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炸6條小魚:違法須擔責,懲戒宜酌情

■ 來論

“村民用爆竹炸6條小魚被抓”一事,日前引發廣泛關注。據報道,湖南邵陽城步苗族自治縣森林公安破獲一起春節期間非法捕撈水産品案。蘭某、蔣某為解饞,于2月14日在該縣某村河道內使用大型爆竹爆炸,共捕撈到野生河魚6條。因涉嫌非法捕撈水産品罪,兩人被採取取保候審刑事強制措施。

此案中,對於“拇指大”的野生魚與被抓的後果反差,有人認為是小題大做。但應看到,無論是作案區域(屬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還是用爆竹炸魚的方式,都難免成為最終處理的重要考量因素,而不能只聚焦其違法所得僅為6條小魚。

據刑法規定,在禁漁區、禁漁期或使用禁用工具、方法捕撈水産品行為,似乎並不必然構成犯罪,還需“情節嚴重”。但在最高檢等發佈的司法解釋裏,此行為卻被認定為情節嚴重,目的也就在於通過懲罰“升格”,嚴懲非法捕撈水産品、破壞生態環境行為。

鋻於該縣已發佈全面禁捕通告,蘭某、蔣某此舉確實難逃法律責任,尤其是在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從2020年1月1日0時,開始實施長江十年禁漁計劃的背景下,更是紅線不可破,違法須擔責。

但此事在輿論場中激起的某些聲音,也不無價值:由最高司法機關出臺的司法解釋,雖説有指導各級司法機關的強大效力,被稱之為“準立法”,但其本身屬性並非法律,效力仍低於國家立法。

回到本案,兩名當事人的目的是“解饞”,並非慣犯,而爆竹也非專用捕撈工具,小河魚雖是野生,但也非名貴保護魚種,且數量有限,後果算不上嚴重。綜合這些因素,更契合刑法中“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情形。

因此,《治安管理處罰法》中雖無直接條款,但《漁業法》明確規定對此給予“沒收漁獲物和違法所得,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等行政處罰。據此對於蘭某、蔣某做出處罰,同樣不失震懾教育效果。

這也帶來兩方面啟示:對公眾而言,要“不以魚小而捕撈”,有些生態紅線不容破壞;對有關方面來説,處理時也宜綜合考量,拿捏好輕重分寸,做好以案普法。

□柳宇霆(法律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