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拍攝的美國南路易斯安那港的部分港口設施。這裡是美國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從南路易斯安那港運出的穀物佔美國穀物出口的一半以上。受到中美經貿摩擦的影響,2019年一季度,南路易斯安那港進出口貨物吞吐量同比下跌12.2%。新華社發

【關注中美經貿摩擦系列訪談之一·智庫答問】 

本期嘉賓: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教授、美國研究中心前主任 沈丁立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院長 孔慶江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梅新育

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海國圖智研究院院長 陳定定

1.危機感和焦慮症:對中國發展成就難以接受,對自身主導世界能力産生焦慮

光明智庫:挑起中美經貿摩擦一年多來,美國政府採取了哪些不正當手段?網友認為,本屆美國政府為貿易戰構想的一系列理由,背後反映的是“美國優先”“文明衝突”“零和博弈”等理念,以及對中國發展的焦慮和遏制的衝動。怎麼看?

沈丁立:本屆美國政府提出了“美國優先”理念。以國家利益為重,這本無可非議。但美國將自身利益和他國利益甚至人類社會的共同利益相對立,則違反了國際社會的基本共識,即國家間利益是有可能重合的,國家間利益分歧也是有可能通過協商來消弭的。本屆美國政府對於與中國的貿易分歧,不是通過平等協商的方式來化解,而是自恃實力超群,羅列中國的種種“罪名”,屢次以傲慢姿態對中國開條件、下戰書,甚至單方面強加談判期限的截止點,嚴重缺乏誠意。美國政府還採取了種種不正當手段,比如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對華為等中國網際網路和通信企業展開打擊,甚至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濫用國際引渡,扣押中國企業高管。

跳出貿易戰看中美關係,美國對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取得的快速發展難以接受,對自身主導世界的能力産生焦慮,這就導致了它遏制中國的強烈衝動。近來,美國國務院官員甚至提出了中美競爭實質是不同文明之間衝突的荒唐論點。這不僅錯誤地理解了中國發展的真正動力以及中美競爭的本質所在,還有可能進一步驅動美國在誤判國際局勢、制定錯誤戰略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孔慶江:一年多來,美國政府以232條款(全稱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採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根據2017年發起的232條款調查的結果,對進口鋼鐵産品徵收25%的關稅,對進口鋁産品徵收10%的關稅。美方一方面選擇性地排除部分國家和地區,另一方面對包括中國在內的部分世貿組織成員實施了徵稅措施。這種做法嚴重違反多邊貿易體制的非歧視原則,嚴重違反其在世貿組織項下的關稅減讓承諾和有關保障措施的規則和紀律,損害了中國和其他有關國家作為世貿組織成員的正當權益。

此後,本屆美國政府再以301條款(全稱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採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當美方認為中國的自主創新政策帶來的大量成果威脅到美國企業在全球範圍的佈局和美國的競爭地位時,便以公平貿易為藉口,指責中國的自主創新政策。

隨著中國戰略新興産業的不斷發展和創新能力的不斷提高,中國的産業逐漸從原來的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升級。美方因此産生了危機感,針對中國的智慧財産權等問題揮出“大棒”。此外,美方還指責中國操縱匯率,指責中國大規模産業補貼,指責中國不公平地謀取貿易優勢和貿易利益,但目前尚沒有採取具體措施。

梅新育:按國際慣例衡量,“301條款調查報告”中對中方的指責是站不住腳的。

作為世貿組織成員方,在與對方發生貿易爭端時,需要通過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的程式開展磋商、申訴、裁決;只有裁決不能執行時,勝訴方才可按世貿組織相關規則向對方實施貿易限制。這場貿易戰則從一開始就是本屆美國政府踢開世貿組織體系、單方面援引自己國內法而發動的。

再看中國的技術轉讓規則。中國起草技術轉讓條例時是完全參照1985年《聯合國國際技術轉讓行動守則》(草案)而制定的,美國也參加了《聯合國國際技術轉讓行動守則》的討論制定。因此,中國的技術轉讓條例屬於國際慣例。

不僅如此,按照通行的國際慣例,智慧財産權不是至高無上的,而是應當防止被濫用的。本屆美國政府單方面發起這場“301調查”,究竟意圖何在,明眼人不難判斷。

陳定定:綜合來看,本屆美國政府採取的不正當手段主要有以下幾方面:首先,美方在對華談判中毫無誠意、反覆無常,置中美關係大局于不顧。雖然雙方進行了多輪經貿磋商,但美方並沒有放棄對中國持續施加高壓,給中美關係製造了諸多消極性因素。其次,美方將貿易戰擴大到科技、人員領域,以政治手段干預正常的經濟行為和人員交往。美方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發難,明面上打“貿易戰”,暗地裏對華打“科技戰”,其核心訴求是想將中國科技發展勢頭遏制下去。最後,“文明衝突論”沉渣再起,給國際政治製造了新的衝突因素。這一系列手段都反映出美國的焦慮感。當前,中美都處於各自發展進程中的特殊階段,中國亟待産業升級、實現經濟轉型,美國則在多極化世界中走向衰落。本屆美國政府沒有理性看待這一事實,是其對華步步緊逼的根本原因。

2.戰略預見與危機預防:中美貿易戰是美國發展戰略下的必然産物

光明智庫: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請介紹一下美國歷史上對貿易夥伴發起貿易戰的情況。美國是否還採取過其他手段來達到維護自身霸權的目的?

