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一張醫生在會議室內“躺著上班”的照片,在社交平臺上熱傳。照片中,十多名身著白大褂的醫生圍坐在一起,參與多學科會診討論西藏患兒的手術方案,而會議桌的一頭,一名身穿手術服的醫生躺在病床上參與會議。

11月8日,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這位躺在病床上開會的醫生叫車轟,是安醫大一附院心臟大血管外科的一名醫生。10月底,西藏自治區5名先天性心臟病兒童來安徽接受醫療救治。會診前,他因突發腰椎間盤突出無法站立,只能勉強躺在病床上。但因為連續3年赴藏參加篩查、救治先天性心臟病藏族患兒的工作,作為最了解患兒病情的醫生,車轟不允許自己缺席,“12月當地就要下大雪了,我要趕在大雪封路前,咬咬牙給他們做了手術,讓孩子們健康平安地回家。”

從醫11年

3年赴藏救治先天性心臟病患兒

車轟醫生今年38歲,從醫已經11年。作為心臟大血管外科的一名醫生,日常做心臟手術,一站七八個小時對他來説是常有的。醫院介紹,常年晝夜顛倒、高強度、高負荷的醫療工作,讓車轟醫生的身體落下不少小毛病。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車轟醫生所在的安醫大一附院,是安徽省衛健委指派的唯一一家西藏山南地區先天性心臟病患兒篩查救治的醫療機構。醫院免費收治了數十名西藏山南地區的先天性心臟病患兒。車轟已經連續參加3年赴藏篩查、救治先天性心臟病藏族患兒的救治工作。

今年9月,車轟跟隨安醫大一附院醫療團隊再次前往西藏山南的錯那、措美和浪卡子三縣,為當地0至14歲的先天性心臟病患兒檢查,並篩出5名患兒,帶回安徽,進行心臟手術。由於海拔很高,在西藏的每一天,車轟都必須靠著吸氧才能維持正常行動。那時,他的腰椎就時不時地會疼痛。

腰椎病發作

躺在病床上參加多學科會診

10月27日,西藏自治區山南市5名先天性心臟病兒童在家屬及工作人員陪同下來安徽接受醫療救治。11月1日,車轟作為主刀醫生完成了本批的首臺手術。完成首臺手術後不久,車轟腰椎病發作,不能坐立只能平躺。他回憶説,11月4日早上,結束了一夜的值班工作準備回家,在上廁所時發現自己突然無法站立,整個人僵在醫院衛生間的隔間中,“當我準備站起來的時候,雙腿一下子像是被電擊了一樣,完全僵住,根本動不了,我趕緊打電話給同事,讓他來幫我一把。”車轟回憶道。在同事的幫助下,車轟來到醫院骨科,被確診為腰椎間盤突出。

但是,得知11月6日上午有一場多學科會診,病床上的車轟“待不住了”,堅持要去參加會診。車轟説,與患兒相比,他的病情不值一提。

不能讓孩子們等三周

咬咬牙把手術做了

11月6日上午,醫院組織多學科會診討論西藏患兒的手術方案,當天本該休息等著下午微創手術的車轟,還是來到了會診現場。他解釋,放心不下自己最熟悉的西藏孩子們。作為醫院中最了解藏族孩童心臟病病情的主治醫生,車轟忍著病痛,在同事的幫助下,車轟從病床上被抬到推車上,被護士推進了會議室,為其他醫生一一介紹藏族孩童的情況。

“每一個孩子都是我親手帶回來的,我必須讓每一個孩子都健健康康地回家去。”車轟説,這些藏族孩子都住在西藏山南非常偏遠的地區,回家路途很不方便。他還説道,“這批孩子的情況我最了解,我不能讓孩子們等我三周,到時候咬咬牙,就給他們把手術做了,12月西藏就要下大雪了,我要趕在大雪封路前,讓孩子們健康、平安地回家。”“我相信每位醫者都會這麼做,一切為了病人,這是我們從醫的初心和使命。”

忍著疼痛完成工作後,11月6日下午5點半,車轟被推進了手術室進行微創手術。

文/本報記者 張雅 通訊員 江默 供圖/安醫大一附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