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到2020年,北京市政府開展重點民生實事工程,建立100個社區心理服務站點,並計劃至2022年前,達到500個左右。”10月18日,北京市社會心理工作聯合會會長張青之在“2020抗疫心理行動暨社會心理服務高峰論壇”上介紹,在過去10年中,北京市探索建立具有首都特色的社會心理指導師培訓體系,通過科學化內容、規範化制度、常態化崗位、實踐化督導,解決了長期困擾人才培養的實用教材缺乏、管理制度缺失、社團支援缺位問題,以創新性舉措,為完善心理人才培養體系提供解決方案。

在全國範圍內,專業心理人才不足的困境普遍存在。2018年國家衛健委的數據顯示,我國心理治療師數量僅兩萬餘人,每年精神疾病就診量約為1.3億多人次,每個專科醫生人平均承擔6500多人次,壓力非常巨大。

巨大的需求並沒有明確的供給途徑,全國各地都存在“等米下鍋現象”。張青之介紹,2001年4月,原勞動部頒發《心理諮詢師國家職業標準(試行)》,至2008年出現社會培訓“井噴”。

但是,2015年《國家職業分類大典》取消心理諮詢師名錄,全國停止了心理諮詢師職業資格認定,心理人才的社會化培養基本陷於停滯。按照2018年《全國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試點工作方案》,要求村(社區)普遍設立心理諮詢室或社會工作室,心理諮詢室或社會工作室建成率達80%以上。北京市共有3236個社區和3888個行政村,需要設立心理服務網點5600多個,需要大量極其龐大的社會心理服務人才。

他特別指出,本來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目的是培育和諧社會心態,與臨床心理治療、心理諮詢有重大區別。尤其是政府公共服務項目下的社會心理服務,是對個人、家庭、團體或組織,提供促進個體心理健康和自我發展、促進家庭幸福、提升生活滿意度與幸福感。“這項工作既需要心理專業知識,又具有公益屬性。”

2017年開始,北京市社工委將社會心理服務人才培養納入工作規劃,與社會治理創新同步部署。在豐台區、海澱區開展試點社區心理指導人才培養工作,連續三年培養160多名初級社會心理指導師員。

蔣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