,新能源汽車增長1.7倍,新材料增長10.8%,新能源增長8.5%。

排名第6的蘇州2020年實現地區生産總值20170.5億元,成為江蘇第一個、全國第六個GDP突破兩萬億的城市,也是唯一晉陞兩萬億俱樂部的地級市,被外界譽為“最強地級市”。

2019年位居第11位的南京,2020年實現GDP 14817.95億元,繼2016年首次進入萬億俱樂部後,又首次躋身全國十強之列,實現了新突破。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近年來,隨著科技創新成為發展的基本動力,大學、科研機構、文化基礎設施集聚的城市,既有的技術資源、科技基礎優勢發揮出來。南京高校實力雄厚,近幾年充分發揮科教資源優勢,大力打造科創名城,發展新興産業。

江蘇13地市全入圍

分四大區域板塊來看,東部沿海共有56個城市入圍百強,比上年增加1個;中部6省共有25個,比上年少1個;西部地區共有15個,與上年持平;東北地區數量也與上年一樣,仍為4個副省級城市。

從具體省份來看,除四大直轄市之外,其餘96個城市分佈在23個省份。江蘇、山東和廣東數量位居前三。其中,第二經濟大省江蘇是全國唯一設區市全部躋身百強的省份,也是多年來第一次有兩個城市(蘇州、南京)躋身全國十強的省份。同時,南通成為全省第四個GDP過萬億的城市,江蘇亦由此成為GDP萬億級城市最多的省份。排名最低的宿遷也位居全國第79,GDP超過3200億元。

牛鳳瑞對第一財經分析,江蘇13個地市全部進入百強,有多種因素,江蘇以平原為主,山區很少,自然地理條件很好,一直以來都是中國經濟發達地區。改革開放後,蘇南模式發展十分突出,在經濟發展中佔據先機。江蘇的鄉鎮企業在全國發展特別突出。因此江蘇所有地市進入前100名,也是實至名歸。

江蘇之後,第三經濟大省山東有11個城市入圍百強,數量位居第二。不過總體上看,山東的中心城市仍不夠突出,沒有一個城市入圍十強,經濟總量最大的青島位居全國第13,與廣東、江蘇、浙江的領軍城市都有不小的距離,也跟中西部的成都、武漢這些大區中心城市存在不小差距。

第一經濟大省廣東共有10個城市進入百強行列,佔其21個地市的比例不足一半,是東南沿海省份中入圍比例最低的,這與廣東存在的區域差距較大緊密相關,珠三角與粵東西北存在巨大差距。數據顯示,10個城市中,有8個城市來自珠三角地區,其中深廣佛莞四城GDP之和達73156.01億元,佔全省的2/3,相當於山東的GDP。

胡剛説,廣東進入百強的城市少,一方面與區域發展差距大有關,另一方面也跟地市劃分較多有關。廣東有21個地市,比江蘇多8個,地級市設置太多,有的範圍太小,這種情況下,經濟比較落後的地市就進不了百強。

而粵東西北地區共有12個地市,僅有粵西的湛江和茂名進入百強行列。值得注意的是,四大經濟特區之一的汕頭仍在百強門檻之外,僅位列第104名。未來汕頭作為省域副中心城市和粵東地區的中心城市,要引領粵東地區發展,仍需要加快做大做強中心城市平臺,提升城市集聚資源要素和帶動周邊地區發展的能力。

雖然入圍比例低,但廣東有3個城市進入20強,深圳和廣州更是位列第三、四位,現代服務業的引領作用突出,這也是近年來珠三角新興産業、高新産業快速發展的重要動力源。

廣東之外,東南沿海的浙江和福建分別有8個和5個城市入圍,兩省地市中,進入百強的比例都超過一半。浙江和福建都是山地多、平地少的省份,一些沒有進入百強行列的地市主要是由於自然地理條件限制,總人口較少,因此GDP總量較小,但這些地方每人平均GDP較高。

河北作為人口大省,共有6個城市進入百強,不過這些城市中不少是人口大市,雖然GDP總量較高,但每人平均GDP仍較低。

西南小城增速最快

中部地區共有15個城市進入百強,其中河南最多,達到9個。河南是中國第五經濟大省,也是中西部第一經濟大省,戶籍人口過億,地市較多,共有18個。河南地形以平原為主,人口和經濟分佈較為均衡。省會鄭州之外,各地市之間的差距相對較小,因此入圍地市也比較多。

不過,河南僅有鄭州和洛陽位居前50強,其餘7市均位於百強後半段。牛鳳瑞説,目前鄭州和洛陽發展都不錯,但河南一些地級市人口總量大,有的超過千萬,很多人口是下面縣域的,以農業人口為主,如果看每人平均GDP的話,仍比較低。這些地方工業化和城鎮化水準較低,有大量人口外流。

以位居第78名的週口為例,雖然轄區內人口眾多,轄下市縣農業富餘勞動力眾多,但週口市産業發展水準有限,農業人口市民化主要是流向省會城市以及沿海地區。2019年年末該市總人口1166.15萬人,常住人口866.22萬人,人口凈流出達299.93萬人。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髮告訴第一財經,這些人口大市需要大力改善營商環境,利用當地的勞動力、土地資源優勢,以及高鐵建設帶來的契機,吸引對勞動力依賴較大的産業,加快當地産業發展,促進人口就近就業和就近城鎮化。

兩個中部人口大省湖南和安徽分別有5個和4個城市進入百強。湖北有3個城市入圍,即省會武漢和兩個省級副中心襄陽、宜昌。江西進入百強的3個城市分別是省會南昌以及贛州、九江。山西則只有省會太原入選。

西部地區僅有15個城市進入百強,其中西部第一經濟大省四川最多,達到3個。貴州、廣西、雲南、陜西各有2個。

在東北地區,除了四個副省級城市,沒有一個地級市入圍百強。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對第一財經分析,東北的地級市大部分是傳統老工業基地,以重化工業為主,比如有的是單一的石油城市,有的是鋼鐵城市,很多地級市産業結構單一、內生發展動力不足,隨著經濟放緩,人口也流向東北的四大副省級城市和東南沿海地區。

從經濟增速來看,百強城市中除了3個城市未發佈2020年增速外,其餘97個城市中,增速最快的11個城市分別是曲靖、廈門、龍岩、西安、福州、貴陽、濟南、南通、南京、遵義和宜賓。

其中,曲靖以6.6%的增速高居榜首。數據顯示,2020年曲靖全市實現地區生産總值2959.35億元,同比增長6.6%。全市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8%,高於全國增速(2.8%)4個百分點,高於全省增速(2.4%)4.4個百分點。分三大門類看,採礦業增加值同比增長0.8%,製造業增長6.5%,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産和供應業增長9.7%。

2020年廈門實現GDP 6384.02億元,以5.7%增速位居第二,全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6.0%。

此外,龍岩、西安、福州、貴陽GDP增速也都達到5%或5%以上。其中,西安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西安GDP為10020.3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5.2%,也由此成為西北地區第一個GDP萬億城市。

相比之下,增速較低的城市,除了疫情中心的湖北外,主要是來自內蒙古、遼寧等重化工業省份的城市。這些地方除了受疫情影響外,産業結構和體制機制等因素也是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