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崢嶸歲月)

——探訪紅軍主力會師地甘肅會寧

圖①:老紅軍李克玉的小軍號。

圖②:會寧縣蘇維埃政府印章。

圖③:紅軍會寧會師舊址的會師塔。

圖④:會師舊址的會師樓。

圖⑤:彭德懷留在會寧當地的銅水壺。資料照片

青磚紅墻的會師樓,巍然高聳的會師塔……走進位於甘肅省的紅軍會寧會師舊址,勁柏傲寒,蒼松挺立。

甘肅會寧,一塊紅色熱土。1936年10月,紅一、二、四三個方面軍,衝破數十萬國民黨反動派軍隊的圍追堵截,爬雪山、過草地,克服艱難險阻,在會寧和將臺堡實現勝利會師。

“紅軍三大主力會師,是長征勝利的標誌,也是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轉捩點。”甘肅省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榮珍説。

鐵流匯聚

會師門,過去叫作西津門。“因為紅軍當年從此門進城,後改名為會師門。”紅軍長征勝利紀念館講解員楊婷説,四渡赤水、飛奪瀘定橋、激戰臘子口、翻越六盤山……紅軍將士浴血奮戰,縱橫十余省份,最終實現勝利會師。

“會寧縣文廟大成殿,當年,慶祝紅軍主力會師聯歡大會就在這裡舉行。”楊婷講解道。聯歡大會由時任紅四方面軍政治部主任李卓然主持,朱德總司令宣讀了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發來的《中央為慶祝一、二、四方面軍大會合通電》,並號召會師部隊“更要團結一心,互相尊重,並肩作戰,戰勝我們共同的敵人。”歡呼聲沖天而起,回蕩在會場上空。

“當晚,會寧城內人頭攢動,彩旗飄舞,這座偏僻的小城從來沒有這麼熱鬧過。”楊婷説,縣城成了紅色的海洋,戰士們激動地擁抱在一起,久久不願鬆開。

徐向前元帥在《歷史的回顧》一書中這樣寫道,三個方面軍大會師勝利結束了長征,在中國革命史上揭開了新的一頁。

李榮珍介紹,大會師標誌著歷時兩年多的紅軍三個方面軍數萬里長征歷程的勝利結束。三支主力紅軍會師西北之際,正是抗日戰爭烽火即將在全國熊熊燃燒之時,會師後的紅軍將擔負起中國革命的新任務和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歷史職責。

現在,在紅軍長征勝利紀念館的一角,一份當時的“黨員登記表”見證著那段崢嶸歲月。表格是手工繪製,黨員資訊是:李道存,19歲,屬於通訊連,籍貫為黃安縣(今湖北省紅安縣)……紅軍從會寧離開時,登記表遺留在縣城周家大院。為保存這份登記表,當地群眾周大勇的母親把它縫進枕套。1996年,登記表被周大勇發現後並上交相關部門,2000年8月,被國家文物局鑒定為國家一級革命文物。

“黨旗為證,因為有黨的堅強領導和戰士的堅定信仰,紅軍才戰無不勝,從一個勝利走向新的勝利。”楊婷説。

魚水情深

紅堡子村,隸屬會寧縣郭城驛鎮,1936年秋開門迎紅軍,後被授予“支援紅軍模範村”稱號。“這裡地處兩縣交界處,是紅軍會師必經之地。”紅堡子村黨支部書記齊佔虎説,當時紅一方面軍的同志找到當地民團團長王瀚,希望允許紅軍進駐紅堡子。

“得知是紅軍,老人親自迎。”王瀚後人王東良説,王瀚帶領村民升起紅軍旗幟,敲鑼打鼓夾道歡迎,不僅熱情款待,還捐獻了錢糧和槍支彈藥。在一份1936年9月的《紅色中華報》上,有這樣的報道:“僅在郭城驛一地,就籌集糧食四五百石。”

“紅軍將士不拿群眾一針一線,吃的用的,按價付款。”會寧縣政協原副主席王文漢説,紅軍進城後,有一些住在百姓家。“他們就在院裏搭個棚,席地而睡。”王文漢説,吃喝用度,紅軍記著賬,臨走前都付了錢。王文漢珍藏了兩枚紅軍付款用的銀圓,曾有人慕名前來,出高價收購,“我説,給多少錢都不能賣。後來我捐給了紅軍長征勝利紀念館。”王文漢説。

作風優良一家親,黨的軍隊得到了會寧人民傾力支援,籌集了大量糧食、錢物。據不完全統計,會寧為紅軍籌集糧食近500萬斤,布匹衣物6380件(匹),還有大批銀圓。“全縣有400多人參加了紅軍。”楊婷介紹,朱德總司令在離開會寧時語重心長地説:“會寧人民對革命是有貢獻的,我們不會忘記你們對紅軍的支援,謝謝父老鄉親!”

悠悠祖厲河,濃濃魚水情。在一次戰鬥中,一位紅軍連長不幸犧牲,村民們以最高的禮遇,安葬了這位英雄。多年來,這位連長的墳墓幾經遷移,如今位於紅堡子村的一處山坡上,墓碑上刻著“紅軍先烈黃連長佚名之墓”。“大家不知道他是哪人,也不曉得叫啥名,只知道姓黃,是個連長。”王東良説,逢年過節,總有村民到墓前祭奠,85年來從未間斷。

新的勝利

有黨史研究者曾這樣總結:瑞金是紅軍長征的出發點,遵義是紅軍長征的轉捩點,會寧是紅軍長征的會合點,延安是紅軍長征的落腳點。

長征勝利結束,新局面就此打開。

“紅軍三大主力會師後,于1936年11月21日在環縣山城堡全殲胡宗南部232旅及234旅兩個團,以輝煌的勝利展示了紅軍會合後的力量。”李榮珍介紹,12月12日西安事變發生後,中國共産黨人高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支撐起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希望,成為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

在會寧,一則“小紅軍救魏煜”的故事家喻戶曉。1936年10月9日,會寧城門樓前紅旗飄揚,軍民敲鑼打鼓,準備迎接大部隊。當地居民魏鴻儒的兒子,年僅3歲的魏煜,跟著貼標語的小紅軍戰士,來到縣城西門附近的一條街上。突然,天空傳來敵機的轟鳴聲,人群四散,炸彈落下。年幼的魏煜,被小紅軍擋在了身下。敵機飛走,硝煙散去,人們在犧牲了的小紅軍身體下,發現了得救的魏煜。

紅軍長征勝利紀念館裏,擺放著這位小紅軍的畫像。“為報恩情,魏鴻儒將小紅軍葬在了祖墳旁,並立下一條規矩:只要魏家還有一個人,就要永遠祭奠這位小紅軍英雄。”楊婷説,魏煜成家後,給三個兒子起名為繼徵、續徵、長征,合起來就是“繼續長征”,以此讓後輩兒孫記住紅軍長征的歷史和血濃于水的恩情。

繼續長征,也寄託著當地群眾的美好期待。“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産黨……”每年“七一”前後,甘肅會寧的很多黨員幹部都要再次走進紅軍長征勝利紀念館,重溫入黨誓詞,緬懷革命先烈。“有黨的領導,有長征精神,鄉村振興,我們幹勁十足。”齊佔虎説完,便吼了句村民自編的秦腔,“昔日黃灘綠樹陰,鹽鹼地裏能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