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電信網路詐騙案件高位運作,網路賭博犯罪案件上升明顯,網路犯罪黑灰産業生態圈逐步形成併發展。

來自最高檢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檢察機關起訴涉嫌網路犯罪(含利用網路和利用電信實施的犯罪及其上下游關聯犯罪)14.2萬人,同比上升47.9%。當前,傳統犯罪加速向網路空間蔓延,特別是利用網路實施的詐騙和賭博犯罪持續高發,2020年已佔網路犯罪總數的64.4%。隨機詐騙與精準詐騙相互交織,冒充公檢法人員詐騙、交友詐騙、退款詐騙、信用卡貸款提額詐騙、刷單詐騙等較為突出。為賭博網站“洗白”資金的“跑分平臺”、非法收集公民個人資訊的“流氓軟體”、擾亂網路市場秩序的“惡意刷單”等案件層出不窮。

最高檢披露,規模龐大的地下黑灰産業密切配合,為網路犯罪持續“輸血供糧”,成為該類犯罪多發高發的重要原因。網路犯罪往往形成較為固定的犯罪利益鏈條:上游為犯罪團夥提供技術工具、收集個人資訊等;中游實施詐騙或開設賭場等網路犯罪;下游利用支付通道“洗白”資金。數據顯示,有近四分之一的網路詐騙是在獲取公民個人資訊後“精準出手”,有針對性實施犯罪,侵犯公民個人資訊已成為網路犯罪黑灰産業的關鍵環節。

另外,網路犯罪集團化、跨境化特徵凸顯,犯罪主體呈現低年齡、低學歷、低收入的“三低”趨勢,老年人與年輕人更易成為受害對象。

2020年,最高檢成立懲治網路犯罪、維護網路安全研究指導組,統籌協調做好深化打擊治理網路犯罪各項工作,全面加強懲治網路犯罪的研究和指導。最高檢還向工業和資訊化部發出第六號檢察建議,圍繞網路黑灰産業鏈條整治、APP違法違規收集個人資訊、未成年人網路保護等問題,提出治理建議等。

各地檢察機關對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網路犯罪保持嚴懲態勢。針對電信網路詐騙、網路賭博等持續多發高發態勢,積極參與打擊整治非法開辦販賣電話卡、銀行卡的“斷卡”專項行動,打擊治理跨境賭博專項行動等;針對假借“創新”名義在網路上實施的金融犯罪,穿透網路技術表像,實施精準打擊,防範金融風險;針對網路誹謗等嚴重擾亂網路社會公共秩序行為,建議公安機關對“杭州女子取快遞被造謠案”立案偵查,自訴轉公訴;針對網路黑灰産業鏈條長、分工細等特徵,突出打擊重點,深挖上下游關聯犯罪,有力斬斷犯罪利益鏈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