孔慶江:回溯歷史,美國發起貿易戰主要有三次。

1930年第一次關稅戰。1929年年底,美國股市大跌,經濟陷入蕭條。1930年6月,美國簽署了《斯穆特—霍利關稅法》,該法案修改了1000多種商品的進口稅率,其中有800多種商品的稅率被提升。這一做法遭到了歐洲多國的強烈反對,不僅沒有給美國經濟帶來回暖的動力,反而進一步將美國經濟拉入了深淵,美國經濟陷入長期蕭條當中。

20世紀70~80年代貿易戰。兩次石油危機導致美國經濟陷入滯脹,同時貿易逆差不斷擴大。20世紀80年代,美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佔美國總貿易逆差規模的30%以上。同時,伴隨著20世紀60年代的經濟高增長,日本快速崛起,挑戰了美國的霸權地位。因此,日本成為美國20世紀70~80年代貿易戰的主要對象。1975年—1991年,美國共向日本發起了15次“301調查”。美國和日本在1981年達成協定,日本“自願出口限制”,日本汽車製造商也不斷在美國開設工廠,實現在美國的本地化生産。然而,啟動對日貿易戰後的10年間,美日貿易逆差並未扭轉。1987年美日貿易逆差曾達到567億美元高峰,這段時間內逆差水準基本都在400億美元之上。1989年,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認為,日本在電腦、衛星等方面市場封閉,決定啟動“超級301條款”,最終迫使日本開放相應國內市場。1994年,美國故技重施,對進入美國的日本産品實施懲罰性關稅。總之,針對美日鉅額貿易逆差,雙方達成了多項雙邊協議及灰色的“自願出口限制”協議。

同時,配合貿易保護措施,美國還聯合其他國家共同干預外匯市場。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在達成了一系列貿易協定之後,美國發現對日貿易逆差規模並未明顯縮減,於是開始在匯率方面施壓。1985年9月,美、德、法、英、日5國財長簽署了“廣場協議”,同意共同干預市場,解決美元在外匯市場幣值過高的問題。其後兩年間,美元指數貶值超過30%。日元的急劇升值,助長了日本的泡沫經濟,日本經濟在20世紀90年代付出了巨大代價。一方面,貿易摩擦導致日本凈出口對GDP的貢獻率由正轉負;另一方面,引發了20世紀90年代初的經濟危機,並導致日本陷入了通縮陷阱。

2002年鋼鐵貿易戰。從2000年開始,美國經濟表現出明顯的下滑趨勢,尤其是美國鋼鐵行業從2000年中開始表現出明顯收縮的趨勢。美國為了保護鋼鐵行業發展,于2002年3月,根據“201條款”對10多種進口鋼鐵徵收最高為30%的關稅,有效期為三年。美國的貿易保護措施,遭到了其他國家的強烈反對。歐盟迅速向世貿組織提出申訴,歐盟和中國先後對鋼鐵貿易實施了保障措施。2003年11月,世貿組織判定美國違反了關稅承諾。最終,美國政府于2003年12月廢除了對進口鋼鐵的高關稅。

綜合來看,美國發起的三次貿易戰都是在美國經濟出現下滑的背景下發生的,美國希望通過貿易戰“轉嫁”國內經濟危機;但美國加徵關稅的措施,每一次都引發了其他貿易夥伴的反制措施,最終結果是不僅解決不了美國的問題,還將全球經濟帶入衰退。此外,美國發動貿易戰的主要對象國,一方面是對美貿易順差國,另一方面又是在全球經濟競爭中對美構成挑戰的國家。

陳定定:梳理中美貿易戰中美國政府對華實施的一系列攻擊性政策,可以發現其中呈現的“歷史影像”。美國對外貿易政策有其傳統、規律及特點,既有貿易自由化的底色,也有貿易保護主義的一面。無論是在立國之初面對英國、法國、西班牙等列強,還是在二戰後應對新興經濟大國日本,美國都通過一系列靈活的對外貿易政策維護了自身的貿易地位和利益,包括外交談判、關稅政策、制定新的金融規則和貿易規則等。

從美國應對國際競爭者的歷史經驗來看,中美貿易戰是美國長期發展戰略下的必然産物。面對競爭者,美國的對外貿易政策向來強調戰略預見與危機預防,即基於對貿易關係未來收益的預判,率先對競爭者設置關稅壁壘或非關稅壁壘。這一點在美國大蕭條時期的關稅戰和美日貿易戰中都有所體現。

3.美國對國際規則合則用、不合則棄,將會把世界經濟帶入“衰退陷阱”“不確定陷阱”

光明智庫:美國政府針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但影響的是世界經貿和世界經濟。請問,美國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對國際秩序和規則造成了哪些挑戰?如果事態進一步向著“戰”激烈演化,對世界經濟還會産生什麼樣的衝擊?

