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萬人感染、超過13萬人死亡,美國是世界上新冠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疫情已成為最受關注的焦點。

但是,美國社會中的暴力活動卻仍在繼續,疫情一方面削弱了這些暴力活動的受關注度,同時疫情引發的社會矛盾還加劇了這些暴力行為,許多美國民眾不得不同時面對疫情和暴力活動的雙重威脅。

死在槍口下的11歲天賦少年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11歲少年達文·麥克尼爾運動天賦出眾,他立志成為職業橄欖球員,掙錢給母親克裏斯特爾·麥克尼爾買大房子住。

可現在這些願望沒法實現了。

7月4日,克裏斯特爾在社區舉行露天燒烤活動,晚上臨近結束時,她開車帶著達文去親戚家取手機充電器和耳機,不料意外發生。

達文剛下車沒多久就頭部中槍,被送往醫院後不治身亡。

據當地警方介紹,當天晚間,事發地多人開槍,達文被一顆流彈擊中。法庭文件顯示,當地幫派近期出現摩擦,之前已發生數起槍擊和謀殺事件。

克裏斯特爾是一名社區工作者,致力於減少社區暴力與犯罪,她組織露天燒烤就是為了拉近鄰里距離,呼籲終結槍支暴力,可誰知槍支暴力就降臨在自己兒子身上。

隨著美國一些州陸續重啟經濟,人們外出和社會活動增加,槍擊事件數量同樣也在變多。

僅7月以來,美國各地就發生多起槍擊。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7月上旬有包括達文在內16人在槍擊中喪生;在芝加哥,僅在7月11日和12日的週末,就有45人受槍傷,其中7人死亡;在7月3日至5日的美國獨立日假期,紐約市共計發生44起槍擊案,63人遭槍擊,其中至少9人死亡。

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有多個未成年人在近期槍擊事件中喪生,最小的年僅7歲。

《華盛頓郵報》記者約翰·伍德羅·考克斯在社交媒體上説,疫情中很難再去關心美國一些其他危機,但槍支暴力危機比其他更緊迫。

對家暴受害者,疫情是一場噩夢

此前數月裏,美國大部分州實施“居家令”,這一措施有助於遏制疫情傳播,但對於家庭暴力受害者來説無異於一場噩夢。

“請幫幫我,”美國芝加哥一名女子近期致電當地救助中心時懇求。

她當時偷偷從家裏逃出來撥打求救電話。據她的描述,疫情暴發後,她的男友失業,言行越來越暴力。

另一名美國女子近期被丈夫打到住院,她匿名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説,遭受家庭暴力時很難逃出家門,在疫情期間更難了。

虐待兒童問題同樣嚴峻。統計數據顯示,美國兒童救助國家熱線4月收到涉及虐待兒童的電話和資訊比去年同期增長17%。

美國防止虐待及忽視兒童中心醫學主任雅姆耶·科夫曼説,許多兒童遭受虐待情況由教師上報,但由於學校關閉,可能有一些虐待案例沒有被報告,數據或被低估。

專家認為,家庭暴力事件高發與新冠疫情存在直接和間接因果關係。

受“居家令”和旅行限制影響,受害者與施暴者共同生活時間更長,遭受暴力的可能性也大幅增加;此外,疫情中公共庇護場所關門,也切斷了一條求援途徑。

新冠疫情導致美國經濟迅速下滑,也間接催生更多家庭暴力事件。美國智庫外交學會客座高級研究員卡羅琳·貝廷格-洛佩斯撰文説,失業問題不斷加劇,人們更加焦慮、財務壓力更大,加上公共服務減少,為家庭暴力惡化提供土壤。

科夫曼説,美國上次出現經濟衰退時,兒科醫生們注意到嚴重虐待案例數量增加,她擔心同樣的情況可能正在重演。

弗洛伊德沒能“治好”美國執法暴力痼疾

5月31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手握警棍的警察在街頭警戒。新華社發(安格斯·亞歷山大攝)

5月25日,46歲的美國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被逮捕時遭遇暴力執法,白人警察德雷克·肖萬用膝蓋壓住弗洛伊德頸部長達8分46秒。

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國全國範圍內觸發大規模、長時間的示威活動,抗議警察暴力執法以及種族歧視。然而,抗議過後,執法暴力很快再次出現在人們視野當中。

6月12日晚,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市一間快餐店外,27歲的非裔男子萊沙爾德·布魯克斯被逮捕時抵抗,此後逃跑時警察開槍,布魯克斯背部中兩槍,因器官衰竭和失血過多而死。

佐治亞州富爾頓縣檢察官保羅·霍華德介紹説,按照規定,警察禁止在嫌疑人逃跑時開槍。霍華德還説,受害者倒地後,兩名警察還用腳踢、踩受害者,並且沒有進行施救。

美國公共事務研究中心近期一項民調顯示,近半數的美國人認為警察針對公眾的暴力“非常”或“極度”嚴重,比去年9月一項類似民調的結果增長約三分之一。

美國新澤西州聯邦參議員科裏·布克則表示,如果繼續對警察執法問題視而不見,那麼暴力、侵犯民權乃至死亡將迴圈往復地出現。

監製:閆珺岩

記者:孫丁

編輯:劉陽 王豐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