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昆明在今年成為了新一線城市名單中唯一一座新入榜城市,它的顯著增長出現在人才吸引力中——去年這項指數的排名還只有全國23。

每個有過城市體驗的人,即使職業相同、經歷相似,也都可以很輕易地提出對城市的不同要求——從居住的房子、工作的收入、街道的樣貌、自然環境的舒適度,到在意與什麼樣的人生活在同一個城市。

只有真正去收整合千上萬種關於城市生活期待的答案,才能描述我們理想生活的模樣。

這已經是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製作《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的第四年。與往年一樣,我們收集了170個主流消費品牌的商業門店數據和18家各領域頭部網際網路公司的用戶行為數據和數據機構的城市大數據,按照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五大維度指數來評估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演算法也和以往保持一致:綜合新一線城市研究所專家委員會打分及主成分分析法綜合得出最終結果。

去年的榜單中,一線城市略微調換了座次,但今年又變了回來,排序仍是北上廣深。

2019年,15座新一線城市依次為成都、杭州、重慶、武漢、西安、蘇州、天津、南京、長沙、鄭州、東莞、青島、瀋陽、寧波、昆明。頭部4座新一線城市的位次相對穩定,無錫則繼2017年之後再一次跌出這一梯隊。

在新一線城市的名單中,北方城市一共有5座,南方城市的數量達到了10座。再算上一線城市中南北城市3:1的格局,南北差異確實已經超越東西部之間的差距,成為了中國頂級城市之間競爭格局的重要特徵。

昆明在今年成為了新一線城市名單中唯一一座新入榜城市。它的顯著增長出現在人才吸引力中——去年這項指數的排名還只有全國23,今年已經上升到了第12位。與此同步的,昆明的生活方式多樣性指標中的各項也都有了跨越式進步。

這幾年,新一線城市人樂於嘗試新的生活方式,對城市的需求也變得多樣化。缺乏新興的産業方向、節奏緩慢、幾十年沒有太大變化的東北城市顯然滿足不了人們理想生活的夙願。瀋陽是東北如今唯一一座新一線城市,在所有城市中排名17,比2016年下滑3名。

今年的指標設定中,我們重點關注了年輕人的態度。不只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那些憑一技之長在城市立足,努力生活的18歲至35歲的年輕人都是城市的未來。

在整個演算法框架中,構成一級維度指數的數據來自19個二級維度和79個三級維度——展開到四級維度的話,指標數量已經超過了100個。在《第一財經》YiMagazine五月刊及線上發售的《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報告冊中,我們把評判城市評判框架5個維度下的所有79個三級維度指標依次列出。你會發現,所有城市的指標高低變化曲線都有自己明顯的特色。沒有完美的城市,沒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形狀。如果每個形狀都是城市的一種形態,這樣來看,城市的發展遠不止一萬種可能。

以下將解讀五大指標的具體考量維度和計算方式:

A.商業資源集聚度

新一線城市研究所已經連續四年借助商業世界理性嚴密的選址邏輯,來衡量每一座城市商業實力的強弱。商業資源集聚度正是基於這樣的邏輯構建起來,它通過考量城市受主流消費品牌青睞的程度、城市商圈的實力大小以及基礎商業的成熟度,來綜合評估城市商業資源集聚度的高低。

南北商業實力差距顯而易見地進一步拉大。西北、華北和東北地區商業資源集聚度平均排名集體下滑,華南、華東城市排位整體向上走。

與東北城市跌落相對應的是,南方的珠三角城市過去一年整體更受大品牌青睞,商業實力大幅提升。

2018年至少有15座大型購物中心在廣州開業,廣州的大品牌青睞指數自2016年以來首次超過了深圳與成都上升至全國第三。在新一線城市商業數據庫監測的170個主流消費品牌中,2018年佛山消費品牌門店的總體增量排在全國第八位。

修建巨型的城市綜合體、華麗規整的商圈並不是城市提升對商業品牌吸引力的唯一路徑。餐館、商超便利店、服飾店,這些琳瑯的小商業對城市空間的意義不止于提供“生活感”,發達的基礎商業、濃厚的生活氣息,也是城市不可多得的商業魅力。

成都、重慶和東莞等新一線城市的基礎商業發展水準較高。截至2019年2月,東莞已經有多達39537家便利店,數量超過了所有一線城市,位列全國第一;而成都的美食和服裝店數量也都超過了上海。

B.城市樞紐性

衡量城市樞紐性的意義在於,我們能夠依此了解城市可以從它們的稟賦中獲得多少區位優勢,以及這些優勢在真實的城市體系中如何發揮作用。

從城市樞紐性這個指標最初設立開始,我們就試圖從交通、物流和商業資源的區域中心度三個領域來了解每座城市與其周邊城市所構建起來的網路。

以實際的航空、高鐵和公路往來班次數據,我們建立了一個基於交通聯繫的複雜網路模型,得出每座城市在整個城市網路體系中的交通聯繫度。再結合各項交通基礎設施數據匯總得出的城際交通基礎設施指數,就能夠大體衡量出各個城市的交通樞紐性地位。