陳定定:本屆美國政府發起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做法損害了現有國際秩序和國際規則,煽動了經濟民粹主義與逆全球化在全球蔓延,也給正在回溫的世界經濟製造了消極影響。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研究,全面貿易戰恐致全球經濟損失4300億美元。

孔慶江:美國政府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侵犯了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在有關多邊貿易協議下的權利,破壞了多邊貿易體系的基礎,動搖了人們對以世界貿易組織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系的信心。本屆美國政府發動的貿易戰影響了世界經濟賴以發展的全球公共産品的供給和世界經濟的發展,其負面影響不可低估。

沈丁立:美國政府對國際規則合則用、不合則棄,將會把世界經濟帶入“冷戰陷阱”“衰退陷阱”“反契約陷阱”“不確定陷阱”。美國政府一方面指責他國不遵守國際規則,大力呼籲各國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另一方面,卻對全世界開展貿易戰。無論是對南韓、日本,還是對墨西哥、加拿大、歐盟,美國政府都是強迫其貿易夥伴接受自己開出的條件,談判只是形式,其結果必須是對方按照美國的要求辦事。如若不然,美方就將施予高壓,給予制裁。美國政府往往放棄在世界貿易組織內尋求專家仲裁,對通過第三方平臺援引“基於規則”的國際機制根本沒有興趣。美國政府在發動對華貿易戰時,還空前施加了“極限制裁”,其做法是數十年來美國對外貿易政策中所未有的。美國政府只按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方式出牌,正在對國際製造的産業鏈、全球貿易的可持續性造成嚴重打擊,最終將造成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經濟與投資的衰退。

梅新育:中美兩國是當今世界綜合國力最強的兩個大國,本世紀以來基本上每年世界經濟增長的一半左右都來自中美兩國,兩國全面貿易戰必定損害全球經濟貿易的穩定和增長前景。更令人擔憂的是,經貿利益在國際關係中始終發揮著壓艙石的作用,本屆美國政府如此打壓中美經貿聯繫,很可能導致日後美方因無所顧忌而大大提升中美多維度對抗的風險概率。

4.改革部分國際經貿規則勢在必行,但反對“美國優先”的霸道做法

光明智庫:國際社會對美國政府挑起貿易戰的反應如何?世界各國希望構建一個怎樣的貿易規則框架?這种經貿秩序如何得以實現與維護?美國應該為世界發展做哪些事情,才可與自身國際地位相匹配?

沈丁立:需要看到,國際社會對美國的國際貿易專制與霸權,往往敢怒不敢言。因為美國貨物進口量佔世界第一,各國對美國多有遷就,因此,美國政府已迫使南韓、墨西哥和加拿大分別修訂了對美國有利的貿易協定。但是,這絕不表明各國認為美國脫離世界貿易組織這樣的多邊貿易與爭端解決機制的方式是正確的。無論是日本還是歐盟,這些國家和國際組織都願意同美國就如何深化自由貿易開展談判,但都反對美國將自己的貿易利益強加給他方。目前,各國普遍的看法是,確有必要改革世界貿易組織現行的相關規則,包括提高爭端解決機制的效率等,但是均反對美國撇開多邊合作體系,強行將自己的貿易訴求淩駕於各方之上。這就如同聯合國的改革,提高聯合國的運作效率無法一蹴而就,但這絕不意味著國際社會應該拋棄聯合國另起爐灶,或在國際關係中奉行強權邏輯。應該説,美國的精英階層對改善美國對外貿易都有共識,大都反對本屆美國政府拋棄多邊平臺自行其是的做法。

梅新育:總體而言,隨著這場貿易戰的潛在負面後果日益顯現,希望結束這場動蕩的聲音正在增多,一些原來企圖從中漁利者逐漸意識到,他們自身也無法免於美國單邊主義的衝擊。所以,兼顧效率與公平、有助於全球經濟發展且有可操作性的貿易規則才為世界所需。追求本國利益毫無疑問是各國權利,但只有建設開放、可預期的規則和環境,才是實現本國利益的最優途徑;踐踏規則的行為即使能收到一時利益,最終必將遭到反噬。

陳定定:國際秩序的建設和塑造關係到每個國家的安全與發展,是各國不可回避的重大問題。在我看來,各國普遍希望建立以互惠互利為目的,以平等、自由為底色的國際貿易規則。實際上,非西方國家已經開始追求對現有的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秩序進行改革。

中國是現有國際經貿秩序的受益者、貢獻者、建設者。作為大國,中國既認同現有國際經貿秩序中的合理之處,也強調對其中不公正、不平等的地方進行改革。(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勝 曹元龍 李曉 王斯敏 蔣新軍 劉嘉麗 王佳 姚同偉)