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維權:徘徊在“公私”之間

如果要評選21世紀最神奇的事物,網際網路無疑是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許多原本司空見慣的事,一旦在前面加上“網路”二字,便會立刻顯得不同於以往。聊天變成“網路聊天”,將“相識”徹底踢出了社交的必要條件;購物變成“網路購物”,魔術般地抹去了買賣雙方之間的距離與空間。

今天的人們早已適應了那些被網際網路徹底重新定義的概念,潛移默化間,各類事務的“網路化”,給社會生活帶來了不少永久性的改變。其中,與那些已經不新鮮的老黃歷相比,“網路維權”無疑具有更顯著的公共話題意義。

每當有人路遇不平,遭受欺淩與侵害的時候,當事人與社會大眾都會自然而然地想到維權。最常見的維權,是感到不公的人向政府與司法機關尋求公力救濟,以圖“討回公道”的過程。“網路維權”的興起,卻在依照特定程式逐級尋求公力救濟的既有模式之外,開闢出了一條新的維權路徑——直接通過吸引網友關注的方式,推動有關部門解決問題。

這種維權途徑的變化,其意義遠不止是將維權場域從線下“搬運”到線上,同時也意味著公力救濟和私力救濟之間的界線逐漸變得模糊。縱觀那些成功而典型的“網路維權”案例,不論是性侵受害者親自現身指控加害方,還是主張維護智慧財産權的人與抄襲者隔空對質,在其維權過程中起到核心作用的,都是洶湧如潮的網路民意。

就目的而論,通過網路維權的人其實和通過傳統方式維權的人一樣,都是希望由政府或司法機關出面,給自己的委屈一個交代。從這個角度上看,任何維權行動的最終落點,都是謀求來自國家與社會的公力救濟。但是,“網路維權”的特殊性在於:這種維權路徑,是以私力救濟的手段(發動網民、爭取輿論)爭取公力救濟的結果(立案、賠償等)。因此,“網路維權”實質上兼具了公力救濟與私力救濟的作用。

對此,好奇的人難免要問:這種處於“夾縫地帶”的維權途徑,為何日益流行?歸根結底,“網路維權”能夠流行的唯一原因,就是這種維權途徑確實有效。正是因為“網路維權”模式不斷在實踐中取得成功,同時為當事人和社會帶來正面效益,才會有更多維權者選擇以這種方式直面公眾、走向輿論的前臺。

“網路維權”的成功,一方面説明在特定條件下,私力救濟完全可以作為公力救濟的補充,在公力救濟未能覆蓋或是力有未逮的地方發揮更大作用;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網路輿論的巨大影響力。這種影響力其實是一把“雙刃劍”,既幫助了維權者獲取更多社會關注,也有可能讓輿論走偏,誤導甚至欺騙不明真相的網民。因為,網路上的“維權”資訊可能並不真實,或者被別有用心者刻意為之,一起起不斷反轉的新聞和虛偽“網路維權”的敗露,不時提醒公眾審慎對待網路上的“聲討”和輿情。

對於日漸增多的“網路維權”,有關部門不妨一邊反思並修補公力救濟體系的缺失與不足,一邊對私力救濟的社會潛能加以認真看待。與此同時,民間社會也要積極引導網路維權向良性方向發展,從而將其正面價值放到最大,避免此類維權滑向極端。

楊鑫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