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愛玲 白雅婷

今年,我們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迎來了國際消除貧困日。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了全球的健康、就業、收入與基本公共服務,對全球貧困人口與弱勢群體打擊最為嚴重。聯合國一項新研究顯示,今年極端貧困人口共增加9600萬人,其中4700萬是婦女和女童,這是該數據自1998年以來的首次增長。

壓力之下的全球可持續發展進展

根據未來經濟發展情況,最終漲幅可能更為嚴重。非正規部門員工、殘障人士、老年人、小農戶、慢性病患者,這些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就已經脆弱的群體,如今被甩得更遠。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預估今年面臨嚴重饑餓的人數將增加約1.3億。

此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9月份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目前約有12億兒童處於多維貧困的狀態,和疫情有較大關聯。當兒童失去水、衛生設施、住房、營養、教育與醫療資源時,人類的未來發展將面臨巨大風險。

在全球範圍內,整個聯合國發展系統齊心協力,協助會員國扭轉疫情造成的影響,不僅要努力使其重回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和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軌道上,還要更好地幫助其復蘇及重建,前路任重而道遠。

消除貧困的下一步

今年是中國決戰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中國的精準扶貧計劃成功幫助了大批貧困人口實現脫貧,這無疑是一項卓越的成就。這一成就對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之一——在世界各地消除一切形式的貧窮,特別是目標一中的第一個子目標,即消除極端貧窮——作出了重大貢獻。

由於新冠疫情,脫貧攻堅任務尤為艱巨。即使在疫情最嚴重的階段,中國政府對消除極端農村貧困也堅定不移,我們對此感到備受鼓舞。

數十年來,聯合國都是中國政府開展農村扶貧工作的合作夥伴,近期更是攜手努力降低新冠疫情對中國貧困人口的影響。我們致力於與中國的合作夥伴繼續並肩努力,支援下一階段的中國扶貧議程,維護過往取得的成果,並共同應對一系列新的複雜挑戰。

第一個挑戰是新冠疫情給中國弱勢群體造成的社會、經濟影響。按照中國現行標準所定義的極端貧困,很多人,特別是個體經營戶、非正規部門和服務部門的員工(其中女性佔比很高)依然面臨著陷入(或將陷入)貧困、甚至極端貧困的風險。

對於不同群體的差異化影響

通過近期數據可以明顯看出,疫情期間的封鎖和經濟復蘇對不同經濟體的不同部門和群體造成了不同影響。聯合國近期在貧困縣進行的一項家庭調查顯示,收入相對有保障與享有社會保險的受薪員工,收入下降幅度明顯小于非正規部門的員工。

調查同樣發現,城市地區與較富裕家庭的兒童能夠相對順利地轉到線上學習,而農村地區的一些貧困兒童授課品質有所下降。疫情之前,這些農村貧困兒童接受高品質教育的機會本就相對更少;現在,他們更加落後於生活在城市的同齡人。

第二個挑戰是如何用最合適的方法重新定義中國2020年後的貧困。中國城鎮化水準較高,每人平均國內生産總值已超過10,000美元,而城鄉之間、城市內部以及各區域之間仍然存在差距。因此,將非收入要素納入到貧困考量中,如獲得優質住房、醫療保健和教育資源的機會,也就顯得至關重要。

可持續發展目標宏大而清晰明瞭:“在全球範圍內消除一切形式的貧困”。這也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于2015年設定的目標。

自然災害下的貧困及脆弱群體

第三,能否消除貧困、抗擊未來流行病等其他危機的關鍵還將取決於中國保護環境、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許多工作崗位,尤其是農業部門崗位,都依賴於健康的生態系統,而貧困和處於貧困邊緣的人群在自然災害的影響面前顯得尤為脆弱。

中國在過去的幾十年,尤其是精準扶貧期間積累的經驗,充分證明了中國有能力實現宏大的2020年後的新消除貧困議程,為2030年之前全面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一作出更大貢獻。

聯合國駐華系統對中國迄今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賀,並將全力支援中國消除一切形式的貧困,確保中國所有人邁向包容、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作者分別為聯合國代理駐華協調員、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