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7年的上官軍樂,因警方10萬元的懸賞通告再次回到公眾視野。

他曾是山西朔州的“鮑魚大王”,創辦“一頓飯數萬元”的高消費餐廳引發關注,也曾因多次“高調”捐款被質疑。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靠高端餐飲發家的上官軍樂,2012年開始陷入經營困境,並通過名下的貸款公司借款一億多元無力償還。2013年底,上官軍樂“潛逃”,去向成謎。

員工討薪要債,家人打工還錢,公司股東涉案被抓,上官軍樂消失後,留下一系列待解難題。

5月29日,朔州警方以其涉嫌非法集資案發佈通告。朔州警方告訴新京報記者,上官軍樂已逃往海外,多年來他們一直追查此案,目前正在偵破中。

身家過億的“鮑魚大王”

今年42歲的上官軍樂出生於山西運城。他的母親説,小時候家境貧窮,19歲時,上官軍樂去了朔州做洗衣粉促銷員。2001年,上官軍樂在朔州經營服裝店攢了筆錢,2004年,他花費百萬元租下區政府後院的朔城賓館,並改造成一家五星級酒店。

2007年,上官軍樂創辦“豪門吉品鮑府”,讓他在山西朔州暴得大名。

這是一家高消費的奢侈餐廳,專營高檔“鮑魚、魚子醬、法國松露、西班牙火腿”,“每人平均三千到五千不等”。

上官軍樂曾在一期訪談節目中宣稱,要打造“舌尖上的勞斯萊斯”,“裝修鮑府時,光設計費就要150塊錢一平米。吃飯時,可能會突然傳來一陣琴聲,或蹦出一個美女為大家彈奏一曲。”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這裡都是朔州高消費的代表。

“在當年,鮑府的服務是其他飯店沒有的。”曾去過鮑府吃飯的上官軍樂的朋友描述,一進門就能看到上官軍樂買來的字畫和古董,在鮑府,他第一次用“公筷”,服務員都戴著手套,餐桌上的盤子有一滴油就得換掉。

“豪華”背後是普通人難以企及的高消費。一名曾在鮑府消費過的食客稱,那裏一頓飯至少上萬元,一次消費幾十萬也算正常。

一名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描述稱,當時,山西煤業發達,奢華的鮑府也隨之生意火爆,幾乎每天門口都停滿了豪車。

有了錢之後,行事高調的上官軍樂買了一輛勞斯萊斯,還花幾十萬元買了個尾號001的北京車牌。

有媒體報道稱,開業一個月後,鮑府的銷售額就過了百萬元。短短5年時間,上官軍樂就在太原、呂梁等地開了五家分店,他也成了身家過億的“鮑魚大王”。

生意上的成功讓上官軍樂成了山西名人,除了是幾家公司的老闆,他的頭銜也越來越多:世界傑出華商協會理事、中國食文化研究會第二屆理事會理事、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區第六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等。

曾因行事“高調”被質疑

在商人的角色之外,2011年後,上官軍樂更多地因“高調捐款”被公眾關注。

他的捐助是從網路開始的。2010年開始玩微網志後,上官軍樂幾乎每天都會發微網志,小到吃羊肉泡饃,大到評論國際時事。據媒體報道,2011年6月,有網友在微網志拍賣一柄象牙古劍,捐助因車禍致殘的女孩,上官軍樂以6.6萬元拍下,從此開始了自己的“慈善”之路。

一次廣為人知的事件是,2011年7月19日,為救助山西白血病女孩賈悅,上官軍樂發微網志稱,給每人1元授權,“你轉發,我捐錢”。最終,該微網志被轉發了50多萬次,上官軍樂一次性捐款40萬。

之後,上官軍樂還親自到醫院探望,喂賈悅吃水果,賈悅還叫了他爸爸。

除了媒體的跟進報道,上官軍樂也多次發微網志講述經過。這次捐助讓上官軍樂在網路上成為知名人物,但也因過於“高調”而被質疑。有網友稱讚他是“山西好人”,也有人説他是“山西版陳游標”。

上官軍樂回應稱,“無論是讚我的還是罵我的,只要轉發我都感謝。”

在這之後,上官軍樂的網路捐助明顯多了起來。那一年,他還捐助設立了“上官軍樂詩歌獎”。面對朋友的疑惑,他解釋説,“想支援一下文化發展。”朋友聽後笑了,“我覺得他是被忽悠了”。

