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貴州省遵義市鳳岡縣永安鎮田壩社區仙人嶺觀景臺上,俯瞰“中國·茶海之心”,萬畝茶園一片蒼翠,美不勝收。走在景區小路上,山林與一排排整齊的茶樹相間,清新自然的氣息浸人心脾。

而在若干年前,這裡卻是另外一番景象:酗酒鬥毆屢見不鮮,黃、賭、毒氾濫,是有名的“臟亂差”村,“人窮氣大亂事多,鄰里之間鬧不和。偷摸扒竊治安差,經濟發展無著落”。

“多虧了政府帶動發展這片茶海,也多虧了馳而不息地開展法治建設、推進精準法律服務,這才有今天欣欣向榮的景象。”田壩社區村民李海眺望著遠處的萬畝茶園不禁感嘆道。

貴州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孫學雷認為,這是貴州“法治鄉村”建設最喜人的成果,“法治鄉村”建設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發展理念,以自治、法治、德治作為主要抓手,推動鄉村走上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發展道路。

補齊法治短板 鄉村建設由亂到治

李海告訴記者,當年政府為了急於使村民儘快增收致富,在沒有因地制宜制定科學發展規劃的情況下,貿然決定發展烤煙生産。最終,烤煙生産效益不好,經濟收入不高,廣大群眾怨氣沖天,甚至發生了村民集體“燒”“砸”村鎮辦公場所,辱罵、毆打鎮村幹部等惡劣事件,幹群關係極度惡化,工作無法正常開展,村務基本“癱瘓”。

“隨後我們痛定思痛通過多次調研,終於發現村子又窮又亂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法治建設的缺位。”鳳岡縣司法局局長劉仲元説,“義氣”“關係”是當時村民的行為準則,因為對法律法規的宣傳、教育不足,造成了廣大村民不懂法、不知法、不學法、不守法,法律意識淡薄,思想觀念極其落後,做事不講規矩。

“智者以法護身,愚人以身試法”“致富道路千萬條,遵守法律最重要。遵守法規陽光道,違法犯罪代價高”……針對法律意識的薄弱,當地司法所編寫了一條條朗朗上口、淺顯易懂的法治文化宣傳語。

此外,在鄉村社區強化制度建設,制定村規民約、議事決策等規則。

“萬萬沒想到會有今天的好日子。以前,村民之間因土地糾紛而大打出手是常有的事,現在寫進村規民約,標語也寫得很明白,大家都願意看也都聽懂了、明白了。”李海感慨道。

“法治宣傳工作雖然卓有成效。但想要實現由亂到治的轉變,不是開展一下法治宣傳教育就做到的。要想保持長期持續健康發展,建立健全精準的公共法律服務體系勢在必行。”貴州省司法廳黨委委員、副廳長週全富説。

據介紹,在各級司法行政部門的指導幫助下,田壩社區建立健全了線上線下公共法律服務平臺,精準地為村委會、村民和村辦企業、專業合作社等提供法律服務。線上公共法律服務平臺是充分利用微信等平臺;線下,在鳳岡縣司法局的指導幫助下,建立健全了“一村一法律顧問”制度,聘請了1名法律顧問,每個星期至少在社區開展“法律坐診”3次,運用法律手段,為該村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服務,防控運營風險。

據統計,自1996年到2019年,田壩社區共發展茶園面積28110畝,其中有機茶園18000多畝,每人平均茶園面積2.85畝,每人平均年茶園産值1.8萬元,全社區共有市級龍頭企業4家,省級龍頭企業3家,國家級龍頭企業1家,經過國家認證的有機茶生産加工企業8家,茶企業工業年産值達3億元以上。

同樣在“法治鄉村”建設中受益的還有岩博村,曾經這個村居的環境也是臟、亂、差,當時該村半數以上的村民是文盲或半文盲,村“兩委”老齡化嚴重,文化程度低,加之村委會班子成員之間不團結,人心不齊,法治觀念淡薄,軟弱渙散,對村的發展無思路、無舉措,村裏不通水、電、路,每人平均年收入不足400元。

從2001年説起,余留芬擔任村支書以來,先後建立村幹“規則圈”、村民“法治圈”,經過幾年沉澱,這才有了如今村幹部隊伍堅定、村民知法懂理、村容村貌煥然一新的穩定、和諧、法治的岩博村。

“我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活,以前年輕不懂事,現在只想規規矩矩做人,勤勤懇懇做事,村裏越來越好,我們也要遵紀守法做好文明岩博人。”小肖説,往事不堪回首,十分珍惜當下的生活。

倡導法治新風 違法犯罪由多變少

走在乾淨整潔的通戶公路兩側,風情小樓、農家別墅比比皆是,路旁的燈箱上、拐角處的標牌上一條條朗朗上口的普法宣傳標語隨處可見。這就是不久前記者在貴州省遵義市桐梓縣大河鎮七二村看到的一幕。

