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30日電 今年6月,網劇《隱秘的角落》成功出圈,儘管劇已播完,但由此引發的原生家庭、親子關係等討論一直未曾停歇。

《隱秘的角落》劇照

和這部網劇一起走紅的,還有原著小説《壞小孩》的作者紫金陳。別人羨慕他出名,他卻覺著當名人的體驗也不是那麼好,“生活變得很忙,打亂了我創作的節奏,我希望這種狀態快點過去。”

一波三折的奮鬥之旅

幾天前的一條熱搜,把紫金陳這位年輕的推理小説作家帶入公眾視線:《隱秘的角落》中朱朝陽的原型,就是他自己。

9歲的時候,他的父母離異了。父親很快再婚,又有了一個女兒。紫金陳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心裏攢著一股勁兒,想著將來要掙很多很多錢,憑藉自己的努力也可以過得很好。

從小學到初中,紫金陳一直名列前茅,數理化是強項,考試時這三科題目越難,成績反而越靠前。他最喜歡數學,晚自習做題目,是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光。

19歲那年,他如願考入浙江大學,畢業後跑到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當産品經理,一個月能掙三千多塊錢。工資還算可以,但實現不了“掙很多錢”的小目標,他思量再三,決定辭職。

在尋找新工作的過程中,紫金陳讀了很多書,對《嫌疑人X的獻身》印象深刻。再一盤點讀者市場和寫作圈子,他得出一個結論:寫推理小説應該能掙錢。

這條路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有一年過年前,紫金陳還不得不向出版商預支兩萬塊版稅。寫到抓耳撓腮的時候,他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沒有文學才華。

不過,就在2013年,他的小説《無證之罪》成為爆款,縝密的邏輯推理和緊湊的故事情節招來了大批粉絲和人氣。在圈內寫作者眼中,他已是推理小説“大神”。

紫金陳。受訪者供圖

IP改編熱潮興起,紫金陳得到更多“乘風破浪”的機會。2017年,網劇《無證之罪》大熱;2020年,《隱秘的角落》刷屏,另一部由其作品《長夜難明》改編的網劇,也即將上映。

仿佛一夜之間,他的名字傳遍了網路。

比劇版更“惡”的《壞小孩》

《隱秘的角落》刷屏,的確引發了人們的大探討:父母離異令朱朝陽懂事又敏感;父親朱永平掛念兒子,卻偏心再婚後生的女兒;母親周春紅愛兒子,但這種愛強勢到令人窒息……

誇讚演員演技、審視人性善惡之外,很多人都心疼劇中嚴良、朱朝陽、普普三個命運坎坷的孩子。與同齡人相比,他們由於家庭原因,不得不早早面對生活的無奈與艱辛。

相較網劇的結局,原著更是展現了“純粹的惡”:朱朝陽把同父異母的妹妹推下窗臺,利用張東升殺死父親和繼母王瑤後,又用刀刺死張東升,最終卻得以洗脫嫌疑。

很多人在思考原生家庭給孩子帶來的傷害,並不斷假設:如果朱朝陽的父母沒有離婚,他沒有“黑化”,一生還會是故事中這樣嗎?怎樣才算是對孩子好?

紫金陳注意到了類似問題。《壞小孩》是他寫完《無證之罪》後構思的作品,那時妻子剛好懷孕,想到自己也會有孩子,又想到平日看到的有關青少年犯罪的報道,才決心寫這部小説。

他留心過近幾年的離婚率,也發現很多孩子因為家庭的原因而童年不幸。那些看起來陽光快樂的人,內心卻有不為人知的悲苦,只不過一般不會告訴別人。

圖片來源:《隱秘的角落》視頻截圖

但他並不贊同為了考慮孩子而勉強為難的婚姻,父母離異後的關係、給予孩子平等的關心和愛,這才是最重要的。

紫金陳更希望大人可以看到,孩子的內心並不是“你還是個孩子”這麼簡單,“大人全都當過小孩,本應該很懂小孩,可為人父母后,我們卻忘記了這一點。”

“人們在人生某一個階段都可能會産生陰暗的想法,但不會付諸行動,因為道德約束,也因為絕大部分人內心善良。”紫金陳説,《壞小孩》是致敬每一個內心曾經被傷害過的成年人。

與原生家庭和解

小説是小眾向的,可以用殘酷讓更多人反思,這才是目的。紫金陳大部分寫作都考慮到改編問題,但《壞小孩》沒有,所以在播出後能收穫這麼多掌聲,完全超出他的預期。

通過親友們的反應,紫金陳感受到了《隱秘的角落》影響力之大:劇播出後沒多久,很多人給他打電話,“連我媽都接到好幾個朋友的委託,來找我簽名。”

《隱秘的角落》海報

採訪邀約紛至遝來,他回絕過,因為到後來許多提問都很相似;但最終還是儘量接受下來:因為不好意思拒絕,那就能答多少是多少吧。

紫金陳坦然地回答每一個問題,包括童年父母離異的影響、性格上存在的一些弱點等等。二十多年的時光過去,他早已實現了和原生家庭的和解。

他説自己是朱朝陽的原型,但生活中卻絕不是那個類型的人。喜歡説笑話,經常會吐槽搞怪,很多書粉樂意翻他的微網志,字裏行間都是幽默感。

跟別人聊起天來,他會很自然地調侃自己,“開過劇本公司,兩年一分錢沒賺,倒閉了。就剩兩三個助理,作為工作室。”

“爆紅”後的忙碌與煩惱

《隱秘的角落》給紫金陳帶來了名氣,同時也帶來了些許的煩惱:生活變得很忙碌,創作節奏亂成一團。

紫金陳。受訪者供圖

他很想儘快回到以往安靜的生活中去。在網上看到有人吐槽自己文筆差,偶爾會弱弱地爭辯一句:“也沒那麼差,否則在什麼影視化都沒有時,很多出版商也不會挖掘我了。”

從晚上八九點開始工作,紫金陳一般到第二天早上六點間都是“通宵營業”,繼續在寫作中表達自我,眼下正在寫的是一部披著軟科幻外殼的推理小説,內核是對階級固化的思考。

有時候,看著車水馬龍,他會幻想,如果當時再堅持多找找工作,或者換個其他的工種,會不會有不一樣的人生。但也只是想想,“我現在不寫小説了,還能做啥?”

他依然願意嘗試不同的謀生方式,甚至籌劃著寫完手頭的稿子,就去送幾個星期的外賣,“我特愛這種自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