整個西南地區共有69%的高鐵站是最近3年內開通運作的。這些新增的高鐵站點使得西南一躍成為高鐵站數量僅次於華東和華中的地區。

當然,在城市之間流動的不僅僅是交通工具及其所載運的人。基於阿里巴巴集團提供的物流站點數量、物流時效性和收發包裹量三個指標綜合計算,蘇州、杭州、重慶、金華、成都、武漢是物流通達度排名靠前的非一線城市。

北京和西安分別在華北地區和西北地區具有商業首位優勢,對經濟腹地有一定輻射力。這反映了北京和西安在區域內部商業資源集聚程度,也就是其在商業上的樞紐程度。

C.城市人活躍度

人是城市真正的活力所在,正是人們的需求和興趣創造出了城市的活力。

杭州、成都、重慶、蘇州、南京是一線城市之外,城市人活躍度指數排名前五的城市。移動網際網路的用戶行為數據和真實的城市數據共同構成了現代社會的城市生活。

線上平臺打破時空的局限,帶給城市生活更多選擇的同時,也記錄了人們消費、社交的軌跡。隨著城市的線上線下生活進一步融合,來自各個平臺的用戶行為數據越發成為檢視城市裏活躍度的最佳數據來源。人們的消費和社交不再被城市自身規模限制,外賣、網購、海淘等平臺突破人們的生活半徑,將觸角擴展到全國甚至全球。

消費活躍度和社交活躍度共同構建了城市綜合活力的衡量指標。沿海城市的消費能力依然明顯強于其他地區,杭州的消費活躍度僅次於上海,超過了其他一線城市;而西南地區的成都和重慶更樂於分享生活。

豐富的夜生活産生城市夜間經濟效益,多樣化的夜間經濟反過來也增加了城市的活力和安全感。夜間活躍度指數一直以來都從時間分異的角度來差異化地評判城市裏人的活躍度。在衛星拍攝的城市夜間燈光數據基礎上,疊加人們的夜間行為、城市中的夜間商業以及夜間服務來綜合展現天黑之後的城市面貌。

東南沿海城市與內陸區域中心城市的夜間活躍度相對更高。類似中國人口地理上的黑河-騰衝線,東南地區的夜間活躍度指數顯著高於西北地區,同樣形成了一條明顯的分割帶。

D.生活方式多樣性

多樣化的生活需求催生了城市中不同形式的場所,場所的升級創新又為城市人帶來了新的體驗。上升到城市的層面來看,這些空間及使用者行為習慣的集合,構成了一座城市的生活方式。

和去年榜單一樣,我們將從出門新鮮度、消費多樣性與休閒豐富度三個維度出發整理收集到的一切與生活方式相關的數據,來衡量所有城市生活方式的多樣性。

出門新鮮度指數評估的是城市中各類場所的規模與種類的豐富程度。

小眾運動空間豐富了人們的運動選擇,咖啡館提供了活力與創新的土壤。此外,城市裏的展覽館、書店、電影院等活動空間,建構了一座城市的休閒文化網路。

西安和洛陽的博物館數量眾多,武漢書店數量超越廣州與上海。

消費多樣性指數與休閒豐富度指數同屬於對用戶行為習慣的評估。其中,消費多樣性可以理解為城市的消費力在生活方式各個領域的釋放。休閒豐富度觀察的是城市人在運動、閱讀、音視頻播放、旅遊等方面的行為活躍度。

作為典型的低頻、大額消費,旅遊的內涵這幾年正在發生快速的變化,人們對多元目的地、精品食宿、特色路線的需求,也意味著人們對理想生活的更高需求。

E.未來可塑性

未來可塑性描述的是城市未來的潛力。

今年未來可塑性的指標有一些細微的調整,我們重新梳理了二級指標,更重視城市本身的創新氛圍、對人才的吸引力以及城市的消費潛力。另外,我們也比以往更關注年輕人的態度。

優質的公司、資本和人才都在往一線和新一線城市聚集,創新氛圍和人才吸引力一直是決定城市未來最重要的因子。

在19座一線與新一線城市中,你可以找到全國80.17%的初創公司、56.63%的高科技型公司和54.55%的上市公司。新一線城市出臺的人才政策、落戶優惠、住房補貼也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年輕人生活成本,讓他們有了更多的城市選擇——新一線城市畢業生的留存率在2018年比上年整體上升了3.71%。

人才與公司用腳投票的結果似乎正在告訴我們現階段中國城市發生的變化。

北京、深圳、廣州、上海、成都和西安是年輕人指數最高的6個城市。上海的年輕人指數在一線城市中最低,但上海年輕人消費力卻很驚人。

在未來可塑性中,我們依然將最新的GDP和人口的變動值考慮在內,無論如何這些城市規模與增長數據依然在主導很多人與城市有關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