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18時至27日淩晨1時,一場持續7個多小時的特大暴雨突襲四川省涼山州冕寧縣北部地區,截至28日16時,此次特大暴雨災害已造成12人遇難、10人失聯。目前,當地已設立4個集中安置點,集中安置受災群眾2100余人。這場特大暴雨為何突降冕寧?未來應如何做好防範工作?29日,科技日報記者採訪了中科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以下簡稱成都山地所)相關專家。

這場特大暴雨來自何處?“受印度洋方向來的暖濕氣流影響,四川山區易發生暴雨天氣且多集中在7月以後。然而,今年的暴雨較往年來得更早。”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成都山地所研究員陳寧生説,根據往常經驗,此次暴雨可能持續時間較長,需做好充足的搶險避險及預防工作。

據相關氣象數據顯示,暴雨發生當天,冕寧縣高陽街道靈山景區降雨量達到了211毫米,彝海鎮大馬烏村降雨量為107.5毫米。而根據氣象學慣例,24小時降水量為50毫米以上的強降雨稱為“暴雨”。“此次冕寧縣暴雨降水總量已總計超過400多毫米,且造成了嚴重的泥石流等次生災害,從災害程度上來説,其已經超過了暴雨的範疇,屬於特大暴雨。”陳寧生説。

成都山地所總工程師、研究員遊勇表示,這種特大暴雨有三個主要特徵:一是暴發比較突然,很難發現徵兆;二是從發生到快速蔓延,只需十幾分鐘到一個半小時左右,時間非常短;三是極易引發泥石流等次生災害。

記者了解到,冕寧此前曾多發泥石流等災害。2011年9月該縣拖烏鄉發生山洪泥石流災害,造成3個村、9個組、300多戶、1500多人受災;2018年7月冕寧再次發生暴雨引發泥石流,導致6戶17人被困,最終由於搶險及時,全部人員成功避險。

為何冕寧縣泥石流事故頻發?“這主要與當地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氣候條件有關。”陳寧生説,一方面冕寧縣位於青藏高原和雲貴高原的交界處,處於地震頻發區,這使得冕寧縣地質結構相對較為疏鬆,一遇到暴雨就容易發生水土流失,進而引發泥石流;另一方面,該地受暖濕氣流影響,冬春季多乾旱造成土地開裂,遇到夏季暴雨容易發生大規模水土流失,這就為雨季到來後的泥石流崩塌創造了條件。

未來如何進行科學預防和避險?遊勇認為,防範工作須主要做到三點:首先,當地相關部門要加強預警意識,進一步落實優化國家“群防技防”的避險機制;其次,要善於掌握總結山洪泥石流的發生徵兆,及時進行資訊公佈;最後,群眾要掌握一定的避災知識。“一旦發生泥石流,如何逃離、往什麼地方跑,都要心中有數。此外,由於泥石流一般晚上發生,平時也要準備好手電筒等應急裝備。”他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