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9歲女孩章子欣還沒找到,搜救還在繼續。

7月4日,浙江杭州淳安9歲女孩章子欣被家中一對租客夫婦(梁某華、謝某芳),以去上海喝喜酒做花童的理由帶走。10日,淳安縣公安局發佈通報稱,租客夫婦已于7月8日淩晨在寧波自殺,女孩自此下落不明。

租客作案前軌跡曝光,曾炫富稱“有幾十棟房,開豪車” 《新京報》報道稱,梁某華、謝某芳二人帶走女童前,曾在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一酒店暫住。酒店店員透露,兩人于6月10日以夫妻身份入住該酒店,6月29日退房。

該店員回憶,梁某華、謝某芳曾表示要在這裡等朋友,但沒説具體是等什麼朋友。店員在6月28日聽到,梁某華、謝某芳二人想要住到女孩章子欣家去。在租住到章家後,兩人還會經常到酒店來逛一下、打個招呼。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畫面。圖據淳安縣公安局微信公眾號

在不了解梁某華、謝某芳二人的行徑前,該酒店廚師李光(化名)感覺,兩人都挺和氣。“住在這裡20多天,他們有時買雞和水果等,叫我們這些幹活的人一起吃。” 據李光展示的梁某華朋友圈顯示,梁某華在7月6日和7日發過朋友圈,其中,7月6日,梁某華發了一張高鐵內的照片,並配文稱“上海到這4個小時的車真快”。 7月7日,梁某華發了一段某小區的外景視頻,配文稱“這裡的房價好高呀”。稍晚,他再次發朋友圈稱,自己的充電器壞了,要10點回到千島湖才有電。“他們根本就沒去上海”,梁某華的事情敗露之後,李光意識到,對方發的朋友圈可能只是掩人耳目。 梁某華朋友圈地點顯示,他此前曾到過多地,6月22日還到過杭州,5月份在大理,3月份在昆明。 另外,李光説,梁某華曾自稱很有錢,17歲出來打工,25歲做老闆,家裏有好幾輛豪車,還想到千島湖買別墅。

郝建強的網約車。新京報記者 祖一飛 攝

關於梁某華自稱“富有”一事,曾載過章子欣和這對租客的寧波網約車司機郝建強(化名)也透露,梁某華在車上曾不停地吹噓自己,“他説在廣東東莞有三十幾棟房子,光一個月租金都有幾十萬,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平米,開的車是蘭博基尼,還説家裏有秘書。” 帶走女孩前三天,租客均發資訊報平安 7月4日早晨,梁某華、謝某芳二人帶走章子欣。17時,梁某華發來一段視頻,他用手機360度掃了周圍一圈,還在視頻中説,“找這個房子找不到”,章子欣也出現在視頻中。

7月7日三人監控出現畫面。圖據淳安縣公安局微信公眾號

而後不久,章子欣發來兩段語音説,“奶奶我找到別墅了,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説,晚上再跟你説。”當晚,梁某華未再給章子欣家屬發資訊。 7月5日9時,梁某華又發來一段視頻,顯示三人到達漳州東山縣馬鑾灣4A級景區,視頻只拍攝了章子欣一人,當時章神態正常,梁某華、謝某芳二人未在視頻中説話。此後一整天,兩人未再發送任何資訊,直至當日19時59分,對方用微信電話與章子欣家屬進行了通話。 通話結束後,對方又發來一張圖片和一段視頻,圖片和視頻的內容一樣,顯示章子欣當時正蹲在一個洗手池邊玩手機,梁某華問章“在幹嘛”,對方回答道,“蹲一會兒,蹲著信號還好一點。”

這是梁某華給家屬發來的最後一條有關章子欣的資訊。

圖為監控畫面。象山公安提供

7月7日全天,雙方未有任何通信。次日8時35分,章子欣家屬給梁某華發起微信電話,對方未接聽。 根據象山縣警方公佈的資訊,章子欣與梁某華、謝某芳三人于7月7日19時18分許,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現,22時20分許,梁某華、謝某芳出現在監控畫面,自此之後,再未有人見到過章子欣。 女孩最後現身地:屬海邊施工區域 人跡罕至 章子欣失聯後,這幾日各方搜救力量集中在寧波象山縣松蘭山海濱旅遊度假區觀日亭附近海面及沿岸持續工作,但沒什麼實質進展。 7月11日,章子欣的父親章軍告訴《澎湃新聞》,監控顯示女兒最後的現身處就是警方找到她市民卡的觀日亭區域。