很難想像,現在這個小有名氣的全國民主法治示範村在多年前是個讓人聞風色變的村莊。

“因為窮,沒辦法,大家只能想到‘靠路吃路’。”七二村村民張紹武談到過往尷尬地説,以前,雨天路滑加之路況非常不好,很多時候大家都會故意把車推進溝裏,這樣就可以為司機師傅們“幫忙”收取他們的推車費。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路過車輛被“幫忙”變成了常有的事,這也讓開車途徑七二村的眾多司機怨聲載道。

“如何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是我們當時的重中之重。”桐梓縣司法局局長鄭安乾説,當時,村民們由於普遍缺乏法律知識,再加上找不到生財之門,這才讓大家鋌而走險,走上這條不正當的發財路。

“靠路吃路”不但沒讓村民發財,反而使他們的日子更加拮據,從而走上了犯罪道路。數據顯示,從1993年到2004年的11年間,七二村違法犯罪人數累計達到261人,2人被處以極刑,違法犯罪的高發性和普遍性令人震驚。

“大亂”在2006年開始發生轉機,當年年初,大河鎮黨委政府、七二村“兩委”下定決心齊心協力。同時,當地司法行政部門著力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工作,通過採取自治、法治、德治有機結合的社會治理體系,做到法治宣傳教育“村不漏組、組不漏戶、戶不漏人”。此做法也讓鄉村振興工作駛入了“快車道”。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與治理,七二村有了大轉變,從曾經家庭犯罪率超過50%到如今全村零違法、零犯罪、零事故、零陳情,無毒、無黃、無賭、無邪,特別是刑滿釋放人員幫教使其“思想得改造、致富有産業”的雙重成果,破解了刑滿釋放人員重新違法犯罪率居高不下這一公認的社會管理難題,探索出一條成功的刑滿釋放人員幫教新路。

如今,村裏人人學法的氛圍已蔚然成風,為鄉村振興發展營造良好的環境。

加強社會治理 物質精神由貧變富

據介紹,17年前,貴州省遵義市湄潭縣兩路口村的集體經濟積累為“零”,每人平均年收入不足600元,絕大多數村民吃不飽、穿不曖,是村容村貌極差的省級一類貧困村。而現在“群眾會+”這一鄉村社會治理新模式,成為這個村由亂到治的功臣。

兩路口村的發展也不是一蹴而就。原來,早在2002年,該村因村“兩委”班子成員從事違法犯罪活動,除了唐書浪(時任村委會副主任)以外,其他全部被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只留下一堆債務和破碎的民心,幹群關係降到了冰點。

“如何挽回群眾的信任、扭轉兩路口村的貧困面貌,是當時擺在我面前的最大難題。”接任該村黨支部書記的唐書浪説,那時候的兩路口村,物質和精神雙貧困,大家不思進取、生活懶散,村容村貌臟亂差;社會治安混亂,偷雞摸狗、打架扯皮、吵嘴罵街現象時有發生,‘門徒會’‘法輪功’等邪教組織乘虛而入,甚至有人在威逼利誘之下走上外流販毒、涉黃之路。

這才有了“群眾會+”的應運而生。在唐書浪的帶領下,全新的村支“兩委”班子成員把村民不感興趣的大話題切分為村民的身邊人、身邊事、生産生活常識等十分接地氣的小話題,通過慢慢的吸引大家,讓“群眾會+”變成了村民們的一個習慣,而習慣又漸漸形成了制度。

這不,現在“群眾會+”就在兩路口村固定下來,有什麼事都拿到會上談一談、曬一曬、議一議。

如今的兩路口村,已成為無犯罪、無吸毒、無陳情、無訴訟、無不孝敬父母等遠近聞名的文明村莊,先後獲得“湄潭縣先進基層黨組織”“遵義市新農村建設示範村”“貴州省五好基層黨組織”和“全國民主法治示範村”等榮譽稱號。

記者了解到,這些也只是多年來,貴州在“法治鄉村”建設中的一些縮影。畢節地區以自治、法治、德治治為主抓手,依託新時代農民講習所、新時代文明實踐站、創建民主法治示範村等陣地,強黨建、興産業、優環境,奮力抓好法治鄉村建設。貴陽市積極組織村居法律顧問參與村規民約制定、集體經濟章程擬訂等環節,提升村居社會治理法治化水準。

據統計,截至目前,貴州全省已經命名了85個國家級民主法治示範村(社區)、661個省級民主法治示範村(社區)。

“貴州開展法治鄉村建設、推進精準法律服務進鄉村、進社區的做法,強化了村民法治觀念、化解了基層矛盾糾紛,推動鄉村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積累了經驗,奠定了基礎。”貴州省司法廳黨委委員、副廳長週全富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