2011年底,上官軍樂被評為“感動山西”候選人。山西新聞網在報道中描述他稱,“鮑魚大王”邁進慈善隊伍,在微網志高調“出鏡”。在接受採訪時,上官軍樂並不否認自己的高調,他説,“只要是善行,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該被鼓勵。高調也沒什麼不好。”

跟上官軍樂熟識多年的一位媒體朋友回憶説,一段時間後,上官軍樂覺得自己做慈善很亂,朋友建議他形成自己的模式,可以號召他人,也能宣傳自己。

2012年5月22日,上官軍樂發起“每週一善”活動, 在微網志徵集幫扶對象,每週定向捐款5000元。

這位媒體朋友坦言,上官軍樂高調做慈善的背後,也是為了個人宣傳,公益成了他另一張“名片”,酒店餐廳的營業額也擴大了。

活動發起後,上官軍樂在網路上的關注也越來越多。他在一次採訪中提到,有一次他參加聚餐,一個沒有見過的客人卻知道他是個慈善人士,“他對我説,聽説你做慈善,以後我們的接待就放在你們這裡了。”

難以支撐的“高端餐飲”

2012年,上官軍樂“慈善”名聲漸起的時候,鮑府的熱鬧卻開始消退。

弟弟上官軍勇回憶説,2012年開始,一些高端餐飲店生意慘澹,鮑府的經營也陷入困頓。當時,在老家運城的分店已經裝修完了,卻一直開不了門。

除了經營問題外,上官軍樂還開始陷入資金困境。上官軍樂的一位朋友介紹,為了生意週轉,2011年上官軍樂開始對外借錢週轉生意。2012年,為了籌備豪門吉品鮑府上市,上官軍樂又借錢拓展業務。

工商資訊顯示,2011年8月,上官軍樂註冊成立了朔州森焱小額貸款公司。一名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貸款公司成立後,上官軍樂就交給朋友耿建忠打理。從2011年到2013年,耿建忠陸續以兩分的利息,向多名親戚朋友借貸,為了賺利息,這些親友再拉攏自己的親友借錢給小貸公司。

借款人高先生稱,他們借錢就是為了利息,但大部分人只拿到一兩個季度的利息,“後面不僅利息沒給,本金也拿不回來了。”

上官軍樂還在為鮑府上市招募資金。一位“股東”提供的入股投資協議書顯示,2012年8月,豪門吉品公司積極運作海外上市,為了擴大上市前的經營規模,決定增資擴股6000萬,每股300萬,收益權利最直接的一項是,每季度享有2分的利息。

儘管鮑府的生意已顯頹勢,但上官軍樂還是多次公開宣稱自己看好高端餐飲的市場,並會堅持做下去。

2012年3月,在央視的《創業天使》高端餐飲專場欄目中,有投資人在節目中分析稱,從風險投資角度看,上官軍樂的鮑府風險較大,很難規模化,中高端餐飲能否被廣泛接受,是一個挑戰。然而,上官軍樂並不認可,稱自己希望將鮑府打造成百年品牌。

2013年的端午節,鮑府太原店推出“吉品松露鮑魚粽”,每個售價高達9999元,宣稱是用10隻四頭幹鮑、松露、西班牙火腿以及泰國香米製作而成,被質疑為炒作。

《焦點訪談》在做端午節粽子市場調查時,報道了鮑府的“天價粽子”。面對質疑,上官軍樂説,“我們推出這款天價粽,意在宣示將一直堅持我們的高端路線。”

但也是在那一年,一口魚子醬就要賣上千元的鮑府,推出了一百多元的優惠套餐;鮑府太原店為增加收入,甚至在早上賣起豆漿油條;一向堅持做高端餐飲的上官軍樂,還和朋友合開了一家快餐店,主營特色砂鍋小吃。

一位熟識他的朋友説,2013年下半年,上官軍樂明顯不愛説話了,微網志上也不再發表評論,上了飯桌就默默喝酒,總是心不在焉。“那時候他很忙,壓力大,臉上都起了火疙瘩。”

2013年11月16日,上官軍樂發了最後一條微網志:“因個人原因,微網志暫停,我在每週一善的捐助也暫停,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援。”

半個多月後,上官軍樂“消失了”。

捲入億元集資案後“潛逃”