章子欣的最後現身地觀日亭。澎湃新聞記者 楊亞東 攝

臨海的觀日亭位於度假區內,但處於未開放的施工區域,人跡罕至,和度假區有一條改建中的盤山道路相連,這條路還連接度假區與爵溪街道。 從爵溪街道出發往松蘭山,西門入口的一塊大牌子標識著“前方施工,禁止駛入”,“非本工地人員車輛禁止入內”。施工告示牌顯示,這裡進行的是亞帆東路改建工程。由此入內不到2公里,就是觀日亭。 從西門到觀日亭直至松蘭山旅遊度假區的這條盤山道路,一邊靠山,一面臨海,沿途多為施工區域及道路開挖區域,無人定居,駕車行駛能明顯感到坑洼,不是遊客遊覽路線。 觀日亭旁設有固定的健身設備,但已銹跡斑斑,周圍雜草叢生。 觀日亭西靠盤山道路,東臨大海,臨海礁石與觀日亭之間有一條人踩成的小道相連。

圖片來源: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官方微網志

因為失蹤女童的市民卡在亭內被發現,所以觀日亭周邊成了救援人員重點搜尋地區。繼7月10日全面搜尋以後,11日上午7時許開始,象山繼續組織公安、水利漁業、應急管理、松蘭山管委會、爵溪街道、民間救援隊、志願者及周邊群眾共計500余名,使用搜救犬、無人機等,擴大範圍分海岸線及陸上兩組進行搜索,並對沿途開展逐人逐戶調查訪問。

同時,出動漁政執法船、衝鋒舟、摩托艇、快艇等海上船隻10余艘攜帶聲吶相關設備在女孩失蹤區域洋面進行滾動式、拉網式全面搜索,範圍由2海裏擴大到20海裏。截止目前,仍未發現章子欣。

象山縣雄鷹應急救援隊的蔡夢潔表示,救援隊伍將繼續搜尋,她所在的救援隊將重點對海域進行搜尋,包括周邊8個島嶼。

蔡夢潔説,水域搜尋難度大,如果還是找不到,繼續擴大搜尋範圍的話,將真的如同大海撈針。“之前我們也在水域搜尋過人,從我們這裡最遠漂到丹山水域的情況也有(約50公里)。”

8日上午,一名海釣愛好者在松蘭山海域發現一漂浮物,疑似屍體。11日晚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通過官方微網志發佈消息稱,截止目前,未發現漂浮物,無相關情況。下一步,搜救工作仍將持續展開。

搜索現場

女孩母親:不認識租客,離婚後才知孩子失蹤

有記者聯繫到章子欣母親曾某梅,曾某梅説自己目前在重慶的娘家,10日才知道孩子失蹤的事。7月8日,她和女童父親剛辦完離婚手續。 曾某梅説,7月7日晚,女童父親章軍發消息給她,説孩子被人帶到寧波,她當時以為是章軍的朋友帶孩子去玩。直到女童姑父用手機發過來關於此事的視頻,她才知道孩子出了事兒。  

租客發給章父的視頻截圖

曾某梅回憶,她在17歲時懷孕,2010年生下章子欣,直到2013年才和章軍領結婚證。後來二人因為一些生活瑣事和經濟原因常發生爭執,她去了廣東,目前在廣東一家硅膠廠打工。 曾某梅説,離開之初,她還會給家裏打電話問女兒的情況,寄一些禮物回去,後來聯繫越來越少。前不久,章軍發來消息同意離婚,她就重新加了章軍微信好友,在7月8日當天,二人辦完離婚手續後,她就離開了杭州。 網上有聲音質疑是曾某梅找人帶走了女童,對此,曾某梅表示,自己不認識帶走孩子的兩人。

搜索現場

就此疑問,章軍也表示,曾某梅“很單純,社會經驗都沒有,不可能預謀這件事。而且她一個打工的人,一個月三四千,沒有這個經濟實力做這個事。” 此事在網上熱度不減,網友們依然保有希望,紛紛祝福、祈禱,但願能出現奇跡。

新浪微網志截圖

章子欣,希望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