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廬山市委副書記周麟等人近期被查 懲治震懾在基層持續強化

年輕幹部的貪腐陷阱

記者近日從江西省九江市紀委監委獲悉,廬山市委副書記周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審查調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審查調查工作目前還在進行中。

周麟出生於1980年,在本是幹事創業的大好年華,因涉嫌違紀違法被查,令人唏噓不已。近期,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公佈的審查調查消息中,有多起“80後”“90後”年輕幹部被查處的案例,如雲南省昆明市呈貢區原副區長郭靜雨、上海市金山區經濟委員會原副主任金英麗等。

貪腐問題沒有年齡之分,一些看似 “年輕有為”的黨員幹部,同樣存在不可忽視的腐敗風險。近期查處的案例表明,一旦觸碰紀法“紅線”,無論年齡大小,都要被一查到底、絕不姑息;也反映出持續深化全面從嚴治黨的背景下,懲治腐敗的震懾作用在基層不斷增強。

錯用“才智”斂財謀利,青年英才走上腐敗歧途

“身為新提拔的年輕幹部,我沒能抵擋住社會上的各種誘惑,錯把企業老闆圍獵領導幹部的‘糖衣炮彈’當真情,放鬆了思想警惕,在金錢慾望的唆使下,理所當然地收受財物,一步步墮落到職務犯罪的漩渦裏。”金英麗在懺悔書中寫道。

8月13日,上海市金山區紀委監委公佈了對金英麗的政務處分決定。因嚴重違反社會公德和國家法律法規,並涉嫌犯罪等,決定給予其政務開除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作為金山青年,我將繼續努力為‘三個金山’的建設添磚加瓦!”2012年,年僅31歲的金英麗獲評第五屆“金山十大傑出青年”,這番話是她的獲獎感言。

2006年,金英麗研究生畢業,走上了工作崗位。在金山區經濟委員會招商資訊科擔任科長時,她積極參與搭建金山區招商引資隊伍建設與培養平臺,開闢招商引資資訊渠道,成功舉辦了投資促進懇談會、推介會等。然而,隨著職務越來越高,曾經那個開拓進取、立志幹出一番事業的傑出青年,在貪腐的泥沼裏越陷越深。

2019年8月,金山區紀委監委收到上海市公安局金山分局掃黑辦移送的反映金英麗有關問題線索。初核發現,金英麗存在涉嫌受賄犯罪問題。2020年5月,金英麗被採取留置措施。

經查,2016年至2019年間,金英麗利用其擔任金山衛鎮副鎮長、區經委副主任等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賄賂。為幫助某公司在退稅、避免因發佈虛假廣告受到處罰等方面謀利,金英麗多次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賄賂,並用這些錢購買高級轎車、理財産品等。除了直接收錢外,金英麗在和一家公司交往時,還讓對方為其購買傢具、支付租房費用等。

因能力強、進步快,不少年輕幹部得到提拔。但某些年輕幹部在走上領導崗位後,卻對手中的權力沒有清醒的認識和敬畏,最終踏上貪腐“不歸路”。還有一類年輕幹部,包括行使公權力的基層公職人員,把“才智”用錯了地方,利用職務便利斂財,貪腐數額之巨甚至不亞於一些腐敗潛伏週期較長的腐敗分子;不少人參加工作沒幾年就初次犯案,有的甚至從入職開始就“蠢蠢欲動”。

日前,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紀委監委對該區市民中心余杭分中心不動産交易窗口工作人員田琦浩嚴重違法問題進行監察調查。

經查,今年25歲的田琦浩利用職務便利,僅在去年1月到12月之間,就侵吞國家財産達595萬元,用於奢侈消費、購買豪車和網遊充值,目前其涉嫌職務犯罪問題已被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年紀輕、職務低、犯罪時間短,貪污數額卻巨大,該案引發社會關注。梳理近年來年輕幹部被查的案件會發現,田琦浩案並非個例。比如,四川省馬爾康市人民醫院原會計季某,參加工作僅兩年就利用職務之便侵吞公款,至2019年案發時,27歲的她已貪污公款547.1萬元;貴州省思南縣社會保險事業局原會計兼出納張某,工作不到一年便開始騙取社保資金,案發時只有25歲的她,涉案金額達40余萬元。

