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8月19日 (農曆七月初八),史達林格勒大會戰開始。史達林格勒背靠伏爾加河,是一個居民不足10萬人的小城市,但軍事工業十分發達。當德軍打到城郊時,工人們開始拆卸流水線,打算轉運到後方。遠在莫斯科的史達林聽説此事之後,馬上打來電話制止,一個機床也不能拆除,一個工廠也不能後撤,它們被要求在戰場的邊緣或戰場的中心繼續生産,産品下了流水線就投入戰鬥,工人、原料、流水線、産品將與城市共存亡。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動人心弦的白刃格鬥便發生在這些廢墟中。蘇軍沒有預備隊,每個戰士都投入生死搏鬥之中。經常發生的情況是,一方以極大的代價攻下的殘墻斷垣,到夜間又被對方滲透回來。

在蘇軍的勝利歡慶中,一位短粗的烏克蘭將軍熱情地親吻著大贏家朱可夫。尼基塔·赫魯曉夫的出現,使人們回想起半年多前的哈爾科夫戰役。那一仗,據德軍宣佈,蘇軍死傷及被俘為25萬人。現在,蘇軍報了哈爾科夫的一箭之仇。甚至《 紅星報》發表的社論中也在強調這一點,當時,他們並沒意識到,他們剛打勝的這場戰役,會成為整個戰爭的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