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4月6日在奧地利維也納拍攝的伊核協議聯合委員會政治總司長級會議現場。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相關方會議6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討論美伊恢復履約問題。新華社發(歐盟駐維也納代表團供圖)

新華社維也納4月6日電(國際觀察)伊核僵局現轉機 實質突破有難度

新華社記者于濤 劉品然 高文成

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聯合委員會政治總司長級會議6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討論美伊恢復履約問題。會後多方表示,會談具有“建設性”。

分析人士認為,本次會議為美國重返伊核協議、早日恢復協議完整和有效執行創造了機會,但鋻於目前美伊雙方在關鍵問題上分歧依舊,未來談判想要在短期內取得突破性進展並不容易。

積極進展

當天的會議由歐盟對外行動署副秘書長莫拉主持,伊朗副外長阿拉格希以及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的相應官員與會,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出席。因美國已退出伊核協議且伊方拒絕與美方直接對話,美方代表並未出席。不過據報道,美國總統伊朗事務特使馬利率代表團已抵達維也納,歐盟代表會通過“穿梭外交”方式溝通美國和伊朗方面的意見。

莫拉6日晚在社交媒體上説,會談具有“建設性”,與會者都希望開啟聯合外交進程,由兩個專家工作組來負責核協議執行和對伊制裁解除事務。據報道,兩個工作組將分別負責細化伊美在這兩方面可操作的具體內容。

據伊朗外交部6日發表的聲明,阿拉格希在會議上表示,伊朗已準備好在核實制裁解除後,立即撤銷突破協議限制的舉措,完整履行伊核協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當天説,儘管美方此次沒有與伊方直接對話,會議仍是具有建設性的一步。

王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次會議啟動了兩個進程,一是核領域和制裁解除工作組工作進程,二是與美“近距離接觸”進程。他認為,會議是在伊核問題局勢處於關鍵階段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

這是4月6日在奧地利維也納拍攝的伊核協議聯合委員會政治總司長級會議現場。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相關方會議6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討論美伊恢復履約問題。新華社發(歐盟駐維也納代表團供圖)

矛盾仍存

2015年7月,伊朗與美、英、法、俄、中、德六國達成伊核協議,伊朗承諾限制其核計劃,以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對伊制裁。2018年5月,美國政府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隨後重啟並新增一系列對伊制裁。2019年5月以來,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協議部分條款,但承諾所採取措施“可逆”。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會議為實現美國重返協議、伊朗再次完全遵守協議的目標帶來曙光,但美伊在先解除制裁還是先履約以及是否可以“分步走”等問題上矛盾依舊。

伊朗政府近期密集發聲,要求美國一次性解除所有對伊制裁,拒絕任何“分步走”方案。阿拉格希在會上表示,美國解除對伊制裁是美重返伊核協議的第一個也是最必要的步驟。而美方則多次明確表示,美國不會首先解除制裁,不會為了向伊朗示好而單方面做出讓步。

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王晉認為,目前美伊雙方立場未出現過多鬆動,都希望對方率先行動,如果未來找不到辦法,將很難打破“第一步僵局”。

王群指出,美前政府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朗極限施壓,是造成伊核局勢持續緊張的根源。美國早日重返全面協議,是破解當前伊核局勢的鑰匙。受害方的正當要求應首先得到確認和滿足,而不是加害方,這涉及到一個基本是非問題。作為一項基本原則,美方理應取消所有對伊非法制裁,伊方則在此基礎上恢復全面履約。

突破不易

據媒體報道,在6日會議後,兩個工作組將立即投入工作,預計9日提交報告,屆時聯合委員會將再次召開會議。包括國際危機組織伊朗問題專家瓦埃茲在內的多名分析人士預計,鋻於目前阻力重重,談判很難在短時間內取得突破性進展。

除了誰先讓步問題,美國應解除哪些制裁也是癥結所在。美國的制裁除了針對伊朗核項目的,還有以侵犯人權、涉嫌恐怖主義等名義實施的。目前美方考慮解除的是與核項目有關的制裁,而不包括以其他理由實施的制裁,但這一做法未必能令伊朗滿意。此外,瓦埃茲指出,伊朗要求的核實美方取消制裁在執行層面也有一定困難,目前並沒有能確保有效解除制裁的監督機制。

分析人士同時指出,來自美伊各自國內的壓力也會影響談判進程。在美國,不僅國會共和黨議員反對重回伊核協議,總統拜登所在的民主黨的一些重量級議員也持保留態度,希望拜登政府在談判中能給協議增加限制伊朗地區行為和彈道導彈項目的新條款。而在伊朗,目前強硬派掌控議會且6月將迎來總統選舉,強硬派不願看到以現任總統魯哈尼為代表的溫和派在選舉前取得外交成績。這些因素無疑會壓縮雙方在談判中的妥協空間。

清華大學伊朗問題專家劉嵐雨認為,即使美國重返伊核協議問題在未來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也不意味著美伊之間對立衝突的終結。兩國在制裁與反制裁、地區政策、伊朗導彈項目等問題上的爭鬥還將繼續。(參與記者:李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