上官軍樂失蹤的時間是2013年12月9日。他的好友告訴新京報記者,那時他兒子還未滿周歲,“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消失。”

好友耿建忠的案發,將上官軍樂的“消失”的原因指向一樁集資案。

2014年6月24日,耿建忠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朔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31日經朔州市人民檢察院批准被逮捕。2017年4月,耿建忠被法院判處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六個月。

裁判文書顯示,法院審理認為,森焱小額貸款公司從成立到2013年12月9日,上官軍樂指使公司股東耿建忠以資金委託協議等名義,以月息1.5%-2%的利息向他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其中,有被害人報案的共計164筆借款,涉及117人,共吸收存款1.1億余元;無被害人報案、未提供依據或相關數據記載不一致借款共計93筆,涉及單位2家,個人43名,共吸收存款5990萬元。

犯罪嫌疑人上官軍樂在此期間,以月息2.4%-3%的利息從森焱小額貸款公司借款12278.87萬元,于2013年12月9日潛逃,至今下落不明。

一名知情人士稱,2013年12月4日,上官軍樂把名下的朔城賓館轉讓給耿建忠,但沒有變更工商資訊。月底,耿建忠就將朔城賓館抵押給多個債權人,但由於其他公司也起訴了上官軍樂,朔城賓館被查封,這些債權人無資産可執行。

一位借給森焱公司500多萬元的女士表示,自己的錢是耿建忠出面借走的,但借款人都知道公司是上官軍樂的。

“我們不是盲目的。我們去看了上官軍樂裝修豪華的朔城賓館和鮑府,又想到他做慈善、上電視,還是人大代表,覺得很有實力。”一位借款人説,小貸公司的一面墻上,貼著不少上官軍樂與官員和明星的合影,他們更加認為,“錢是安全的”。

工商資訊顯示,上官軍樂名下有森炎小額貸款公司、山西豪門吉品有限公司、並實際控制朔城賓館、朔州好望角娛樂有限公司。隨著上官軍樂的離開,這些公司被牽扯進多起訴訟,工商狀態變成“吊銷”,上官軍樂也成為“失信被執行人”,被限制高消費。

“希望他回來面對問題”

距離上官軍樂潛逃已過去近7年時間。5月29日,山西朔州公安局對上官軍樂發佈10萬元懸賞通告稱,2014年3月10日,朔州警方依法立案偵查一起非法集資案。經查,上官軍樂有重大嫌疑。

警方調查發現,上官軍樂失蹤那天,給弟弟上官軍勇發短信説自己“走了”,讓其有事找耿建忠商量。

上官軍勇稱,在2013年下半年,哥哥曾把公司的債務告訴自己,但沒有想到他會失蹤。

上官軍樂失蹤後,他名下的鮑府、好望角會館陸續爆發員工討薪問題。據媒體報道,2014年1月14日,100多名員工及有債務糾紛的商家拉條幅在好望角公司附近維權。朔州經濟開發區有關部門接待了討薪的員工,並墊付了一些工資。

上官軍勇比上官軍樂小8歲,從開服裝店的時候就跟著哥哥幹,之後成了小貸公司的股東和朔城賓館的法定代表人。哥哥涉案後,他也隨之被限制高消費,成了債務人。

除了上官軍勇,家中的妹妹、妹夫等跟著上官軍樂的數人,也因上官軍樂的離開,成了失信被執行人。提起哥哥,上官軍勇有些埋怨,“我每天打兩三份工還錢,希望哥哥能回來面對這些問題。”

6月中旬,新京報記者探訪發現,昔日輝煌的9層好望角會館如今已落滿灰塵,門口的玻璃門被砸爛,裏面垃圾遍地。當地人透露,討薪人為了挽回損失,將裏面的傢具變賣。

緊挨著好望角會館的,是上官軍樂的鮑府餐廳,門上挂著出租橫幅。房主稱,上官軍樂還欠他百萬元房租,屋內曾展示的字畫、古董等物品被當地相關部門拿走扣押。

記者留意到,上官軍樂消失後的幾年裏,仍經常有人通過微網志向他求助募捐。警方的懸賞通告發佈後,這位失聯的“慈善大v”也再次引起關注,不少網友在微網志中留言,呼籲他“早點回來”。

6月9日,朔州警方告訴新京報記者,上官軍樂已逃往海外,多年來他們一直在追查此案,目前案件正在偵破中,具體情況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