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沙特和俄羅斯兩大産油國握手言和,石油價格戰的硝煙逐漸散去。雖然一些主要産油國因價格戰收入劇減,但最大輸家卻是美國。近年來,聲勢浩大的美國頁巖油革命大有偃旗息鼓之勢。不過,世界石油市場能否走向再平衡,仍有待觀察。

沙特和俄羅斯兩大産油國握手言和,石油價格戰硝煙散去。雖然一些主要産油國因石油價格戰收入劇減,財政赤字擴大,但最大輸家卻是美國。由於此前油價暴跌且目前回升幅度有限,致使美國大批負債纍纍的頁巖油企業因不堪重負而倒閉。預計今明兩年美國原油生産難以快速恢復,同時不得不擴大石油進口,疲態盡顯;長此以往,美國的全球能源霸主地位終將動搖。

儘管現在就斷言美國的能源霸權時代行將結束為時尚早,但有明顯跡象表明,美國已經不能輕易左右世界能源發展格局了。美國的能源生産,尤其是最重要的石油生産能力已經開始走下坡路。有專家預言,由於美頁巖油産業在價格戰中受到重創,眾多鑽井紛紛關閉,明年美國頁巖油産量可能會下降50%。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的統計數據,截至5月底,美國石油鑽井平臺同比減少69%,鑽機數量從3月中旬的539個降至6月初的165個。因此,即便當前油價有所回升,頁巖油開始復産,但産能恢復依舊需要較長時間。據分析,美國大約需要600台鑽機恢復生産,才能達到1250萬桶的日産量。預計到2021年年中,美國石油總産量將低於每日800萬桶,僅為2019年峰值的一半。顯而易見,美國不可能在短期內恢復日均1300萬桶的産能。這將對美國的“能源獨立”戰略造成結構性的衝擊。

自19世紀60年代美國開創世界石油工業以來,美國一直維持超級産油國的霸主地位,其高産量是自身能源優勢的基礎。與此同時,美國還控制著全球幾條主要石油運輸戰略通道,對中東産油國也有重要影響。因此,雖然經歷了包括2016年沙特針對美國頁巖油發起價格戰在內的數次石油危機,美國始終掌握著世界石油市場的話語權。但是如今情況似乎發生了變化,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歐佩克+”話語權不斷增強,美國佔全球能源比重和對外影響力在下降。據彭博社分析,在2014年—2016年的價格戰導致油價暴跌之後,美國恢復石油鑽井平臺數量用了2年半時間,從2016年5月份的193台增加到2018年11月份的618台。其主要動力來自油價快速衝高以及較低的資金成本。但現在的問題是投資風向已經轉變,早在一年半前華爾街的避險情緒濃厚,投機資金已經開始撤離頁巖油領域。如今,又有誰會在新冠肺炎疫情遠未結束、世界石油市場去向不明的時候貿然投資原油開採呢?

總之,近年來聲勢浩大的美國頁巖油革命大有偃旗息鼓之勢,疲態盡顯。正如美國康菲石油公司首席執行官瑞安所言,我們正在考慮在未來幾個月內慢慢重返市場,我們也不指望將來會出現V形反彈,整個頁巖油産業急劇增長的前景不存在,但美國頁巖油産業並不會消失。摩根士丹利估計今明兩年平均油價將維持在每桶50美元左右,這足以讓美國部分關閉的頁巖油企業重新開工,今年第四季度有可能是美國頁巖油産業復蘇的轉捩點,但産量增長空間相當有限。據樂觀估計,到2023年9月份美國原油産量可能恢復到日産1200萬桶以上。

世界石油市場能否走向再平衡,仍有待觀察。當前,“歐佩克+”每天庫存量超過10億桶,預計需要大約兩年時間才能將庫存恢復到5年平均水準。在“歐佩克+”減産協議得到嚴格執行的情況下,預計今年下半年全球供應可能低於需求,但在疫情影響下,全球需求恢復仍是未知數。世界經濟恢復增長前景不明,同時面對能源産業流失10萬個就業崗位、不少油企申請破産保護,美國石油相關産業界人士不禁憂心忡忡,大聲疾呼美政府採取有效措施確保美國能源優勢地位。

形勢比人強。特朗普政府在大選之年並沒有太多的政策空間,更何況,美國的世界能源統治地位已經日薄西山,其決定性的影響力也將一去不復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