腐敗形式五花八門,貪圖享樂不惜以身試法

綜合各地年輕幹部違紀違法案例發現,腐敗形式五花八門:有的收受賄賂炒股理財,有的挪用公款超前消費,有的截留民生資金升級網遊裝備、打賞網路主播……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偉觀察,年輕幹部腐敗表現存在一定共性,呈現出部分年輕人的社會生活特徵,“一些年輕幹部日常生活貪圖享樂、愛慕虛榮,甚至熱衷炫富攀比,為此不惜以身試法、鋌而走險。”

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房間裏,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奢侈品,一件衣服6.4萬元,一個包超過20萬元……1990年出生的王雪,是北京市東城區某離退休幹部休養所原出納員。僅一年多的時間,王雪利用職務便利,侵吞、騙取公款多達720余萬元,均用於個人奢侈消費。

肆意揮霍的背後,是王雪對物質消費難以滿足的慾望。“在工作、生活和網路遊戲中,王雪結交了大量‘出手闊綽’的朋友,養成了畸形的消費觀念。”專案組人員介紹説,王雪進入某離退休幹部休養所工作不到一個月,就開始想方設法侵吞、騙取公共財物,用以滿足消費慾望。買完東西,她會拍照發在社交媒體上,大家的“追捧”讓她的虛榮心獲得極大滿足。

最終,王雪在虛無的“快感”中加速沉淪。因涉嫌貪污罪,王雪被開除公職。2019年12月,王雪被東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

有人因消費慾望而墮落,有人則因賭致腐。1988年出生的郎筱魯,是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發改局價費科原工作人員,也是富陽區監委成立以來,被查處的最年輕的公職人員。

“從大學開始我就是足球和籃球的資深球迷,接觸網路賭球之初只是為了增添看球賽的樂趣,但後來我自以為找到了一條生財之道,越陷越深,欠下了百萬元債務……”從一開始投注五十、一百元“圖個樂”,到之後下注五百、一千,再到最後一個上午輸掉二三十萬元,郎筱魯儼然變成一個赤裸裸的“賭徒”。

然而,這名“賭徒”身處重要工作崗位。在房地産限價調控政策下,房地産開發商在樓盤銷售前需要找郎筱魯進行價格備案,這讓他成為被“圍獵”的重點對象。彼時,他正因“賭球”而欠下高額債務。於是郎筱魯在接受宴請、吃喝玩樂之餘,還向開發商借錢還債,在無法償還的情況下,就通過索要“房號”倒賣獲利後歸還借款。

對各種誘惑缺乏免疫力,在權力漩渦中迷失自我

辜負了組織的信任培養,斷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金英麗如今悔恨不已:“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收了不該收的錢,出賣了自己曾經立志要當一個好幹部的初心,更出賣了自己職務身份的清正廉潔。”

學歷高、能力強、潛力大,這些原本前途無量的年輕幹部,為何自毀前程、墮入違法犯罪的深淵?

“他們腐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原因在於沒有堅定理想信念,在事業發展的起步階段放鬆自我約束,在剛掌握權力的過程中迷失自我。”在宋偉看來,像王雪、郎筱魯這樣的年輕幹部和公職人員,由於滋生了急功近利、貪圖享樂等不良觀念,人生觀、價值觀、利益觀嚴重錯位,以至於在誘惑面前毫無抵抗力。

值得注意的是,年輕幹部處於事業、生活起步期,黨性歷練、社會閱歷、基層鍛鍊相對不足,這也意味著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容易産生廉政風險。

離開校園後,金英麗直接進入機關工作,成長經歷相對順利。在接受調查時,金英麗反思道:“我對各種誘惑缺乏免疫力,特別是對企業老闆圍獵領導幹部的套路和糖衣炮彈缺乏辨別能力,沒能守住基本的底線。”

案件暴露監管漏洞,及時糾偏治病救人

除幹部自身原因外,案件暴露出的監管漏洞不容忽視。

儘管被查處的年輕幹部大多職位不高,但往往身處稅務、財務、出納等權力集中、資金密集的部門和崗位,加上所在單位存在內控制度不完善、工作程式不規範、制約機制落實差、日常監管長期缺失等漏洞,他們便抱著僥倖和投機心理“鑽漏洞”,利用職務之便實施犯罪。

監管形同虛設,復審復核層層失守,為王雪貪污公款打開了方便之門。“我自己一屋,財務室其他工作人員不會隨便進入,這給了我很多機會。”王雪所在單位的財務管理存在漏洞,不僅讓出納王雪獨自在一間辦公室辦公,而且其他工作環節負責人也未認真履職,制度執行流於形式。

“王雪使用假的銀行對帳單,模倣單位領導的簽字,通過現金支票將公款轉移到個人賬戶。後來,連現金支票都懶得用了,直接通過銀聯將單位賬戶的錢轉到自己名下。”專案組工作人員介紹説,在一年零三個月的時間內,整個單位對王雪的違法犯罪行為毫無察覺。

由於單位及上級主管部門對年輕幹部和公職人員疏于教育,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嚴重缺失,王雪案涉及的分管領導、相關負責人等6人已被立案追責。

年輕幹部貪腐有何危害?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年輕幹部一旦發生腐敗,如果不及早發現並查處,很容易造成“帶病上崗”“帶病提拔”,“這不僅影響幹部本人的成長前途,也會損害黨和政府的形象,侵蝕整個黨員幹部隊伍的純潔性。”

及時糾正年輕幹部的“偏軌”行為尤其必要。莊德水建議,應加強對年輕幹部的日常監督,發現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進行提醒教育,抓早抓小、防微杜漸。

因受賄9.8萬元,郎筱魯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期執行一年六個月。“對郎筱魯進行查處,對他個人而言也是一種挽救。如果我們不及時給他踩上一腳剎車,他在違法犯罪路上會走得更遠。”杭州市富陽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胡志明説。

發揮警示教育作用,嚴把選人用人關口

思想上松一寸,行動上就會差一尺。宋偉認為,要重視對年輕幹部的廉潔從政教育,隨時注意其思想動態,幫助他們建立起拒腐防變的思想防線;同時,發揮警示教育的作用,使其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扣好廉潔的第一粒扣子。

組織縣機關及事業單位預備黨員接受廉政教育,是江蘇省泗陽縣紀委監委長期堅持的做法。“我們分析近年來縣裏發生的腐敗案件發現,黨員幹部違紀違法或第一次受賄出現年輕化的趨勢。年輕幹部不學紀法、不懂紀法,容易被拜金主義、享樂主義思想腐蝕,因此開展正反典型教育,引導他們自覺守住紀法‘紅線’。”該縣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説。

“王雪等年輕幹部違紀違法案件發生後,我們組織全區各單位青年幹部206人旁聽庭審,現場接受警示教育。此外還拍攝了警示教育片《隕落的青春》,隨懺悔書一同向全區推送。”北京市東城區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區紀委監委在向全區發佈案件通報的同時,開展“扣好第一粒扣子”青年幹部紀律教育活動,以案例強化震懾,做到以案明紀、釋法、説責、講德、述廉。

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幹部是一件大事,是百年大計。年輕幹部代表著幹部隊伍的未來,他們能不能廉潔自律,直接關係到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前途。

“年輕幹部貪腐,引人深思的不僅是如何預防的問題,還有人才隊伍如何選拔使用培養的問題。”莊德水認為,一方面要為他們搭建幹事創業的平臺,讓他們在基層鍛鍊和複雜考驗中成長起來;另一方面,要嚴把選人用人關口,完善幹部選拔任用機制。

多名受訪者也表示,要把政治標準作為選拔任用年輕幹部的首要條件,嚴把政治關、廉潔關和素質能力關,而非單一強調幹部年輕化標準,避免埋下年輕幹部貪腐的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